标题: 千年修得共枕眠(修改稿)
亦韵





UID 331
精华 4
积分 133
帖子 1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9-17
来自 USA
发表于 2006-2-8 02:4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千年修得共枕眠(修改稿)

千年修得共枕眠
BY 亦韵


记得那首《康定情歌》里有这么两句歌词:“世上溜溜的女子,任你溜溜地求哟;世上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地爱哟。”大概是受了这话的影响吧,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想为自己找一个完美的、世界上最好的老公。为了这,我可以说是仔仔细细地琢磨好久,然后又很耐心地等待,再加上左挑右选,最后才好不容易选定了和我结婚的那个人。对此,我有时会忍不住地想:天下那么多的男子,偏偏他成了我丈夫;世上那么多的女子,偏偏我成了他妻子!这样N亿分之一的缘分,真是有点不可思议。而回首择偶成家的来时路,我也无法不感叹:那老话确实说得好!“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当年我找男朋友非常挑剔,因为我固执地认为:找男朋友就是找老公,找老公就得找完美的老公。这么挑剔的我,自然是很久都没有男朋友。孤单寂寞的我,眼看着别人出双入对、卿卿我我,也曾心里暗暗着急过:我的那一半儿啊!你何时能来到我面前?你究竟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有时我甚至突发奇想:你会不会是一个金发碧眼高鼻白肤的人,正在天涯海角的那一边等着我呢?我也曾在睡前祈求:老天爷啊!求你让我的白马王子来到我的梦中吧!我真的很想看看他的模样!我记得我曾这样求过两次,可每次求后都是一觉睡到天亮,连半个梦都没有。

在我很想找男朋友的时候,我的老公连影子都梦不到一个。但是,就在我最不想恋爱的时候,就在我最以为不可能遇到我的另一半的地方,我却认识了我的老公,而且似乎算得上是一见钟情。

那时候我最不想恋爱,是因为我的心里还有一个人的影子。那个人是我曾轰轰烈烈地爱过的,并且那个人也曾以满怀羡慕的语气对我说:“真不知会是哪个有福气的人娶了你!”而我后来才知道,说这话时那个人已经结了婚。我和那个人之间的故事,虽让我觉得人生如戏,但概括起来也就是四个字:缘分不够。

因为不想恋爱,所以为写本科毕业论文挑选课题时,我特意挑选了那个偏僻寂静的地方。我早已留意到:那儿不多的几个人,或者是年长的老师,或者是女性,就有两三个年轻点的男子,也都是稳重且或有家室、或有女朋友的。那时我所想的,就是清清静静地好好做完毕业论文,然后顺利毕业。班上好些同学对我的选择颇不以为然,说我选了去那研究所是想做尼姑,我也毫不在意。

第一次到导师办公室谈毕业论文事宜,一切都很新鲜。只记得导师要让我和同去的男生认识一个人,说是我们具体怎么做实验将由他来带领。导师一边对我们说,一边让人去把他找来见我们。等了一会儿,进来一个瘦高的陌生年轻人,头发长长油黑发亮,衣着干净新鲜利落,五官长得很一般,但和我那极英俊的弟弟相比,则简直可以算得上是丑了。丑归丑,他的脸却有一种我一时说不上来且从没遇见过的魅力,脑海里搜索了一圈,跳出那时新学到的一个形容影星史泰龙的词:性感!史泰龙的发达肌肉确实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性感”这个词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却并不很清楚。倒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让我立刻明白了“性感”的含义,并且觉得他远比史泰龙性感。也许就因为他又丑又性感吧,我心里居然立刻就明明白白地对自己这么说:“唔,如果这个人肯追求我的话,我倒是愿意嫁他。”此前此后,我都没有这样跟人刚一见面就想起嫁娶的事来。这个一见面就想起嫁他的念头,也许就是我和他前世经过千年修行所得来的缘吧。

不过,我俩千年修行的时候,一定是至少有一个人做得不够好,所以夫妻缘分虽是修到了,却总是这儿那儿有点儿不顺。这一点,也在一见面时就表现出来了。当导师把那同去的男生介绍给他时,他们俩热情地握了手;然后导师把我介绍给他,出于羞涩,我只是热情而矜持地向他点头致意,也指望他会点头回应。谁知他只用黑亮有神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就把头转到另一边去了。当时我就觉得心里“咯噔”一声,从头到脚都是冰凉的。以后的岁月里,我曾多次问起他初见面时对我的感觉和印象,也问起他那时为何对我不理不睬。绝大多数时候,他对我这些问题都是哼哼哈哈地支吾过去,但有一两次他告诉我,当时他觉得我象一只活泼的小鹿、小兔子之类的,而之所以不理睬我的点头致意,是因为他原本想要和我握手,不料我却只是点头致意而已,一气之下他就不理我了。

做毕业论文的日子里,和他朝夕相处,情形和初见面时差不多,只是每到周末我便可以回我的学校,在寝室里向我的室友们把他痛痛快快地骂个够。我还记得,我和他之间达成的第一个一致意见是:我和他是来自两个不同星球的人。——即使今天,他也还说我是个没有common sense的人。——再说当年,他令我那般恼火,若换作其他男生,我早就避开不理了,可为了毕业论文,我却仍然不得不每天见他、与他相处,想必这也是那缘分在作怪吧。写完毕业论文,我回到学校,就决心不再理他了,但也早就因为他,而把从前那个人的影子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论文答辩完毕,便是互赠留言留影的时候了。一位自称为“老乡、老友、老疙瘩”的男生,给我写完留言后毫不客气地对我说:“就要大学毕业了,你还没有男朋友,看来你是要当老姑娘了!”这位男生的话说得我心里直发毛,却又让我无可奈何。

毕业后的暑假,我回到家里,想到他情绪异常低落,担心他会因为我的冷绝想不开,从而做出什么不测的事来,于是写了封信给与我同做毕业论文的男生,请那男生留意一下他。这封信却落在了他的手里,他看了信,并按信封上的地址,乘火车来到了我家。非常凑巧的是,我高中时代的班长也在那同一天来到了我家,带着和他同样的目的。我母亲喜得合不拢嘴,悄悄跟我说:“昨晚我梦见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远而平坦宽阔的大路,另一条是近但崎岖不平的小路,两条路都能到达要去的地方。你看,今天就来了这两个小伙子!”

曾令我暗生相思的高中班长,使我尝够了所有最初的、感情上的甜蜜忧愁和喜悦烦恼,却居然直等到那时才突然来到我家!这怎不让我啼笑皆非?而他的到来,更是让我意外。意外之下,又模模糊糊地想起来,好像头天夜里的梦中,就已经见他来了。面对这两人,一向爱说话的我真不知该说什么。请他俩吃过饭后,母亲让我领他俩到附近散步。盛夏的正午,烈日当空,我的心里却阴晴不定,很不是滋味。走过一荷塘,高中班长突然停下,摘了两片大荷叶,一片给我戴在头上,一片自己戴着遮荫。头顶着那片荷叶,我顿感一片荫凉,更有荷叶的清香送来,令我清爽。我想那时一定有一丝笑意挂在了我脸上,因为我看见他突然愣了一下,便也摘了一片荷叶要让我戴。我示意我已有了,让他自己戴上,他却不肯,固执地仍只要给我,最后只好手里拿着那荷叶,任骄阳把他和那手中的荷叶一同晒蔫。当时的他那种神情,竟使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紧了一下。——我至今仍想不明白,高中班长究竟算是我的初恋呢?还是只算是我的暗恋?或者什么恋也不是?时至今日,我仍有时会午夜梦回那最初的相思,以至于醒后心里还酸酸涩涩地又喜又悲!唉!既然想不明白,那么我只好说,高中班长也是和我缘分不够吧。

那次他到我家,我和他争执到最后的结果是,我不再坚持原先永不理他的决定,但也不答应一定做他的女朋友,而是同意要重新仔细考虑一下。暑假后再回学校读研究生,想想我和他总是那么话不投机,就很不情愿与他相好,反而因此想念起一个与我很合得来的大学同班男生。那男生与我情趣相投,有说不完的话。只可惜那男生个子不够高,还比我小一个月。最最致命的是,那男生长得太英俊了,象我弟弟一样英俊,这就使我尽管很喜欢那男生,却只能对那男生产生友情和兄弟手足之情,而完全无法产生爱情。也因此,那男生和他,便成了两个极端,让我好生遗憾又好生矛盾!我又想又不想给他打电话,也又想又不想给那男生写信。为了等待理想中完美的老公,我原本很能耐得孤单寂寞,但那时想起“老姑娘”的话来,便不由心里发慌,不敢再坚持要什么完美了,觉得还是应该就在这两人中挑一位继续交往下去,做我的男朋友。

可是挑谁呢?我真的好矛盾啊!!!又没有一个可以商量讨论这件事的人。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宿舍里转来转去,忽然想起所谓的神明,情急无奈,病急乱投医,我于是虔心地祷告:"如果真的有神明,那么神明啊!请你告诉我,我究竟是该给他打电话呢?还是该给那男生写信?请你通过我抛的这个五分钱硬币来告诉我吧!硬币落地后,如果这面朝上,我给他打电话;如果那面朝上,我就给那男生写信。事关终身,为防偶然,我将抛五次,三胜者赢。" 祷毕,连抛三次,都是要给他打电话!我有点不相信:是不是这地面有问题,它只会让硬币这面朝上?我俯身仔细摸了摸那地面,起身重新祷告:"我再抛五次,仍是三胜者赢;但这次,如果这面朝上,我给那男生写信;如果那面朝上,我才给他打电话。" 不可思议的是,这回连续三次都是那面朝上!难道真的有神明?难道真的是神明在跟我说话?神明是要我一心一意地对待他吗?我暗自叹道,看来我和那男生是一丁点儿缘分也没有啊!那就还是干净了断吧。我乖乖地去给他打了电话。这之后不久,我在给一个男生的回信中写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就是XXX,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将是我的丈夫。......”

在他成为我丈夫之前,确有两次差点儿意外。第一次是他来我的学校看我时,现在忘了是为什么起了争执,只模糊有个印象,好像是我霸道得有点儿过分了,一气之下,他深夜徒步回了他的研究所。我不知他走了多久才到,但那时乘公交车好像也得要四十分钟才能到吧。我只记得,那之后不久,他向我提出了分手,脸上带着一付深深受伤的神情。而我,原本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不肯相让,但一看到他那受伤的样子,再想象一下分手的滋味,竟不由自主地落下了泪珠。于是,在我的泪水中,我与他又重归于好了。另一次是我去研究所看他时,同样现在也忘了是为什么起了争执,这次是他不肯相让,我一气之下,就要离去,心里却很希望他会为挽留我而让步。但他却丝毫不动声色,任我离去。我一步一步地走向公交车站,几次回头,希望看到他追来的身影,却每次都是落空。来到公交车站等车,我的心情异常难过,我想那时我的脸色一定也是很难看的。这样不久后,就有他的师弟也来等车进城。他师弟我虽认识,也向来存有好感,但那时因为想着与他分手的事,我心情实在糟糕,所以打过招呼后,也就不想与他师弟多说什么。他师弟却一直殷勤地与我交谈,渐渐地,我觉察到一点儿他师弟特别的情意,正心想:他不理我就不理我吧,有他师弟这样的男朋友也很不错呢。就在这时,却见他走了过来。在他与他师弟打过招呼后,我默默地走到他身边,他也就心照不宣地送起我来。而他师弟,则自觉地退到一旁去了。直到今天,我仍对他师弟心存感激,因为在我那最难过时所给予的安慰。

研究生毕业前不久,我拿到了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资助。为了毕业出国后不会永远地分离,我与他领取了结婚证,并发了喜糖,算是通知大家一声,我们结婚了。大家的反应各不相同,不用细说。我只特别记得一个女老师的话,她说我到美国后一定会抛弃他,因为这之前凡女方先出国的,都抛弃了男方。我说我绝对不会,因为我不想。她说,即使我不想,到时候环境也会逼得我那样做。我一时无语,心里想:那就尽人事,听天命吧。

独自来美国后,确实不容易。那时我英语很差,听不懂,更不会说,急得我一到晚上就坐在公共电视机前看电视,好快点提高听说能力。但没几天,就有好心人来婉转地告诉我,我不应该每天晚上都坐在那儿看电视。我大为不解:为什么不可以?原来在看电视时,我曾与另一个中国女孩姜及美国小伙子吉姆聊过天,之后,吉姆便向他们中国人打听:怎么从装束上判断一个年轻的中国女子是否已婚?我已婚,这虽不是秘密,但除了那张结婚证,还真没什么特别的标志说明我是已婚,难怪吉姆要一时糊涂(吉姆与姜后来没多久就住在一起了,这是题外话)。而与那好心人进一步交谈之后,我也终于明白:一个女生夜夜独坐在门厅里的电视机前,这对过往的男生们,实在是一种折磨。后来,我便尽快地买了一个收音机,从此关起门来听英语,才算是了结了别人心头的一桩麻烦。

也许我和他的缘分是早已天定的,所以来美国后难归难,却并没有把我逼到抛弃他的地步。从我踏上美国的土地起,我就一刻也不曾耽误地办理让他来与我团聚的手续,而老天爷也垂怜于我,使每一步手续都很顺利。漫长的四个月之后,他终于探亲来到了美国,与我圆那千年修来的夫妻缘分。

不过,我和他的夫妻缘分那么来之不易,却又真的是不够到家。但也因此,能够共枕眠的时候,也就真觉得很值得珍惜了。

当年他来美探亲,终于可以夜夜与我同床共枕,那一种幸福,自不必细说。这样幸福的日子过了三、四年,渐渐地,我开始睡得不舒服了:他睡觉很不老实,满床翻滚,常常把我挤到一边,使我身子一半儿睡在床上,一半儿悬在半空中,再往外挤一点,我就要掉下床去了。这样睡了一阵子后,我觉得好累,于是有了一个愿望:将来工作有钱后,一定要重新买我和他睡的床,那床得是这样的:它既可以合起来变成一张大床,又可以分开来变成两张小床。这样,我想和他亲热时,我们就躺在大床上;而我想好好睡个觉时,就大家睡在各自的小床上互不侵犯。我把这个愿望告诉他,他却不批准那床可以分开,不过倒是同意到时候可以买一张最大的床:king size的那种。

以前在哪儿看过这句话:许愿时要小心,因为你许的愿望会变成真的。这话还真是对。我和他关于床的愿望各不相同,却没多久就都以某种不同的形式变成了现实:我们买了不能分开的king size的床,但平常我与他分开睡,只在特别的时候我会和他同在一张床上。

好像是许过那个床的愿望后没多久,我就怀孕了。等儿子生出来满月后,我们便双双找到工作搬了家。搬家时顺便就扔了那张旧床,买了一张king size的床,实现了他的愿望。为了半夜照顾婴儿的方便,也为了尽量不影响他的睡眠,我也很自然地就和儿子睡在了一起,他则另睡一房。

儿子出生后十七天的时候,突然中国那边打来电话:他母亲因车祸去世!这个噩耗令他极为悲伤。他父亲早在三年前就过世了,母亲这一过世,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在这世界上最亲的人,就只剩下我和儿子了。为了得安慰,他与我和儿子在一起睡了两晚。然后我告诉他,他睡在那儿我半夜不方便给儿子换尿布,如果他想继续和我们睡一起,可以,但条件是夜里他必须起来给儿子换尿布。他衡量了一下,便睡出去了。这一睡出去,便一直到我满怀感慨地写这篇文章的初稿时。其时,儿子已八周岁,女儿也很快就要五周岁了。

这期间,我们也曾有过无数次重睡一床的企图,但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儿子一岁和两岁时做过两次大的努力,但最终因我不忍儿子的哭声而放弃。女儿出生后,儿子改由爸爸陪睡,我则改陪女儿睡觉。女儿快三岁时,我们搬进了新买的房子,儿子女儿都有了自己的卧室。儿子立刻就喜欢一个人睡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女儿却在独自睡了几晚后,便夜夜来闹我,要睡在我身边,结果又是我投降。那之后,他想过很多办法来让女儿一个人睡。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女儿不但同意爸爸要一个人睡,而且主动要把我赶下床,不许我和她一块儿睡。

如今,我又夜夜与他共枕眠了。那一种感觉,竟如新婚一般。一次我半夜醒来,一时听不见他的鼾声,便忍不住趴过去,用耳朵靠近他的鼻子,想听他的呼吸声,结果把他惊醒了。另一次,我半夜醒来要上厕所,却发现自己全身被他搂着抱着,第二天问起他来,他却说没抱着我睡过觉,弄得我糊里糊涂的,不知道是我做了梦,还是是他做了梦。

与他共枕眠的这么多年里,也曾有过几次如下对话:

我:“你爱我吗?”
他:“唔。”
我:“你到底爱不爱?”
他,很轻很含糊地:“爱。”
我:“那我要听你对我说:我爱你。”
他:“......”

有时候,在我的逼迫下,不得已他会很难为情地说出那三个字,说得很轻很快,让我很觉不过瘾。再逼急了,他会眼一瞪,立时翻了脸,那神情,活脱脱就是电影《过把瘾》里的男主角方岩。而和那电影里的女主角相比,我大概也就只差用绳子把他捆起来,然后再拿一把菜刀架在他脖子上,逼着他:“说,你爱不爱我?”

虽然他从未曾热烈地对我说:“我爱你!”但是,下面这番发自他肺腑的话,却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我父亲曾对我说:人一生一世中,最最重要的那个人,还是你的配偶。朋友亲戚等自不用说,便是父母儿女,也比不上你的配偶。父母对你再好,也最多只能陪你上半辈子,而且在你成年之后,就基本上从你的生活中退出来了;儿女你再亲爱,长大后也就要离你而去了。只有你的配偶,是你人生最长久的亲密伴侣,将陪你走完人生的路。”

2005,12,28初稿
2006,2,8二稿

[ Last edited by 亦韵 on 2006-2-9 at 03:08 PM ]

顶部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2-8 03:2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亦韵!改得不错。前面四段是否可以简缩成这样:

记得那首《康定情歌》里有这么两句歌词:“世上溜溜的女子,任你溜溜地求哟;
世上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地爱哟。”大概是受了这话的影响吧,所以我从一开始
就想为自己找一个完美的、世界上最好的老公。为了这,我可以说是仔仔细细地琢
磨好久,然后又很耐心地等待,再加上左挑右选,最后才好不容易选定了和我结婚
的那个人。回首择偶成家的来时路,我无法不感叹:那句老话确实说得好,“百年
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顶部
夭夭





UID 242
精华 3
积分 196
帖子 18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8-21
发表于 2006-2-8 09:2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喜欢这篇

缘份天定啊

顶部
亦韵





UID 331
精华 4
积分 133
帖子 1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9-17
来自 USA
发表于 2006-2-9 03:1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水影,我基本按你的要求改了开头,你看可好?

顶部
亦韵





UID 331
精华 4
积分 133
帖子 1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9-17
来自 USA
发表于 2006-2-9 03:1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夭夭,谢谢你的喜欢。

我想,所有夫妻间的缘份,大概都是天定的吧。

愿所有的夫妻都能够惜缘。千年修得共枕眠啊!

顶部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2-9 03:1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亦韵!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7-17 12:51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