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想在风中说爱你 (五)
寄北





UID 2703
精华 8
积分 43
帖子 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20
发表于 2006-1-19 10:47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想在风中说爱你 (五)

5.         花 谢 又 花 开

他 轻 轻 推 开 家 门 , 眼 光 一 下 就 捉 住 了 她 丰 满 的 臀 部 。 她 正 准 备 晚 餐 , 一 边 切 菜 一 边 随 电 视 里 的 摇 滚 乐 扭 动 , 陶 醉 得 已 浑 然 忘 我 。 蹑 手 蹑 脚 地 走 到 她 背 后 , 他 把 藏 在 背 后 的 花 拿 出 来 , 突 然 往 她 鼻 子 下 一 送 。 “ 嗯 , 好 香 ! ” 她 吸 了 吸 鼻 子 , 竟 是 头 不 抬 , 手 不 停 , 幸 福 却 荡 漾 在 声 音 里 了 。 他 把 花 放 到 桌 上 , 转 过 身 双 手 便 搂 住 了 她 的 腰 , 然 后 脸 贴 到 她 的 脸 上 。 她 动 了 一 下 , 把 隔 在 他 们 脸 中 间 的 一 丝 头 发 拂 了 , 问 : “ 很 高 兴 ? ” “ 是 。 ” “ 为 什 么 ? ” “ 不 为 什 么 。 ” 他 贴 得 更 紧 了 些 , 自 己 也 觉 得 有 点 贪 婪 地 享 受 着 她 的 柔 润 和 温 馨 , 手 不 知 不 觉 就 撩 起 了 她 的 长 裙 。 “ 干 什 么 你 ? ” “ 不 要 乱 动 , 你 忙 你 的 。 ” “ 女 儿 要 看 见 的 ! 急 什 么 呀 你 ! ” 她 笑 着 挣 扎 , 脸 上 亮 出 红 云 。 他 简 单 地 用 一 个 火 烫 的 吻 堵 住 了 她 的 嘴 。
         
“ 颖 , 颖 , 颖 。 ”
         
他 的 喉 咙 渴 得 厉 害 , 只 有 喊 她 的 名 字 。
         
突 然 他 就 醒 了 , 手 里 抱 着 的 是 枕 头 。
         
窗 外 已 有 些 泛 白 , 可 是 除 了 他 自 己 的 心 跳 以 外 再 也 听 不 到 其 他 任 何 声 音 。 他 使 劲 地 晃 了 一 下 头 , 把 床 头 灯 打 开 了 。 屋 里 的 一 切 都 和 她 在 的 时 侯 一 模 一 样 : 梳 妆 台 上 放 着 她 的 发 夹 , 凳 子 上 搁 着 她 的 睡 衣 , 书 桌 上 摆 着 她 没 写 完 的 信 … …
         
还 有 他 手 里 的 枕 头 , 印 着 她 照 片 的 枕 头 。 他 在 她 来 的 第 一 个 春 天 为 她 照 的 。 她 在 一 丛 新 开 的 杜 鹃 花 的 簇 拥 下 灿 灿 地 笑 着 , 嘴 大 张 , 正 说 着 什 么 , 眼 睛 眯 成 一 条 缝 。 他 清 楚 地 记 得 “ 喀 嚓 ” 一 声 以 后 他 第 一 个 反 应 就 是 在 她 脸 上 打 了 个 大 大 的 响 吻 , “ 你 真 是 美 极 了 。 ” 他 情 不 自 禁 地 又 盯 了 她 足 足 有 两 分 钟 。
         
那 是 她 为 他 特 制 的 。 有 一 次 他 要 出 去 开 会 , 跟 她 说 : “ 我 要 是 孙 悟 空 多 好 , 到 哪 里 都 可 以 把 你 带 着 。 只 要 把 你 拦 腰 一 抱 , 马 上 就 可 以 一 起 腾 云 驾 雾 。 ”
         
“ 你 还 真 会 做 梦 ! ” 她 孩 子 似 的 咯 咯 大 笑 。
         
回 来 便 有 了 这 个 枕 头 。 她 说 : “ 以 后 你 出 远 门 就 带 上 好 了 。 ”
         
他 从 此 在 外 睡 觉 真 的 就 安 稳 了 许 多 , 不 是 枕 着 睡 , 是 抱 着 。
         
枕 上 有 一 根 头 发 : 她 的 长 长 的 又 细 又 软 的 头 发 。 他 拈 了 起 来 , 缠 在 左 手 食 指 上 , 一 圈 又 一 圈 , 直 缠 得 有 些 痛 了 。 “ 呵 ! ” 他 嗥 叫 一 声 , 双 手 捂 住 了 脸 , 小 瀑 布 似 的 泪 水 就 顺 着 指 间 飞 窜 而 下 。 他 实 在 不 能 再 忍 了 。
         
“ 爸 爸 , 你 怎 么 啦 ? ”
         
“ 没 什 么 , ” 他 抹 了 抹 眼 睛 , “ 只 是 想 妈 妈 了 。 ”
         
“ 爸 爸 不 哭 。 妈 妈 说 想 她 的 时 侯 就 叫 她 一 下 , 她 会 听 见 的 。 ”
         
泪 水 再 次 如 泉 涌 。 他 把 大 女 儿 紧 紧 地 抱 在 了 怀 里 。 小 女 儿 也 跑 着 碎 步 进 来 了 , 喊 着 “ 爸 爸 , 爸 爸 ” 上 了 床 。 他 一 把 将 她 也 抱 了 过 来 , 然 后 将 头 埋 在 了 女 儿 的 小 脸 之 间 , 依 旧 是 泪 流 满 面 。
         
终 于 , “ 好 了 , 爸 爸 已 经 感 觉 好 多 了 。 我 们 赶 快 起 床 吧 。 ”
         
女 儿 听 话 地 去 洗 漱 了 。 他 飞 快 地 冲 了 一 个 澡 后 就 下 楼 给 女 儿 们 准 备 早 餐 。 吃 什 么 好 呢 ? 好 久 以 来 都 是 烤 面 包 , 该 换 过 一 个 花 样 了 。 他 打 开 冰 箱 : 两 周 前 买 的 一 打 鸡 蛋 还 一 个 不 少 地 躺 在 那 。 那 就 做 个 煎 鸡 蛋 吧 , 他 对 自 己 说 。 炉 子 一 会 就 红 了 , 他 “ 嗤 ” 的 一 声 把 鸡 蛋 打 到 了 锅 里 。 油 光 立 刻 上 串 下 跳 起 来 , 怪 好 玩 的 。 “ 你 知 道 吗 ? 这 油 还 是 作 曲 家 呢 。 ” 是 她 说 的 。 他 脑 袋 里 突 然 就 有 灵 光 一 现 , 接 着 张 口 哼 唱 起 来 , 自 己 并 不 知 道 哼 的 什 么 。 油 花 依 然 四 溅 , 这 时 溅 得 却 跟 他 有 了 某 种 默 契 。 他 兴 致 越 来 越 高 , 一 边 哼 一 边 来 回 翻 煎 着 鸡 蛋 , 然 后 起 锅 , 装 盘 。 等 女 儿 们 下 楼 的 时 候 , 他 的 笑 容 已 经 堆 满 了 脸 。
         
“ 跟 妈 妈 做 的 一 模 一 样 。 ” 大 女 儿 看 着 烧 焦 了 一 点 点 的 鸡 蛋 , 兴 奋 得 大 叫 。

车 开 到 学 校 门 口 。 两 个 女 儿 鸟 似 地 飞 了 出 去 。
         
“ 爸 爸 , 再 见 ! ” “ 再 见 ! ”
         
大 女 儿 跑 了 几 步 , 猛 的 转 过 身 , 跟 他 再 次 招 手 : “ 爸 爸 , 祝 你 今 天 过 得 愉 快 ! ”
         
他 心 头 一 热 。 女 儿 的 脸 盘 , 姿 势 跟 她 何 其 相 似 ! 生 命 便 是 这 样 的 延 绵 不 绝 了 。
         
阳 光 开 始 刺 眼 。 他 让 车 慢 慢 跑 起 来 。 路 旁 的 枫 树 是 什 么 时 候 抽 芽 的 ? 他 一 下 子 瞪 大 了 眼 睛 。 真 是 的 , 草 地 已 是 绿 油 油 一 片 了 , 好 几 只 顽 皮 的 松 鼠 正 在 上 面 跑 来 跃 去 的 忙 得 不 亦 乐 乎 。 远 处 则 有 一 片 小 林 子 , 好 一 朵 淡 绿 色 的 云 ! 那 种 生 生 的 , 咬 一 口 就 要 出 水 的 , 半 透 明 的 , 美 得 不 可 言 谕 的 绿 ! 他 把 窗 全 部 打 开 , 没 有 一 丝 寒 意 的 风 一 下 子 就 拂 遍 了 他 的 全 身 。 生 命 呵 ! 他 闭 上 眼 睛 深 深 地 吸 了 一 口 气 , 对 自 己 说 : 是 的 , 春 天 来 了 。
         
明 来 电 话 , 说 一 周 后 要 搬 回 加 拿 大 来 。 洁 最 后 还 是 走 了 , 留 了 儿 子 给 明 , 于 是 想 着 回 来 。 正 好 原 来 的 老 板 要 招 人 , 一 说 便 通 了 。
         
他 听 了 , 心 里 竟 有 几 分 欢 喜 , 遂 问 明 房 子 找 了 没 有 , 打 算 在 哪 里 住 。 明 说 还 没 有 着 落 , 先 过 来 再 说 。 他 自 己 也 没 想 到 自 己 会 脱 口 而 出 : “ 别 找 了 , 到 我 这 来 住 就 是 。 ” 而 明 , 竟 也 特 爽 快 地 答 应 了 。
         
明 到 的 时 候 他 正 领 着 两 个 女 儿 在 后 院 踢 足 球 。明 敲 了 门 , 没 人 应 , 自 己 就 开 了 门 , 又 寻 到 后 面 的 阳 台 上 来 了 。 明 的 儿 子 伟 是 个 相 当 英 俊 的 小 男 生 , 长 得 几 乎 跟 爸 爸 一 般 高 。 两 个 女 孩 子 一 见 , 齐 声 一 呼 , 马 上 围 了 过 来 。 他 微 笑 着 看 他 们 互 相 介 绍 了 , 手 一 挥 , 说 : “ 那 你 们 就 跟 哥 哥 一 起 玩 吧 。 ” 三 个 撒 腿 便 跑 了 。 转 过 脸 , 明 也 正 好 把 视 线 收 回 来 。 他 本 来 只 是 想 跟 明 握 一 下 手 的 , 明 却 使 了 力 , 把 他 拉 近 拥 抱 住 了 : “ 真 高 兴 再 见 到 你 。 ” “ 我 也 是 。 ”
他 先 带 明 参 观 了 房 子 , 告 诉 明 当 初 她 是 怎 样 的 一 点 一 点 布 置 成 现 在 这 个 样 子 , 她 又 怎 样 在 这 里 象 只 蝴 蝶 似 的 飞 来 飞 去 , 做 这 做 那 。 他 隐 隐 的 有 个 感 觉 她 是 高 兴 他 这 样 做 的 。 明 跟 在 他 后 面 , 安 静 地 听 着 。
         
“ 真 谢 谢 你 。 ” 明 到 最 后 坐 下 来 的 时 候 , 再 次 握 住 他 的 手 。
         
明 过 了 两 天 便 上 班 去 了 。 五 个 人 的 吃 住 比 起 三 个 来 竟 是 复 杂 了 许 多 。 本 来 两 个 女 儿 每 天 下 学 就 到 一 个 邻 居 家 去 , 晚 饭 也 在 那 里 吃 。 现 在 人 多 了 , 找 一 个 保 姆 到 家 里 显 然 更 合 适 。 明 说 就 在 报 纸 上 登 一 个 广 告 好 了 , 他 立 即 照 办 。 电 话 很 快 就 有 打 来 , 而 且 是 好 几 个 。 “ 我 们 就 叫 他 们 全 在 星 期 六 来 面 谈 , 然 后 挑 一 个 最 好 的 , 你 看 好 不 好 ? ”
      
明 做 这 些 事 好 象 颇 有 经 验 似 的 。 他 很 高 兴 , 有 些 事 两 个 人 做 跟 一 个 人 做 就 是 不 一 样 。
         
星 期 六 这 天 他 和 明 特 地 把 房 子 里 里 外 外 都 打 扫 了 一 下 , 孩 子 们 也 答 应 会 好 好 表 现 。 第 一 个 来 面 谈 的 是 位 中 年 妇 女 , 精 瘦 精 瘦 的 , 讲 话 的 时 候 两 只 手 一 直 不 停 地 绞 来 拧 去 , 害 得 他 不 断 地 给 她 端 茶 倒 水 , 好 让 她 的 手 不 闲 着 。 第 二 位 年 轻 一 些 , 神 色 自 如 多了 , 两 只 眼 睛 不 住 地 四 下 打 量 的 同 时 还 能 异 常 简 洁 地 答 话 , 完 后 就 开 始 连 珠 炮 似 的 问 他 和 明 一 大 堆 问 题 。 送 她 出 门 的 时 候 她 还 不 尽 兴 : “ 恕 我 冒 昧 , ” 她 说 , 脸 上 似 笑 非 笑 : “ 你 们 俩 是 什 么 关 系 ? ”
         
第 三 个 , 第 四 个 , 第 五 个 … …
         
明 和 他 相 视 苦 笑 。 看 来 找 一 个 好 保 姆 远 不 如 想 象 的 容 易 。 他 看 了 一 下 名 单 , 就 剩 最 后 一 个 了 。 太 阳 已 偏 西 , 肚 子 里 中 午 的 三 明 治 早 就 荡 然 无 存 。 “ 我 去 做 晚 饭 , 要 是 人 来 了 , 你 看 着 行 就 可 以 了 。 ”
         
没 有 人 来 。 到 了 十 一 点 , 他 让 孩 子 睡 去 了 。 “ 要 是 找 不 到 合 适 的 怎 么 办 ? ” 他 不 无 忧 虑 地 问 。 明 抓 了 抓 头 : “ 还 真 不 好 办 。 没 想 到 找 个 好 保 姆 比 找 老 婆 还 难 。 ”
         
他 站 起 来 , 走 到 窗 口 。 是 一 个 圆 月 夜 呢 。 天 上 还 有 几 片 云 彩 , 细 致 而 随 意 地 飘 洒 着 , 在 幽 蓝 的 背 景 里 更 显 洁 白 纯 净 。 风 轻 轻 的 摇 着 树 影 , 几 只 蟋 蟀 在 热 烈 地 交 谈 。
         
“ 叮 咚 。 ”
         
俩 人 同 时 跳 了 起 来 。
         
门 大 开 。
         
“ 颖 ! ” 明 和 他 几 乎 要 同 声 叫 出 来 , 如 果 不 是 来 人 的 皮 肤 比 起 颖 来 黑 太 多 的 话 。
         
“ 对 不 起 , 我 来 得 太 晚 了 。 ” 声 音 也 几 乎 是 一 样 的 。
         
“ 请 进 ! ” “ 快 请 进 ! ”

【 后 记 】   年 初 的 时 候 想 着 今 年 要 写 一 篇 小 说 , 一 点 跟 自 己 的 生 活 不 太 一 样 的 东 西 。 可 是 真 要 写 了 , 才 发 现 写 小 说 真 不 容 易 。 从 《 到 家 了 》 到 《 变 了 的 天 》 到 最 后 这 篇 《 花 谢 花 又 开 》 , 都 是 好 不 容 易 一 点 一 点 挤 出 来 的 , 自 己 都 不 忍 读 第 二 遍 。 如 果 侥 幸 有 人 觉 得 还 可 以 的 话 , 千 万 别 忘 了 告 诉 我 。
         
之 所 以 有 这 个 故 事 , 源 于 一 对 朋 友 的 婚 变 。 以 前 对 于 爱 情 的 认 识 一 直 是 单 一 和 偏 激 的 , 直 到 朋 友 说 :“ 当 你 陷 入 爱 的 陷 阱 的 时 候 , 你 不 是 做 你 该 做 的 , 或 是 你 必 需 做 呢 , 或 是 你 想 要 做 的 , 你 只 是 做 你 非 做 不 可 的 . 仅 此 而 已 。
         
却 还 是 希 望 不 管 什 么 样 的 爱 , 有 缘 无 缘 , 都 能 留 给 人 一 个 字 : 美 。
      
一 九 九 八 年 十 一 月 写于 多 伦 多
二零零六年一月修改于温哥华

顶部
闻若





UID 12
精华 11
积分 421
帖子 32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1-20 01:55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希望以后再读到你的其它作品。

我非常有兴致地一口气读完,已是后半夜了。文章很引人入胜。描写得很自然清晰,好像历历在目。人的心理写得也很细。希望以后再读到你的其它作品。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6-1-20 09:3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欢迎寄北!读完了你的小说,非常好,很耐看。同意闻若的说法。
不过,中间有些情节跳跃性较大,人物和场景有时间时在琢磨一下。
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作品。谢谢!

顶部
亦韵





UID 331
精华 4
积分 133
帖子 1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9-17
来自 USA
发表于 2006-1-20 02:5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唉!我是做了亏心事,最怕鬼敲门,又偏要竖起耳朵来,听是不是有鬼敲门。因此,lspk的诗《卡特丽娜 》和《蓝色睡莲》会令我极伤感。同样,这篇《想在风中说爱你》的小说,又是鬼在敲门哪!

就小说情节而言, 《到家了》、《那时候》、《变了的天》,和《想在风中说爱你》及《花谢花又开》两篇的前半部份,让我觉得真实可能;但《想在风中说爱你》及《花谢花又开》两篇的后半部份,却让我觉得是臆想出来的,有点不对劲。

至于中心思想,我的理解是:“当 你 陷 入 爱 的 陷 阱 的 时 候 , 你 不 是 做 你 该 做 的 , 或 是 你 必 需 做 呢 , 或 是 你 想 要 做 的 , 你 只 是 做 你 非 做 不 可 的 . 仅 此 而 已 。
         
却 还 是 希 望 不 管 什 么 样 的 爱 , 有 缘 无 缘 , 都 能 留 给 人 一 个 字 : 美 。”



各位姐妹们,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你是颖,有美满幸福的家庭,但无意间竟使一个漠不相干的男人“陷 入 爱 的 陷 阱”,以至于“只 是 做 你 非 做 不 可 的”,你该如何做才好?

我坦白,我上网不到一年,由于没经验,最初在别的网站上说了一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话,竟让人生了爱意,动了真情。我害怕了,逃到这里来逍遥,但内心却很不安。我真怕那个人会为了一个根本不认识的我而闹什么婚变!那样,我可真是罪过了!!!要知道,我和我老公在一起,可是越活越和美的,——尽管我是缺点毛病一大堆的人。

八月、楼兰及各位大姐大,传我一些招数来对付这些心里的鬼吧,否则,网上尽管有很多乐趣,恐怕我也只好敬而远之了。

顶部
寄北





UID 2703
精华 8
积分 43
帖子 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20
发表于 2006-1-25 12:30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白雪 at 2006-1-20 09:37 AM:
欢迎寄北!读完了你的小说,非常好,很耐看。同意闻若的说法。
不过,中间有些情节跳跃性较大,人物和场景有时间时在琢磨一下。
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作品。谢谢!

谢谢.这是我写的第一篇小说.不知您和闻若能不能批评得更详细一点.

顶部
寄北





UID 2703
精华 8
积分 43
帖子 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20
发表于 2006-1-25 12:3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亦韵 at 2006-1-20 02:56 PM: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唉!我是做了亏心事,最怕鬼敲门,又偏要竖起耳朵来,听是不是有鬼敲门。因此,lspk的诗《卡特丽娜 》和《蓝色睡莲》会令我极伤感。同样,这篇《想在风中说爱你》的 ...

亦韵一定是个非常可爱的妹妹.不过大部分男人在你明确告诉他你很爱你的丈夫后都会知难而退.所以尽管在网上玩,该说什么还说什么.

顶部
亦韵





UID 331
精华 4
积分 133
帖子 1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9-17
来自 USA
发表于 2006-1-27 09:5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寄北,

谢谢你的回帖。我丈夫批评我“表达能力不强,让人误解”,我想我确实如此。在我提高表达能力之前,我想我最好还是沉默一段时间,免得惹出更多麻烦。

你的小说确实好,充满深情,很能打动人的心灵。

顺便向你拜个早年,愿你狗年鸿运当头、幸福快乐!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2-9 10:33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