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互补 (修改稿)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方汀




UID 49
精华 20
积分 667
帖子 5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5
发表于 2006-1-30 03:1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互补 (修改稿)

互补        (修改稿)        方汀

上篇:相亲相识

再过两年,和老公结婚就满二十年了,西方称结婚二十年 为“瓷婚”(China)。“瓷婚”听起来像是一道“坎”:瓷器是易碎品,经营了二十年的婚姻会不会像一件瓷器那样一碰就碎呢?胆战心惊之余,不禁回想起和老公上演现代版“先结婚后恋爱”的经历。

小时候,一直被人说长得丑,不是这个叔叔要给我开刀增高鼻梁, 就是那个阿姨要给我划双眼皮。从小一直像个“假小子”,在大学的家属院当孩子王,看见漂亮的女孩子只能充满自卑地羡慕不已。当“假小子”时间长了,母亲终于觉出不妙:人家女儿自打上高中就开始有男孩追了,而我直到大学毕业都毫无动静。母亲急了,怕我嫁不出去。母亲开始“打扮”我:找裁缝给量体裁衣,买来高跟鞋磨练我的耐力,动不动纠正我武里武气的动作或说话语气……别说,还真是“人要衣装”,渐渐地,也开始有人说“这孩子长得还是很有特点地,一白遮三丑吗。”我绝倒!

其实,上大学时倒也不是没有机会,只怪我太迟钝而且太固执,认定的条件决不放松:找对象吗,男方必须比我大两到五岁,将来才好意思跟他装傻;如果找个“弟弟”,还得处处照顾他,多烦人;大我五岁以上也不行,根本可以算两代了,会有代沟。所以,无论是班上的同学或广播站的站友,皆因年龄比我小而遭我忽视(我上学晚,八岁才上学,在学校总当老大姐)。一拨男孩在我眼里都不过是“小弟弟”而已:朋友可以当,甚至可以做无话不谈的好友,男朋友的绝对不行!

想当年我读的建筑学专业,在工科大学可是“天之骄子”中的“骄子头”专业。整天背着画夹到处惬意地写生,北京上海苏州哪里好玩往哪跑,多少其他专业的学生羡慕得眼发绿呢。别人看我从这么热门的专业大学毕业还没对象,觉得很不可思议,连大学的老师都替我急。老师巴巴地给我介绍了个“烟酒生”,见面一打听:比我小一岁,当场就想走人,可是觉得不能不给老师面子,就勉强答应处处看。当然,只公事公办地见了两三次面就熄火了,连手都没拉过。

一晃二十四,对象还没影。爹妈急得互相抱怨:“都是你不积极,还把女儿管的死死,这下好了,眼看要成老处女了。”世上事就是这么奇怪:子女早恋吧父母不高兴,子女不恋/晚恋呢父母又操心。万事古难全啊!

写出“千里姻缘一线牵”的人,一定是有事实依据的。我和现在的老公, 姻缘可说是“万里一信”牵出来的。

正当父母为了我这宝贝女儿即将加入“老处女”队伍而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平时不太来往的阿姨给母亲带来了好消息。那个阿姨给介绍了个回国探亲的留学生。有意思的是,几年前那个阿姨就来我家试图介绍过这个留学生(当时他人在美国),却不幸被我父亲骂走(父亲的理由是女儿还太小, 谈什么恋爱,况且还是越洋的),所以这回阿姨再来介绍当然吓得不敢上门。只好和母亲像搞地下工作那样通过电话单线联系。母亲一手作主,和阿姨约好见面地点。到了见面那天,我嘀嘀咕咕满心不乐意,觉得很有些“买卖婚姻”的味道,恨不得逃跑。母亲交代:“阿姨只把他带到大学门口,我去把他领来家和你见面,你哪儿都别去,老实在家等着。只不过见个面而已,人家可是只有十天的假,如果你不喜欢就算了。放心,我们不会逼你和他好的。”呜呼:可怜天下父母心!

        (注: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母亲自己去领人回家简直太有先见之明了!如果换成母亲和我一起去,那场相亲十之八九当场就黄了。)

母亲一路和他谈笑风生, 相处甚得。一到我家,母亲就把他介绍给我。我看他很明显地楞了一下,(多年后他跟我坦白:没想到你和你妈一点都不像!)心里登时有点发毛。母亲把人领来算是大功告成,把我和他留在屋里就躲开了。

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很好的:没有我想象中留学生的味儿------没有油光光的大背头,没有三句话就夹一句英语,穿的是鼓鼓囊囊的羽绒衣,看上去很朴实。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探听他的岁数!我先问:“你是哪年上的大学?”“七八”。我一听,心想:有门,终于来了个比我大的。马上追问:“七七七八很多下过放的,你……”“我没下过放,应届的”。嗯,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再来。“应届生在班上会不会是小字辈的?”“还有更小的少年班的。”完了,连输三轮,没戏了!心里一急,智上心来:“你的属相是?”“牛”。谢天谢地,比我大两岁!!赶紧找话题“套磁”。我搬出像册给他看,他看见我夏天拍的照片,好像很感兴趣,问在哪里拍的。我就给他一一解释:这是去苏州实习时拍的,那是带学生去西安实习拍的,那张是在上海实习时拍的……他看见我拿画夹的照片,觉得很奇怪:“你们上大学怎么还画画啊?”“当然,整整学两年美术呢。”“你学的是文科啊?”“工科。大家都说建筑学是工科中的文科。”接下来,几乎都是他问我答,不知怎的他竟然对我学的专业很感兴趣。

等像册看完,话也说得差不多了,他起身要走。母亲大约一直竖着耳朵在隔壁“监听”,这时突然出来留他吃饭。他说家里已经准备了,坚持要走。母亲让我送送他。送到汽车站,他挥挥手:“有空来我家玩”就坐车回家了。

母亲问我:“约了下次见面吗?你们刚才谈的很热闹啊。”我老实说:“没约。不知他对我看法如何,他只虚邀了一下:来我家玩。”第二天,母亲硬拉我去介绍人阿姨家。阿姨说:“我只管牵线,不管进展,你自己得主动点。他不是叫你去他家玩吗,我带你去。” 阿姨是个急性子,拉着我就走。到他家敲门,他不在家,他妈妈来开的门。我转身要逃,被他妈一把拉住,“进来坐,进来坐,保证他一会儿就回来。” 阿姨趁机找借口先溜了,把我一个人丢在他家。在等他回家的十几分钟里,他妈妈给我约法三章:“既然你们在处朋友,你们自己要约好每天见面的时间地点;以后你们只能靠通信了,他语文很差,高考只得几十分,不会写信,你要多包涵……”我只有唯唯点头的份。心里暗思:保不住他回家说了我好话,否则他妈妈怎么会认定我们已经在“处朋友”了呢?还有奇怪的:他语文只得几十分怎会被科大录取?正在满腹狐疑,他回家了。他进门看见我,很高兴:“你怎么来了?我妈昨天直怨我没和你约好下次见面呢。”

以后的七八天,我们每天见面。有时侯他来我家,或我去他家,有时侯我们上街或去公园玩。我从来没有身上带钱的习惯,所以头两天出去买门票啊喝茶啊什么的都是他掏钱。后来我终于悟过来才开始带钱,直到今天他还要开我玩笑:当年你可是小气得很哪,自己工作挣钱了还要我穷学生掏钱,是存心考验我吗?

几天下来慢慢熟了些,我就问他高考语文只考了几十分是怎么回事。他脸一红:“数理化成绩好总分高呗。我从小就不喜欢语文,尤其讨厌作文。你不会因为这个……”“不会”。嘴上说不会,心里还是隐隐有点遗憾。不料,他接下来说的话让我大跌眼镜:“我们俩的组合应该是最佳组合,我理科强你文科棒,两相互补,将来生的孩子一定会文理双全。你虽然文科好,可是能写不会说,我是不会写但能说,咱俩一互补,不就是绝配吗?这几天不断有人来牵线,我都拒绝了,就是因为我看好了咱俩互补这最佳组合,嘿嘿嘿。”怪不得第一天他对我的专业那么“关心”呢,我差点当场晕倒!

十天一晃而过,我们的“恋爱”在双方家长大探照灯照耀下“谈”得倒也轰轰烈烈(主要是他谈我听)。直到他返美那天,送他去火车站,我们才第一次拉了手。他拉着我生冻疮肿得像馒头的手,摸了又摸,说:“好好保护你的手。手好了就多给我写信。”

从此,我们开始了越洋通信。我的信常常写满三四张纸,从工作到家事,无所不包。他的信长则一页半,短则几行。每次信件往返,是十七到二十天一个周期:从中国寄到美国,七天;从美国寄回中国,十天或更久。那时候,很少用电话,更别说没有电子邮件或什么QQ了。打电话好像一分钟得好几美元呢,大部分穷学生是不会常打电话的。

通信一年,周围的人开始有各种各样的议论了:“这种两地恋爱怎么行,久了八成男方要变心呢。”“早看出这女孩得当老处女了,像貌实在太平凡。”我开始怀疑起自己当初的选择,加上通起信来总觉得像自己练“单打”,就干脆给他写了封信请求告吹。他的反应来得很快而且强烈:大白天一个电话打到我系里,展开他那不烂之舌,灌迷汤吓唬双管齐下。灌迷汤是表扬我对他不会写信的容忍,吓唬是拉双方家长的大旗做虎皮。反复强调一句话:咱俩可是“互补绝配”啊,得多少年才修得到呢,吹不得。“那,还得通几年信呢?”“快了,两三年吧。”好么,万里姻缘一“信”牵!

第二年,他突然暑假回国,给大家来个大惊喜。虽然只有短短十天,却足以把婚结了以防“夜长梦多”。后来,经不住他连哄带骗,我来美国探亲,生了两个孩子,并改行谋生。他的“互补”理论得到了实践的肯定,两个孩子发展得都较全面,没有偏科。

下篇:海外之家

老实说,坐上飞机来美国的那天,我很有把自己做“赌注”赌出国之感:虽然与“老公”算是“谈”了一年半恋爱,毕竟,没有更多的接触,这一下飞机,举目无亲,万事只能靠这个新婚的“老公”,万一一起生活,发现性格不和,那可不就成了叫天天不应断了线的“风筝”了吗?当时我心里做好了准备:反正是来探亲的,实在合不来还有退路,买机票逃回国!

下了飞机,我坐的飞机提前到了。眼看着一个个同机到达的旅客都欢天喜地被家人或朋友接走了,我成了少数几个还在坐等的旅客之一。牢记着老公再三交代的:不要和陌生人讲话,有事打电话找警察帮忙,我虽然安坐不动,心里却不免有些着急起来。这时,最后一拨人被一个姓王的接着了。那姓王的看我孤单一人留在候机厅,就好心地问:“有没有人来接机?谁来接你,你要到哪里去?”我看他不像坏人,就实话说:“我先生来接,我要转机去凤凰城”。他有些担心地说:“万一你先生不来接你怎么办,我可是听过很多类似的老公不去机场接机的事的。要不然你等我把这些人送走再来安排你?”我当时很感动,但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老公一定会来!”所以,我跟王先生说:“您走吧,他一定会来的。” 王先生满脸担心地带队走了,他接的那帮人个个抱怨:“小王,你太多管闲事了,快走,快走。”(不料后来还有奇遇,与老顾夫妇去加州时,恰好住在王先生家,王先生是老顾夫妇的朋友,真应了“这是一个小世界”之说!王先生竟然一下就认出了我,他很高兴看到我和老公一起,直说那次他着实替我担了好长时间的心,此是题外话。)

后来,老公终于来了,原来他坐的飞机晚点,害我提心吊胆一场好等。

与老公在一起生活不久,就发现我俩性格上有很多可以互补的地方。我是急性子,他是慢郎中;我粗心,他细心;我做事常不求甚解,他却万事得追根究底;我比较好说话,耳根软,他却有很强的原则性……我和老公的海外之家,在互相取长补短,互相关心之下,像一棵树那样慢慢成型,其间经历了风风雨雨的洗涤。

印象最深的是与老公的第一次口角。那是我刚来几个月,开始在大学修电脑基础课。那时候,没有个人电脑,都是黑白的终端连到UNIX或IBM主机上,写软件得去电脑实验室。有一天,我写了个软件,却老是不通,在电脑实验室捉虫(Debug)捉到十二点多还是没有头绪。老公来叫我回家,看我正烦恼着,就立刻说:“让我看看。”我本来心情就不好,于是直直冲了过去:“你看有什么用,不通。”老公没有发火,只轻轻地说了一句:“你一定是太累了,去走走,歇会儿,我来给你看看。”我就气哼哼地坐在旁边,看老公帮忙捉虫。老公到底是电脑科班出身,这几只小小“害虫”如何难得倒他!他三下五除二,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帮我抓住了“害虫”,软件快乐地运行了!这件小事,在令我内疚自责的同时,牢牢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来美国这么多年,因为被庸医误诊开错药,导致我连续流产两次,身体落下病根。每次看医生,开刀,老公总是任劳任怨,又当爹又当妈。记得第一次摘除腹部包块手术,快要推进手术室了,大夫拿着血液检查单直皱眉:快PAGE(呼)血液科专家来,病人可能手术中会大出血,需要复查血液。老公听了二话不说,捋起袖子毛遂自荐:“大夫,我的血型刚好和我太太的一样,抽我的血好了。”还没等我流下感动的眼泪,麻醉师一针把我翻倒……手术后醒来,我还清楚地记得这事,连忙问老公有没有输血?老公说:“还好,血液专家说不会有问题,所以没有输血。”去年又一次手术,术后因严重尿储留,差点成终身残废。当我面临残障挑战灰心气馁时,老公劝我:“别着急,即便万一真的残废了,我们也可以对付。这么多年来,我们经历过的挫折可以写本书了,难道要被这件事吓怕吗?你越急,恢复越慢,反而会欲速则不达。”听了老公的话,我求助于中医,经过中医的治疗,慢慢康复了九成。

老公喜欢凡事自力更生不求人。老大小时候特别难带,老公总是耐心地给我做“模范家长”的榜样,常常夜里起来哄儿子;儿子有涨气等毛病,老公每周带儿子看医生从不嫌烦。在教育子女的问题上,老公比我有办法多了。儿子一向谁都不服,现在在老公耐心教导下,渐渐有了正确的是非观,也渐渐体会到父亲的珍贵。遇上我晚回家或有什么事,儿子从不关心,老公却会在车库等我,担心我又出车祸。可如果老公出差晚回家,儿子不仅坚持等到很晚,而且会担心地让我打电话去航空公司问航班情况。老公非常善用身教,自从他发现孩子们大了会学大人说脏话,他就自己再不当着孩子们的面说一句脏话;老公无论做什么事,总是言出必行,自己做不到的事决不勉强他人去做……

我们的海外之家,像千千万万其他的移民家庭一样,靠自己的双手在海外站稳了脚,我一点都不后悔当年把自己“赌”出国。

写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修改于2006年元月)

[ Last edited by 方汀 on 2006-1-31 at 07:26 AM ]

顶部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1-30 08:0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好老公!

谢谢方汀!

顶部
shuken





UID 91
精华 15
积分 1321
帖子 122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0
发表于 2006-2-5 04:16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方汀改得好。

顶部
方汀




UID 49
精华 20
积分 667
帖子 5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5
发表于 2006-2-6 10:42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水书二班长,请继续砸砖.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9-21 11:05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