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黎京:工人的故事(连载二)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24 02:3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黎京:工人的故事(连载二)

(十二)

队里整人,工程并没停下来,说是:抓革命促生产。带着冰渣的麻刀灰放在灰板上,一抹子上墙,必须要平,否则第二下就抹不动了——已经冻在墙上。倒是真练技术。整面墙壁抹完,光滑得就像一面镜子。半天下来,很多人的双手冻肿了,有工人去医院开了假条,缺勤人员越来越多,这活儿压根就不应该干。我去找队里说,他们根本就不理我。何必呢,又不是给我家干的,不多嘴了。

惊蛰过后,天气渐暖,河里的冰解冻了,工地墙壁上的灰整片整片脱落。水泥在没凝固前特别怕冻,按规定,常温低于5Cº时就不能施工了,否则冻后的水泥会成为粉末。冬天施工的水泥地面现在翻沙了,水泥和沙子分家,水泥地成了细沙滩,整个工地一片狼籍。甲方吵着要和公司打官司,队里和他们闹得不可开交。公司书记兼经理到工地调查,看见我蹲在地上修理翻沙的地面,在背后踢了我一脚,问:“怎么搞的?”我刚想骂,听声音不对,抬头看是经理,笑了,说:“您看不见呀,全翻沙了。”

“我知道是翻沙了,我问你是怎么搞的!”

“这您算是问着了。冬天没有足够的取暖设施是不能干的,这些基本常识谁都知道。队里说要把冬闲变成冬忙,非逼着大家干。我提过意见,根本没人理我。那会儿队里来了工作组正在整顿,我怕说多了再把我也捎带手整顿了,就没坚持。队里工人三分之一冻伤歇病假。”

经理听我说完,脸色铁青:“你怎么不去找我!”

“山高皇帝远,找您?您把他们折腾完了,回头他们再折腾我,那时您能帮上多少忙?人家要整,肯定有足够的理由,您想帮都没辙。”我说。

经理和我有一种特殊的关系,正好旁边没人,所以我敢说。

那阵时兴民主管理,公司成立了职工管理委员会,说是起监督作用,要各施工队采用无记名投票选举出队里的职工代表。说是民主选举,还要按照公司规定的党政工青妇的比例去选,党的领导不能丢;生产队长不能少;照顾妇女是必须的;团组织是必要的,五个名额有四个是定死了的,最后一个才是直接参加生产的工人。选举结果出来了,我被全队推选成了工人代表,代表全队职工参加企业管理。

一次开会,会议内容是公司全年度的工作安排和各队报全年计划产值。会议开到第二天,中午我去食堂买好了饭,刚走出食堂想找个地方吃饭,迎面碰上经理走过来,他看见我,问:“你是叫韩闯吧?”

我忙说:“是,您有什么吩咐。”

他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打完饭一块儿到我那里吃,抽空聊聊。”

偌大个公司,一千多人,他居然还知道有我这么个人,真没想到。

吃饭时,我先是诚恳地谈了对建筑队工作中的意见,然后又提出了自己对一些不足的改进建议。经理对我的意见和建议很感兴趣。通过这次谈话,我们聊出了交情,这就是我为什么敢在他面前讲真话的原因。

后来队里书记被撤了职,调后勤食堂卖饭票去了。队长做了检查后留任。那时是外行领导内行,队长懂技术,可生产上的事大多是由书记做主,他只有权直接处理施工中出现的技术问题,大主意全是书记拍板。

一个冬天,除了把大楼的室内装修整成次品外,还把领导指派给我们整过的那几个工人送去强劳了,三年后才能回来。除了那个女的外另外还处理了两个男的。

细说起来,我并不比他们强多少,就因为人缘好所以没事。处理的一个人是牛子。牛子的父母常年在外,是农村医疗队的,很少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孩子,偶尔休假回来看看,还没缓过劲儿就又要离开。牛子和他的妹妹从小是由年事已高的奶奶带大的。他的事牵扯了队里其他一些人,可是他只说了自己的问题,别人的事他一人全兜起来,结果他走了。临走之前,他来看我,说:“这次我是下定决心想改了,我想上无产阶级这边来,所以态度很好,可是他们非把我往资产阶级那儿推,看来这边儿是不要我了,我还是当资产阶级去吧。”牛子被开除了工职。

他走后几天,我和德顺一起干活,德顺讲了牛子的事。其实牛子只不过是帮助德顺消赃,他自己没有偷过东西。德顺工作完成得好,技术也好,从来不无故旷工。牛子不喜欢建筑工作,他想上大学,可是却没有机会,在学校学的那些知识早在插队时还给了祖国大地,返城后旷工在家复习功课准备参加高考。他曾经考过一次,其实已经被北京的一所大学录取了,就因为他出勤情况不好,单位不让他去报道。从此他就更消沉了,就在这段时间里,德顺让他把偷盗的东西去委托商行处理掉了。牛子真是一只可怜的替罪羊啊。

德顺胆子极大,他专干溜门撬锁的勾当,作案一般在中关村一带的科学院宿舍,那里白天人很少,楼区里住的几乎全是在机关工作的,又大多数是双职工,上下班时间不可能在家,所以偷起来相对安全不易被发现。他告诉我,有一次被人堵在了三层楼的屋子里,外面的不敢进来,里面的不敢出去,双方就这样僵持住了,时间长了警察就会赶到,当时德顺急红了眼,他推开窗子就跳了出去,落地后居然没事。楼里的人追出来,他在人家的院子里,四周全是楼房,眼看就没地方去了,他急忙闯进一户人家,说:“后面有人打我!”屋里的人正在吃饭,全家还没醒过味来,他已经从屋里横穿过去,到了有阳台的一边开门跑出去,跳过宿舍大院的矮墙跑了。他对我说:“那次是最危险的一次,从那以后我就洗手不干了。偷来的东西让牛子在新街口的委托商行给卖了。”

我问他:“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你不怕我汇报?”

他笑了,说:“告诉你没事,你才不会揭发我呢。我的事要是让当官的知道了,就不是强劳了,非判大刑不可。”

(十三)

小娟常从学校买饭回来,她嫌家里的饭不好吃。这倒也是,我们俩都不太会做饭,顶多是吃饱了不饿就行,有量无质,当然更谈不上营养。

我对小娟说:“不要轻易相信一个人,记住!你有福气,第一次就遇到了我,我还算是多少有点儿良心的,要是换了别人,玩够了再甩,另寻新欢,你可是把感情全部都投入出去了,那时想收可就收不回来了。”

小娟噘着嘴说:“我一开始就觉得你好,看来没错。刚结婚那阵我还怀疑看错了人,有一阵真想要离开你,幸亏没走到那步,那可真是泼出去的水,想收回来都来不及喽。”

我去厨房洗碗,小娟也跟了过来,她说:“闯哥,你怎么从来都不讲你工作的事啊。我每次从学校回来都要讲好多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可是你什么都不说,这有点儿不公平。我特别想知道你盖大楼的事。有时我想,这大楼究竟是怎么就盖起来了。”

我不是不愿意讲,那是拿命盖起来的。工地安全措施很差,随时都有可能出事。每天早晨出去,就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完整地回来。轻的,扎手剌脚根本不算什么;重的,那可就不好说了。每天的工作都有定额,砌墙,混水墙一天平均每人1300块砖;清水墙每人是800,如果想多拿奖金,就要更多。按清水墙算,拿一块砖弯一下腰,舀一铲灰弯一下腰,不加重复动作,一天就要弯1600下,8小时工作是480分钟,大约每分钟要弯3•33次腰。大楼就是这么盖起来的,是我们这群常常被人们看不起的建筑工人像鸡哚米那样哚出来的。

我说:“小娟,很多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保住那点儿好奇,也许更能增添几分神秘感。要知道,真实的也许就是丑陋的。”

小娟有点儿生气,她掐了我的胳膊一下 说:“你别跟我玩这些玄的虚的,一通上哲学课。”然后撒娇地用肩膀拱我,“人家要听嘛,你讲!”

“你真要听呀,”我问,还没等她回答,我又说:“还是算了吧,别说了,知道得太多该分你的心了,先把学上完,等毕业了我好好讲给你听,还不行?”

“你怎么这么麻烦呀!”然后用双臂圈住我的腰使劲儿摇晃,“我又不是小孩了,还能吓死我不成?”明明是她缠着我,非让我讲,现在却来了个猪八戒耍把势——倒打一耙,说我麻烦。真难缠,看来如果不讲,这一晚上都甭想消停了,只好讲了。就是当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新工地开工,基础的大坑已经挖好,钢筋也就位,今天的工作是浇灌混凝土,从上午就开始干,到了下午已经浇注了一半。我们几个人身穿雨衣雨靴,干的正来劲。吊车运来了一罐罐混凝土,工程进展顺利。大铁罐内壁由于常年使用已经坑凹不平了,很多混凝土粘在铁壁上结成了一块块的疙瘩,必须要用震捣棒去震动才能下来。德顺爬到铁罐上,我把震捣棒递给他,另外几个人使劲儿推铁罐,要不然,震动下来的混凝土全积在一堆,平垫时很麻烦。突然,震捣棒敲击铁罐,冒出点点火星和青烟,我们扶在铁罐上的双手全部被吸住,用尽全力也抽不回来。手握震捣棒皮管的德顺狠命一拉,震捣棒脱离铁罐,这一瞬间我们几个全都横着飞了出去,还有两个掉进了基础外的沟里,他们一边往上爬一边说到:“又活了一回!”

电工检查发现是电机里的一根线头脱落,搭在机壳上。工地上用电量太大,保险丝总烧断,一个电工图省事换上了根铜丝,结果短路时保险丝没起作用。幸亏我们都穿了雨靴,要不也许瞬间就全报销了。

小娟听完我的话果然吓坏了,她紧紧抱住了我,说:“这不是玩命吗,这钱咱不挣了行不行?”

“傻丫头,没钱你上学行吗,这就是我不愿意讲的原因,我不想用这些倒霉的事情扰乱咱们平静的生活。”我摸着小娟的头说。

“我真害怕哪天从学校回来就再也看不见你了。”小娟的声音有些发抖。

“没事,这种事情也不是经常发生了,怎么好就都让都我赶上了呢。”我安慰她。

“搞建筑真危险,等我毕业了找个好工作咱去挣大钱,我养活你,不让你再出去工作了。”小娟喃喃地念叨着。

(待续)

顶部
金凤





UID 11
精华 22
积分 819
帖子 57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5-24 10:2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黎京:你这故事改得好多了。

赶快抢个座位. 记得以前看过, 一开头,就被那味道熏出来了,现在好看多了。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25 02:05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金凤,以前我那样写很多人不明白,以为我是为了用带色的开始吸引庸俗人的眼球,其实那样描写是来自生活和时代的真实,既然很多人烦感,所以就改写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我不喜欢看一些色情文章,但不反对与全文有直接相关的描写,比如高行建在《一个人的圣经》开始那段的描写,其实很有深意的。

灵与肉的抗争,精神与肉体的相搏,在生活里有时就表现在人性的堕落和内心的反思上。其实从内心讲,当事人的苦是外人所不知的,因为多数人看到的多是表象。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25 02:1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十四)

公司规模越搞越大,胃口也相应地增加,又搞了个大板队。就是像搭积木那样盖楼房,整体预制组装。一块块预制墙体从构件厂运来后,再吊装焊接成一个整体。这可是先进技术,公司相当重视,从各队选出了一批技术好的工人成立了新队,我被调去当副队长。张明和狗蛋也随我一起去了新队。

一栋楼房,十几层高,站在上面望下看,人就像只小蚂蚁。下面刮小风,上面就刮中风,吊车吊起大板对位非常困难。几乎都是新手,工作进度很慢。我特别强调了安全第一,质量随后,进度先等等吧,别出人命是最重要的。

公司生产科来检查进度,他们催我们快点干。队长躲在一旁抽烟,什么话都不说。我心里有气,梗着脖子对他们说:“你们来试试,以前没干过,一切都要摸索着来能快吗?快了就保不住质量,你们是要进度还是要质量,这两样选一样。如果你们只求进度,我们可以快,但是造成的后果你们敢负责吗?”

听我这样讲,其中一个说:“活儿是你们干的,凭什么我们负责!”

我火大了,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你他妈不负责上这儿干什么来啦,是找骂还是找打?”他们不说话了,回到公司上经理那儿给我打了小汇报,说了什么不得而知。

第二天刚上班经理就来了,一看见我就没好气,指着我说:“韩闯呀韩闯,我看你小子是个人才,想培养你,可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大清早刚上班,我还没做什么呢就错啦?”

经理听我这么说就笑了,说:“你别跟我耍贫嘴,你今儿个是没做什么,那昨天呢,昨天你都干什么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对经理说:“您岁数大了,我不说什么,昨天来的那两位,岁数也不算大,既然到现场来了,就去看看工人们到底是怎么干的活儿。他们可好,坐在工棚里喝茶抽烟听汇报,就这干部,我也能当。工地的实际困难不管不问,张口就要进度。都是生虎子从来没干过,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质量出了问题谁负责,最后全得算我们身上……”

“你先别急,慢慢说。”经理打断我的话茬,把我拉进了队部办公室。进屋后,经理说:“还有什么,都说出来。”然后坐在椅子上,拿出一包大前门香烟,抽出一只顺手扔过来。我接住烟,掏出打火机帮经理点着烟,自己也找了把椅子坐下。

“还说什么,事情都在这儿摆着,进度可以快,但不是现在,等大家摸索出经验后,自然就快了。现在安全也是问题,楼层起的高,防护网必须要随着楼层安装,到现在生产科还没安排架子工来工地,我去生产科提出过好多次了,每次他们都说就安排人来装,现在都第三层了,网子还连影子都没有。”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经理闭着眼抽烟根本不理我。

队长进屋看见经理来了,赶快放下手里的书包,说:“经理来啦,您喝茶不,我去打水。”说着拿起桌上空了的暖壶,转身冲我说:“闯子,怎么不打水给经理沏茶呀。”

经理笑了笑说:“喝茶,好,你去打水,我要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说完用手指点点我,“不教育看来是不行了,太张狂了。”

“好好,我去,我去。”队长说着提着暖壶出去了。

经理指着他的背影说:“闯子,你真该好好学学如何做人才是。”说完这句话自己先笑了,“你看你们队长,他就知道该怎么做,这点儿你就得学。”

我明白了,也跟着笑起来。

“看来你还可以教。”经理说,“你们队长可是个好同志啊。闯子,你别看他现在脾气挺好,过去可不是这样的。论施工管理公司没人可比,就是脾气太坏,几乎把人都得罪光了。文化大革命刚一开始,工人把他往死里整,那个打。你知道他原来是做什么工作的吗。他是个工程师,专门设计高级建筑的工程师。工程设计出了问题,才把他下放到了基层,主管施工。他过去对工人要求太严格了,工程质量一点都不能含糊,结果差点儿要了他的命。得罪人呀。你看现在,他很少说话,可心里有数。昨天他肯定什么都没说,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摇头说:“不清楚。”

经理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呀,想想看。”

我想了一会儿仍然还是不明白。

经理见我不说话,知道我还是没明白,就说:“你们队长心里有数,他不管别人怎么样,他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实在不行,他会直接去找我谈的,你明白了吗。”
“嗯,明白点儿了。可是,要是都这样什么事情都直接找你,还要一堆这科那科的有什么用,还不如精简机构,只留一个经理办公室不就得了。”我开玩笑说。

队长提着水壶进屋给经理沏茶。经理跟队长说:“这小子你得管着点儿,要不尽给我惹麻烦。好好带带,将来是块好料。”

队长笑笑,说:“让他碰去吧,不碰长不了教训。”

我看着队长说:“好啊你,拿我当枪使是吧,真够阴险的,没看出来。”他们俩全笑了。

经理让队长也坐下,说:“这次我来,是要商量一下你们有什么实际困难,咱们具体谈谈,我回去再商量商量,彻底解决一下。”

谈了一个上午,把队里存在的问题都摆了出来。经理下午还要去局里开会,中午快吃饭时走了。

经理刚走,队长说:“是个好老头啊,就是快退休了。看吧,他只要一走,这个公司准完蛋。”

果然,在经理退休的两年后,公司垮台了,被改成了搬家公司。

(十五)

小娟大学快要毕业了,看她的情绪学习还行,我没具体问过,怕增加她的压力。我相信她能学得比别人好。这个想法我跟小娟说过,她笑笑,什么都没说。

星期六晚上,小娟从娘家回来,情绪有些不对头,我问怎么了她也不说。后来又好像没事了。

我们躺在床上天南海北瞎聊。

她说:“现在我们学校有好多同学已经开始谈论毕业后工作分配问题了。”

我问她有什么打算。她说:“学我们这科的,毕业后基本分在科研单位,最不济也是到学校教书,我想试试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单位。研究所和学校工资太少。我毕业后不能让你再干建筑了,成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现在国内有些外企在招人,如果能在那种地方找到工作就好了。”

我问:“能行吗?”

她说:“下午我去有关单位问过,已经登记了,谁知道行不行。我外语好,现在国内缺少这样的人才,也许有一定的优势。”

我说:“听说现在可以去国外上学,你不考虑到国外继续深造?猫在国内出息不大,你应该试试……”

“别说了!”小娟突然大叫起来,把我吓了一跳,“不许你提出国的事!”说完要哭。
我奇怪地问:“小娟,你怎么啦?”

她摇头,说:“你别管,你别管!”说完真的哭了。

我还是知道原因了。小娟的姨妈在美国,她来信让小娟去美国上学,她愿意负担上学和生活的费用,并且没和小娟商量就已经开始办理有关手续了。这件事是小娟回去看妈妈时才知道的。全家集体出动,动员小娟出国深造。小娟知道我不会随她一起走,所以坚持不去,和家里闹僵了。我和小娟的婚事她家并不愿意,在小娟大闹了一场后才勉强同意。婚后,我很少去她家,几乎每次都是小娟再三说服我才同意。一般是在过节时才去,吃完饭就走。小娟心里清楚,明着是让她出国学习,暗着却是要拆散我们俩。所以一听见这个消息,她大怒,在家吵了一架回来的。

小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哥哥姐姐都比她大好多,所以家里人都让着她,在家是公主,说发火就发火,一不高兴就吵架,慢慢的谁也不愿惹她,哥哥姐姐都躲着她。她只听我的话,有时候跟我也耍小性子,闹点儿小别扭什么的。一到这时候,我就不理她,过一会儿她觉得没意思了,就会主动来和好。跟她我也没脾气,像对小妹妹那样就行了,谁让她管我叫闯哥呢。

躺在床上睡不着。按理说,我应该支持小娟出国深造,她如果憋在国内也许不会有太大的发展,为她的前途着想,我不应该成为她出国学习的障碍。可要是她真走了,我怎么办?这可得仔细考虑考虑了。自从爹娘走后,我孤身一人,独自为家的生活过了十几年,是小娟的出现使我又有了真正的家。家庭的失而复得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啊,我非常珍惜这个属于我和小娟的家,我不希望再一次失去,我也清楚地知道现在越来越爱她了。生活就是这样,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变出一道难题,闹的自己措手不及的非常狼狈,紧跟着就是烦恼与解脱不掉的痛苦,好像已经形成了一种规律——幸福后面跟着的是痛苦。我有些怕了,这就是人生吗?我自问。

小娟也睡不着,我能感觉出来。她虽然一动不动静静地躺在我身边,可是她并没有睡着。果然,她突然扑在我身上哭了。说:“闯哥,我知道你也没睡着,还在想怎么动员我去美国。可是我不去,我永远也不离开你,我不离开!从今以后,我死也不进那个家的门了,就跟你在一起。”

小娟,你太孩子气了。我想让你今后有一个非常好的生活,幸福、美满。可是这些我都给不了你。

幸福和美满难道说就是指物质上的吗?那些名利、金钱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是能够和我心爱的人一起生活,吃多大苦受多大罪我也不在乎,你知道吗,闯哥。
这完全是小孩子童话书上写的。人不能不吃饭,不穿衣服,谁离开物质都不行。现在感觉不到的事情,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了,光有精神生活是满足不了人所有欲望的。

人的欲望?人的欲望是什么,就是非要得到别人没有的或过得比其他人更好么?难道说,就像那些普普通通的人一样生活就是不幸福美满吗?多少人现在的日子还不如咱们,那他们的生活就是不好的吗?我的欲望就是永远和你在一起。

你说得都对,并没有错。我也知道你确实不同于一般女人。但是,你是生存在这个大千世界中的,变幻着的世界将来会是什么样你清楚吗。中国的将来会变成什么样你知道吗。如果社会在变而你不变,我想是不可能的。就像我过去的理想那样,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愿望,一个绚丽的幻想,也是很崇高的精神境界,可是一旦被现实所粉碎,却是非常残酷的。还是务实些更好,小娟,精神世界也还是要有物质作为基础才行,脱离了物质空谈精神,一旦与现实相碰你就会知道,那是不实际的空谈。你所希望过的那种精神生活对咱们来说是一种奢侈,到时候明白就晚了。

闯哥,你说的这些都是什么呀,这可不像是你说的话。你真的就那么看重物质生活吗?

我并不是很看重物质生活的。可是人要想活得好,就要具备基本的生存条件和生存环境。生存条件是物质财富,生存环境是精神生活。也许咱们已经具备了初步的生存条件,尽管不那么好。但是生存环境呢。你要明白,我想让你出去,并不是看重那里的物质文明,我只是觉得也许那里的生存环境要比国内好些。其实我对那个国家很不了解,那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只能凭自己的想象和道听途说来认识,但是最起码的公平竞争是有保障的。不像这里,你只凭本事不行,还必须要有良好的人事关系,有些人尽管没有什么本事,只要有个好爹好妈就足够了。

那些我都不管,我只要有你就有了我的一切。有了你,我的精神生活就有了保证,我更看重的是精神生活。

你对我的感情我能体会得到,我也非常爱你,也珍惜现在的一切,更不愿意和你分开。但是你也要明白一点,精神生活在人们的生活里固然重要,可是人是生活在物质世界里的,看重精神生活的人,容易把自己架空在实际生活之外,脑袋里装满了幻想中的世界,海市蜃楼般的生活只不过是人们头脑中虚幻的想象,理想和现实很少能够统一,而理想主义者更多的时候是在用感情理解世界,理解社会的。在决定一件事情的时候,一旦理智和感情发生冲突,理智就显得更重要了。因为在感情一时冲动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往往是错误的选择。感情太强烈的时候,眼前就像出现了一团迷雾,使人辨不清方向。

那这时候衡量利益的标准是什么。如果让我做出理智的选择,我应该怎么办,是选择和你共同生活,还是为将来创造一个成功的事业和理想的环境,难道说,这些事就不能两全吗?

是啊,小娟,确实是很难现在就做出最后决定,要商量,斟酌,权衡利弊,考虑周到后的决定也许才是最适合你走的路。

闯哥,我怎么那么害怕呀。我有个预感,也许我最好的出路就是出国。我不敢想,我好害怕呀!我不愿意离开你,哪怕是暂时的。闯哥,如果最后我不得不去的话,你跟我一起走好吗,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离开你生活显得那么空虚。

小娟,你要记住,千万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任何人身上,那是最不可靠的。

你这话说的怎么那么冷酷啊,就像这个世界全都结了冰。难道说生活就永远和残酷相伴,人与人之间就是尔虞我诈,自私自利的吗,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真的都是在相互利用吗?

没有那么夸张,但也不能否认,人心难测不得不防。

现在我明白了,你以前为什么会那样生活,因为现实生活给你带来了太多的惨痛教训,你其实是想逃避这个社会,过一种懦夫的生活。你失去了面对社会面对现实的勇气。

对,小娟,你说得太对了。过去我确实是这样想的,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可是我现在开始了新的思考,难道回避就是人生最好地选择吗,是不是还有更好的,而我没有发现。如果人总是处在悲怨的情绪中,一种失落和被遗弃的感觉将会永远缠绕着他,使他深陷在无尽的苦痛中脱离不去。心理的寂寞造成了精神的空虚,使人萎靡不振,丧失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自卑,你懂得什么叫自卑吗?它使人懦弱,整天蜷缩在角落里哀叹命运的不公。我想改变目前这种心理状态,我在努力寻找自己真正的出路。

难道跟我在一起,你依然感觉得不到幸福吗?

那要看怎么比了。如果和我从前的生活相比,我已经进入了天堂。我觉得你就是嫦娥,我就是吴刚。可咱们不是生活在月球上,你说对吗。如果站在地球上,生活就不可能那么简单了,也许现在咱们不再需要什么了,也许现在咱们就很知足了,可是以后呢,会永远保持住这份安谧的心态吗?

小娟沉默了。她咬着自己的嘴唇紧闭着双眼静静地躺在那里,不说一句话。

我不是在说服她,而是在说服自己。

(十六)

星期一刚上班,董继先和保卫科的陈师傅来找我,说要了解情况。事情发生在上星期六。

那天上班都好一阵了,吊车上还没人。工人都在那里干等着没事可做。我去找开吊车的人,小芳和大秃子全在屋里。小芳不停嘴地训斥秃子:“你说你干什么成,再找找!”

秃子说:“都找遍了,确实没有。”

“那你再仔细想想,昨天放哪儿啦。”小芳大声喊。

秃子摸摸没毛的光头,说:“就挂墙上了,平时放哪儿昨个还放哪儿了,怎么今儿个就没了?”

小芳说:“是啊,没事人家偷吊车钥匙干什么用。”

他们把吊车钥匙给弄丢了,开不了门了。

我进屋对小芳说:“要不撬开锁,先干着,我找人出去再买一把配上,一工地人全等着呢。”

小芳说:“那可不行,怎么能撬锁呢,回头队长知道了该说我了。”

听她这话茬,我火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抽丫挺的几嘴巴。我强忍着,说:“耽误半天的工作损失太大,一个破锁能值几个钱,先撬了,买锁的钱我们队出,这可行了吧?”

小芳摇头说:“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听口气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我一推门出去了,站在外面说:“你个骚货,老子好言好语和你商量,怎么就商量不通呢。秃子,你给老子滚出来!”

秃子知道我的脾气,平时不生气,可发起火来谁也劝不住,闹不好还挨顿打。他看我真急了,赶快往外跑,嘴里说:“我来了,我来了。”

我指着他说:“你去把锁撬了!”

秃子左右为难,说:“她是车长,她不让,我怎么敢撬。回头上面怪罪下来,我怎么办。”他说的也有理。

我冲屋里的小芳说;“你让他把锁撬开,我是这个工地的负责人,你现在在这个工地,就必须听我指挥。”

小芳有些害怕,就对秃子说:“那就撬了吧。”

虽然耽误了点儿时间,上午的工作量还是完成了。

谁想到,小芳中午休息的时候给那个姓董的打了个电话,下午刚上班,她就来找我说是要出去买锁,吊车没人指挥不能开。工地离城里很远,买回锁再吊装下午的工程进度就会受到影响。我就跟她商量,说:“小芳,我找人替你去买锁行不行?”

她回答说:“不行,万一买不到,明天是星期天,全都不上班,吊车出了问题谁负责。”

嘿,真他妈的,跑这儿给我出难题来了。上午还没骂够你是不是。我说:“那好,你告诉秃子,你去买锁,我来指挥。”

小芳听说,摆摆手:“不行,我们队里有规定,不是吊车组的人,一律不许指挥吊车。”

这回我可真急了,指着她破口大骂:“好你个骚货,给你脸了是吧。说了半天,你他妈左一个不行右一个不行的,你今儿个要干什么?早知道不行当初就别干呀,好好一个小伙子毁你手里了,你他妈这会儿又来我这儿装正经了,有人给你撑腰了是吧?”

我能不气吗。大傻强劳回来后,知道了姓董的在他走后都干了什么,他同情小芳,以为她是因为没办法才那样做的,要不也会被送去强劳。那时有些女青年为了自身的利益出卖了自己的肉体,各自利益不同,使用的方法却都是一样的。也许小芳是在对方的淫威下屈服的,她走出这一步也是身不由己,大傻带着无奈和同情去找小芳,谁知道小芳却对他说:“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了,你是一个劳改释放犯,我不会和你结婚的。将来咱们有了孩子,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曾经被送去强劳,他会怎么想。通过组织上的帮助和挽救,我明白了过去那样做是不对的,我不会再和你来往了,你死了心吧。”

大傻听完她的话气懵了,当时真的傻了,半天才缓过气来,指着她就骂:“你他妈个臭婊子,跟我来这套,你骚X上有几根毛我都数过,你是什么东西我还不清楚,是不是姓董的弄舒服你了,才把自己爷们儿忘了。”

小芳嘴也挺硬,回骂他说:“你也不照镜子瞅瞅,就你那德性,还想娶媳妇,也就是我当初瞎了眼才跟你,要是换了别人你连一点儿荤腥都沾不着。你有本事把姑奶奶给毁了,量你也没这个胆。我就是让他弄舒服了又碍你什么事了,你趁早老实点儿,我一句话没你好下场。”

大傻听见小芳这么说,二话没说,转身走了。大家都以为小芳把大傻给镇住了,围着看热闹的人群散了。谁想到那个姓董的来工地办事,被大傻劈了两铁锹。一下劈在肩膀上,第二下劈在了后背,要不是董继先发现得早反应快,第一下就要了命。周围的人醒过味来才把大傻抱住。那姓董的浑身淌血跑到马路对面才昏倒。就这样,大傻以蓄意伤害罪被判了大刑。

为这事我找经理谈过,他说:“小芳和老董的事我也听别人说过,可咱抓不到证据。老董的老婆是见证,可她不会讲的,她不主动说,我也没办法去问,事情难就难在这儿了。大傻可真傻,他怎么会干出这种事呢,杀人要偿命,你杀了他,小芳也不会再跟你了,为了小芳这么个女人,不值。”

我说:“姓董的这是利用职权行奸,怎么就没办法呢?”

经理说:“我知道。可这种事情有法律管,法律只看证据,你说,我说,都没用。

我跟你说,本来我是想找机会处理的,可大傻这么一闹,把我的计划全打乱了。先放放,以后再说吧。”

姓董的刚一出院,小芳就和他有残疾的大儿子结婚了,老公公扒灰更方便了。

小芳听我提起这事,知道我不像大傻,几句话就能镇回去,何况她和自己公公刚开始那一段的事,我让李姐带过话,他明白我知道得很清楚,不像大傻只不过是望风扑影,只是我一直没说什么。她心虚了,说:“你怎么也这么说呀,我的事情我自己清楚,你不就是非让我开吊车吗,那锁我不买了,出了事你负责就行。”

后来我安排队里统计进城去买了把锁。

今天姓董的带了公司保卫科的人来壮胆,以为就能把我镇住,心里暗笑。

我把他们客客气气地请进屋,然后搬来两把椅子让他们坐下,趁转身时冲队长使了个眼色,他推说有事出去了。我又去打来开水,给他们沏茶。都安排好了,掏出烟,每人一根,帮他们点燃,我也找了把椅子坐下,然后态度非常诚恳地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

别看在一个公司这么多年了,可从来没机会和姓董的说过话。

他看我态度挺老实,以为带了保卫科的人来真把我唬住了,于是用长辈教导下一代的语气说:“你把星期六发生的事情说说吧。”

我连忙说:“行行!”装出一付孙子样,心想:“老兔崽子,这回可掉我手里了,指不定谁把谁教育了。”陪着笑脸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叙述了一遍。

听我说完,姓董的清理了一下喉咙,说:“她在有些地方做的不对,你是副队长,可以帮助教育,怎么可以骂人呢?她执行我们队里的有关规定,有些地方并没有做错。”我没理他。他看我没出声就来了情绪,给我上开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课,可把我教育了好一阵,大概过了一个多钟头,最后说:“你要知道,把一个落后青年挽救过来是多么不容易,你几句话就很可能前功尽弃,作为一个领导首先应该考虑到自己每句话的影响。”

我点点头,说:“谢谢你对我的帮助,你今天来找我是要干什么?”

“主要是了解情况。”

“噢,找我了解情况,那你应该听我讲啊,刚才你说了半天都说什么呢?”

“我不是为了帮助你吗。”

我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点着他的鼻子不软不硬地说:“你是队长,我也是队长,你凭什么教训我该怎么做。一个工地,因为他们工作的疏忽把吊车钥匙弄丢了就停车,停工半天国家要损失多少钱呀,难道这也是你们队里的规定吗?你不去教育你们的工人玩忽职守,却跑这儿来教训我,谁给你的这个权利。我还告诉你,要是她下次再敢因为这种事情停工,我还要骂。再有,我有错,有公司经理,有生产科科长,他们可以来教训我,你算干什么的!”说完,推门出去了。

保卫科的陈师傅一直在旁边偷偷乐,他和我是老相识了,对我还是了解的。

队长根本没走远,他一直躲在旁边的屋子里听我们的谈话。见着我伸出大拇指说:“闯子,真有你的,对付这种人就得这样。”

(待续)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25 02:2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十七)

小娟毕业了,没想到居然被分配到师范教书。其实教书也没什么不好的,可是本来学校是准备分配她去研究机构的,结果被一个什么关系人物给顶了。小娟心里窝火,回家后情绪一直不好。我费了很多唇舌唾沫才把她说得转过弯来。其实在哪儿上班都一样,也多挣不了仨瓜俩枣的钱,可小娟把我养起来的计划却落了空,这也是她心情不好的原因之一。

我并没有非让她把我养起来,我很喜欢建筑工人这个职业。每当一栋大楼平地而起,我都会从心里冒出无以名状的喜悦。衣、食、住、行这四个方面是人类生存的必备条件,缺了哪一样都不行,是最基本的,如果没人愿意去做也不行。何况盖大楼本身虽说看着粗,里面的学问却很大,属于粗中有细的那种,如果真的喜爱上了,也就乐在其中了。吃苦受累不要紧,就是不愿意和人打交道,比起干活要累得多。干体力活累的是身,和人打交道累的是心,有时真能把个正常人挤兑的胡说八道的。

这不,小娟刚进家门,把书包往大床上一扔,就坐在饭桌前生开了学校那些人的气。

“真他妈烦!恨不得站在外面骂大街。”说完,她端起凉水杯猛灌了一肚子凉水,可能是想把心里的火气用凉水浇灭。

我正在厨房做饭,听见她在外屋骂,假装没听见,一声不吭。

小娟觉得奇怪,每次她不高兴了,我都会积极主动地帮助她排忧解难,可这次却没见动静,就走进厨房看我在干什么。我知道她进来了仍旧没回头,哗哗啦啦继续洗菜。

“嘿,我回来啦!”她喊了一嗓子,“听见没有?”

我赶快转过身,装成刚刚发现的样子,高兴地说:“哟,老婆回来了,什么时候进的屋,我怎么一点儿声都没听见呀。桌上有我给你凉的水,先少喝点儿,解解渴。”说完,抬着两双还滴水的手就往厨房外走,要给她端水杯。

“我早喝完了,还献什么殷勤。”小娟笑着说,“人家进屋你都不知道,要是进来个贼,家里被偷光了你都不知道。”

“别寒碜贼了,哪儿有那么不开眼的贼呀,就咱家也偷?贼一进门先就气晕过去了,心想,‘怎么还有比我还穷的主,什么拿回去都跟自己的不配套,卖废品人家都不收’”小娟大笑:“还真说对了。”

我端起空了的杯子看了看:“都喝了,那么多水,把晚饭的地方都占了,呆会儿怎么吃饭?”

过了一会儿,小娟还不时地笑上一阵。我问:“你今儿是怎么了,一阵阵地傻笑。”
她说:“还不是你那句话,说小偷一进咱家门就气晕了。我琢磨着他要是晕过去了咱们是不是还要给他叫辆救护车。”

我假装奇怪地问:“叫救护车干吗?”

“送医院抢救。”

听她说完,我也笑了半天。

吃饭的时候,小娟想说学校那些不顺心的事,刚刚开了个头,我就不让她继续说了,“吃饭时说点儿别的,这种事儿不能在饭桌上说,影响食欲,还不利于消化,胃病都是这么得的。”

“你从哪儿听的这些邪门歪道的话?”

“怎么是邪门歪道呀,是有科学根据的,不信你去医院挂个号,问问大夫。”

“问大夫还要挂号,扯淡吧你。”小娟又在笑话我了。

吃完饭洗了碗,小娟身子一歪躺在床上,说:“现在吃完饭了,可以说了吧。”我没理她,愿意说就让她说去,看样子再不让她说,非憋坏了。“学校这帮家伙成天闲的没事在哪儿逗心眼,恨不得把所有的人都踩下去。不就是争那个职称吗?评得上评不上得凭本事。现在可好,全冲别人去了,互相排挤,拉帮结派,不就是为了拉票吗。真没劲儿。系里就那么几个人,有靠了书记的;有靠了系主任的,心思都用在这上了,还能教好书吗。反正我是谁也不靠,就靠自己的本事。”

听她絮叨完了,我才接茬:“现在的中国人都这样,这些风气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你知道吗?”

小娟摇头说:“不知道,一直都这样。”

我说:“这种做法实际上古代就有。你想想,那时实行的是科举制度,每次科考都有一批考上候补官的,如果衙门里没关系,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被选上。所以拉帮结派、结党营私、请客送礼、吃贿受贿就成了一种非常盛行的官场风气。这种风气随清朝皇帝灭亡而逐渐消失,可也仍然没有绝迹,带到了国民党时期。共产党来了,刚开始看样子似乎还真绝迹了,起码是不敢公开了。从文化大革命以后,扫四旧,批修正主义、资本主义、封建残余什么的,闹腾了十几年,结果资本主义没反掉,封建残余又回来了,还变本加厉带到了各行各业。为什么这种现像会被人们所接受,其中的道理与过去的官场是一样的,因为它关系到了每个人的切身利益。现在这种工资制度存在着很多不合理的现像,要想改变确实不容易。”

小娟听我说完,很不高兴地说:“那就永远没有办法了?如果每天都要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可真没意思。不行,我得想办法。也许私营企业还好点儿。”

“那也未必。那里的竞争也许比学校还厉害。”我颇有顾虑地提醒她,“在国营企业里,一直是吃大锅饭,所以显不出来。私营企业一旦工作不出成绩,面临的就是淘汰,没什么情面可讲,也许会更残酷。”

小娟听我说完,苦着个脸说:“那我该怎么办?”

我真不忍心看她那付可怜样。谁让我没本事,还非要让她出去工作挣钱,如果我能多挣些,她完全可以在家享福。可又一想,让她在家享福,她也未必愿意,现在的新女性不会喜欢成天围着锅台转在家伺候老公,要是真让她过上了那种日子,指不定又会发生什么新问题,为自己制造出更多难以摆脱的痛苦。因为她们太喜欢幻想,喜欢用自己的想象去理解世界,可真实的世界却与她们的世界相隔得那么遥远。要么自己适应环境,所谓同流合污;要么就远远避开这个使自己厌恶的社会,去找寻适合自己生存的环境。可是,这种地方又在哪里,陶渊明的桃花源根本就不存在。上帝造人时捎带手就把恶与善同时造了出来,有人类的地方邪恶就会永远存在。想到这里,心里不由激灵一下,一股寒意遍布全身。这么想是不是太悲观了。我不禁自问。

小娟见我半天没出声,只是皱着眉头在那儿沉思,就用手轻轻拽了我一下,说:“怎么了,又惹你不高兴了?”

我苦笑了一下:“嗐,全是瞎想,自己吓唬自己。人要是能够把这个世界全部看透了才能真正明白,可是我现在还真没看透。”

小娟听我说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有些奇怪,她瞪着好奇的双眼问:“你又想什么不着边儿的事情了吧,世界怎么样咱可管不了,还是少操那份心吧,自己的事还管不过来呢。”

“是啊,自己的事都顾不过来,还去操心其他的事情确实显得有些多余。可自己却又是生活在这个丑陋的世界上啊。”

“那咱不跟着丑陋不就行了吗。”

“怎么可能呢。实际生活中丑陋与善良相撞,往往却是以丑陋的胜利结束。人要想往上走非常难,却在无形中就堕落了。”

“有那么可怕吗?”

“你我不就是曾经有过那种经历吗。那时你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觉得特别刺激,特别兴奋,特别自由?”

“是啊,我觉得那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呀。”

“可是你知道我的感受吗。每次和你分手后,都会有一种难以描述的痛苦笼罩在我身上,是一种用语言无法形容的痛苦。当一个人在极度空虚、无奈、压抑时也许需要发泄,可我并没有因发泄完了就放松了,跟着而来的却是更多的迷茫和悔恨。我悔恨的是,为什么我要在别人身上发泄自己的痛苦呢,也许我并没有想到要伤害谁,我并没有使你感觉到我在用性的刺激麻痹我即将崩溃的神经,可我的良心却在谴责我。这也是为什么当你提出结婚时我马上就同意了,因为我不想再继续伤害你了。小娟,我真的非常感谢你的到来,是你的善良与纯洁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使我开始重新思考人究竟应该如何生活。”

小娟的身体更靠近我,我能够感觉到她的体温和心跳。她用手摸着我的脸,轻轻地抚摩,然后那鲜嫩的小嘴带着温暖贴在了的面颊上,她小声地说:“我未必就像你想的那么好。”

我紧紧地拥抱着她,说:“是啊,我们都不该用想象生活。”

(十八)

我们施工的速度逐渐加快,已经盖过几栋同样的大楼,工人积累了很多经验,不像刚开始时那样摸不着头绪,就像瞎子走路。

大板队成了公司的先进队。这一变先进,各种各样的照顾优待相应就多了,所以工地施工情况都有所好转,特别是安全方面,架子工配备了专人负责安装安全网。我特别提出了现场必须整洁的要求,基本杜绝了工伤的出现。

老队长退休了,我在半年前被提升队长,工作太多,一个人忙不过来,就跟公司建议由张明担任副队长,主要抓质量和安全生产。上午刚上班没多久,生产科来电话,说已经开会通过让张明担任副队长的建议,正式任命马上就派人送去,明天科长还要找他谈话,让我先通知他准备上任。

我气喘吁吁地往正在吊装的七层楼上爬,张明带着几个工人在那里施工。爬到一半时,看见一块预制构件被吊车吊着在楼外闪过。我加快了速度往楼上走,估计到七层时,那块大板已经基本就位,这样就有时间找人把张明替换下来。刚到六层时,就听见上面“嘣”的一声响,随后狗蛋大喊:“明子,脱钩了,快躲!”跟着是一声楼板与墙壁碰撞的声音,狗蛋带着哭声喊着:“张明!”几个工人也大叫:“快把楼板推开!”

不好,出事了!

我几步就蹿到楼上,面前出现的景象是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也永远不愿意再看见的。

一块大板斜贴在已经装好的墙壁上,从大板的侧面,露出张明五指张开依然在颤抖的还带着手套的手,人被大板完全挤住了。几个工人下死力气往外拽着大板,可那块要命的大板却纹丝不动。一会儿,血水顺着板底流出来。吊车钢丝索上的一只钩子仍然挂在大板上,可另一只却在空中来回荡着。指挥吊车的小芳已经瘫倒在一旁。我跑过去,从吓昏过去的小芳身上摘下指挥用的哨子,探出身子对站在吊车驾驶台外张望的秃子大声喊:“快,听我指挥!”他赶快钻进驾驶室,我等他坐好后,给了他个向外向上的指示,让吊车慢慢起钩,那块大板渐渐离开挤压张明的那道墙壁,几个工人赶快过去,想把张明挪开,可却不知从何处下手,人都被挤扁了。我指挥秃子把大板挪到稳固的地方,这时张明才缓缓倒下。我不想形容张明那张血肉模糊的恐怖的被大板压扁了的脸和他那因骨骼碎裂后瘫倒在地上的躯体。

我双腿开始颤抖,浑身没有力气,一下跌坐在楼板上。真不知道刚才哪里来的勇气,还能指挥吊车把大板移开。其他几个工人也都像我一样,东倒西歪地躺在七层楼上。

闭上眼,脑海里就出现流血的人影,我不敢再闭眼了,睁开眼睛看了看大家,他们都在看着我,目光暗示着期待希望我能够有什么办法。张明是他们的大哥,是他们非常信服的班长。他们都不愿意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就在几分钟之前,一个还活生生的人,一下子就完了,生命竟然这么快就结束了。

楼下的人知道出事了,几个架子工首先爬上楼。我对他们说:“快去打电话,叫救护车,小芳晕过去的时间太长了,要快送医院抢救。其他的人帮助先把活着的弄下去休息,别管我。”说完,眼泪就流出来了。我要在这里陪着张明。

架子工小王下楼去打电话叫救护车和通知公司。又上来了几个人,帮忙把狗蛋他们扶下楼去休息。小芳还躺在那里,可是没人理她,真够可怜的。自己平时的所作所为在那儿摆着,大家虽然不说什么,可是人人心里都有数。这不,关键的时候就看出来了。

我叫住了一个女工,让她去搞点水来,喷在小芳的脸上,帮助她恢复知觉。那个女工很不情愿地走了。远处传来救护车的笛声,有远而近。

我呆呆地坐在粗糙的水泥地板上,身体斜靠着混凝土墙。往后等着我的会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是工地负责人,死人了,我要承担法律责任,这没什么好说的,我也心甘情愿。可我怎么对萍萍交代,早晨走时好端端一个大活人,才几个小时就没了;我怎么向张明的母亲解释,从小一块儿长大,上学、插队、工作,几十年来几乎形影不离的伙伴,他走了,我却活着。当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也许更痛苦的是那些活着的亲人。

抬着担架的医护人员上楼了,我从地上爬起来,迎了上去。他们走到张明身边看了看,其中一个医生说:“没救了,先通知警察,让他们来看看现场再决定尸体怎么处理。”然后他走过去看了一眼小芳说:“受到强烈刺激后的结果,需要恢复,先抬下去送医院检查,看看精神上有没有问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小芳被抬走了。从那次以后,小芳变成呆傻了,看谁都两眼发直,似乎不认识一样。

公司的人和警察几乎是同时到的,他们看完现场,照了相,找到当时在场的几个工人了解情况,然后把我拘留了。

在局子里关了几天后,来了个负责的警察通知我说:“调查结果出来了,你没有责任,可以回去了。书面结论已经交给你们单位。”

上午公司来车接我出拘留所。调查结果责任在构件厂,他们在浇筑混凝土构件时,吊装铁钩位置偏离,造成吊装时钢筋钩脱落,公司方面已经起诉。

保卫科长说:“你先回家休息几天,这是公司的决定,队里这些日子也停工了,出了这种事情需要调整一下情绪。工人们很喜欢你,总在问我为什么把你抓走了。我去解释过,那叫刑事拘留,只是为了审查,没有别的意义,不会给你带来其它不好的后果。”

(十九)

我走进了几天没有回来的家。

一进门,看见小娟在家,她没去上班。没想到萍萍也在,她看见我什么话都没说,可是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淌。几天里萍萍瘦了好多,蜡黄的脸上突起一双青肿的眼睛。小娟把我拉进厨房,小声说:“萍萍这几天一直在我这里,她不敢回家,一进门就想张明。她今后可怎么办呢。”我有什么办法,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种时候跟萍萍说什么能管用呢,人走了,说什么都不可能让他再回来了,更何况我也爱张明。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一辈子能有几个可以肝胆相照的铁哥们儿,我不就张明一个吗。那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曾经亲手帮助我度过难关,是我的患难弟兄。我没有兄弟姐妹,只有张明这个异姓弟弟,他也一直把我当成他的亲哥哥。

我走出厨房,来到萍萍身边,摸着她的肩膀说:“萍萍,我也和你一样,我也想哭,可这没用,现在应该想想怎么活,我会尽我的全力帮助你的,就像从前他帮助我一样。”

萍萍听我说完,趴在我身上痛哭失声。后来小娟告诉我,萍萍前些日子一直光流眼泪不出声。

(二十)

过了一年,小娟在我的说服下,终于同意去美国留学了。当然,我的说服只是其中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她受不了学校那些人的气。

她走的那天,我和萍萍去机场送她。她抱着我大哭,说到美国后一定把我也办出去。看着她挤进出境口后的身影,心里想:“这也许就是永别了。”

(二十一)

两年后,我去信提出离婚,她同意了。因为我不愿意去美国,那里不是我的世界,尽管小娟已经为我办好了一切手续。

离婚后,我同萍萍组成了新的家庭。

(二十二)

过了五年后,小娟回来探亲,她来看我们。她人胖了,也显得舒展轻松,白嫩的脸上画了淡装。她抱着我们的胖小子让他叫妈妈,儿子倒不认生,一张嘴啃了小娟满脸唾沫。

小娟一直没再结婚,我问她为什么。她望着我的脸说:“没有合适的。”

                                                                        2001.1.24.春节第一稿
                                                                        2004.10.12.第四稿
                                                                        2005.2.19.第五稿


(全文完)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25 02:3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征求意见

全部连载完了,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还有其它文,这样上好吗,还是一下全部帖完好,也请说点看法。

[ Last edited by 黎京 on 2005-5-25 at 02:31 PM ]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5-25 08:26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个人觉得分开好.

当然,一贴也不宜太短.

顶部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5-25 09:30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黎京兄你上菜上得太快了,俺都来不及消化了:)

以后一天上一碟的好。2000~3000字左右为一碟。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25 02:3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咱不是为了早日当上二百五吗,那好,近日不上菜了,等消化完了再说好了。

顶部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5-25 03:0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黎京,你可不能不上菜。接着上,一日一碟的来。短篇算一碟,长篇三千字左右断开。俺们等着呢。

读完了,很好看。两个字,厚实。生活底子厚实,文字功底厚实。如苏月说的,题目也许应该改一改。(虽然俺是用这个名字把文章放进这个小区的:)))

作为长篇,觉得有些地方也许还可以写得更细致些。个人意见而已。已经改了五稿,俺佩服的紧。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25 03:11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水影

给文章起名字是咱的老大难,几乎每篇写完了,都会有人提出这个看法,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好的,合适的。

菜还有,现成的,就是太长了,而且都是陈年老帐,老人家写不出新生活,这点兰兰也指责过。觉得咱老年痴呆了。

[ Last edited by 黎京 on 2005-5-25 at 03:14 PM ]

顶部
shuken





UID 91
精华 15
积分 1321
帖子 122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0
发表于 2005-5-26 12:5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黎京,再看了一遍,又被重新感动一次,特别是张明死的那段。以前看这篇文章时,看完后留在脑海里就只有张明被砸扁了的场面。这次本不忍再看,结果还是看了。还是满脑子沉重。唉......

喜欢最后的结局。

我也赞同水影的意见,觉得是连载每天上一章为好。

顶部
老雪





UID 65
精华 10
积分 373
帖子 304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5-5-26 02:5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有个网友跟我说:做艺术的人应该有傲视一切的眼光。我本来不同意,现在倒觉得有道理。主要看你想表达什么,你表达之后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为了要别人接受,当然是要听从大家的意见,可是实际情况是众口难调,你将就哪一个好呢?

如果你是为了被理解,那么你按照别人的眼光去修改,到最后,这片作品里面还有多少你自己的东西呢?

这是我突然想到的一点东西,其实是对自己说,你不要见怪:)

我个人看,这片文章有很多生活底蕴,但是有的地方似乎写得不够,有的又过分琐碎。比如对小惠虽然着墨不多,她反而却比小娟形象更清晰。对张明的描写不如大傻,而主人公劝说小娟的几段有点沉闷,不如前面通过行动来描写内心深动。

这片小说很好看,胡扯一对意见,也是因为喜欢。希望黎大哥继续帖。顺便说一句,我也在欧洲,我们的时段是一样的:)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5-26 07:5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写得真不错!
读着这篇小说,一直有在看电视连续剧的感觉, 情节栩栩如生. 韩闯的刻画也很成功.
有许多片段令人难忘.
我同意老雪的看法, 可以考虑删掉一些过于枝节的部分,以免喧宾夺主,分散读者注意力. 另外有的地方可以再花些笔墨, 比如韩闯在张明死后被拘留其间,本来是个很好的机会加进一些人物心理活动的描写的,可惜你给白白放跑了. 张明是韩闯好朋友, 但他的形象让人感觉比较模糊,如果再能重描一些,他的死还能引起读者心头更为强烈的震撼.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5-26 08:4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老雪,苏月,

这么宝贵的评议贴,也给其他美女帅哥们上一把.

书刊好,
希望能看到你更多的文章上来.

顶部
老雪





UID 65
精华 10
积分 373
帖子 304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5-5-26 10:2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白雪给你提个意见

你让俺写评议,俺不敢不遵命。问题是这里写回帖时间稍微长一点,就会被系统给踢出来,必须重新登陆,弄不好还会把辛苦打出来的字弄丢。能不能想办法给改进改进?

老黎,俺本来在标题上写了希望看看你的第一稿,结果也给系统弄丢了:(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5-26 10:57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老雪,

超狗正在查系统原因.建议你发贴时暂时做以下两件事:
1.在文件里打字,然后COPY 过来.
2.上贴前先点击"预览贴子",再发表.

顶部
superdog




UID 1
精华 0
积分 1540
帖子 570
阅读权限 102
注册 2005-4-27
发表于 2005-5-26 11:4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I have not been able to reproduce the problem.

When you experienced problems, do you remember roughly how long it took to time out? I waited 12 minutes before I posted this message.

Let's see whether it will work for me this time.

顶部
superdog




UID 1
精华 0
积分 1540
帖子 570
阅读权限 102
注册 2005-4-27
发表于 2005-5-26 11:5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My previous post worked. So I can't really nail down the problem (it could be because I'm a super user). However, I am going to adjust a system parameter to extend session time even more.

Meanwhile,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let me know if anyone experiences problems. I would rather you tell me the problems than letting me have the false impression that the system works fine.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27 12:49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雪 at 2005-5-26 22:54:
有个网友跟我说:做艺术的人应该有傲视一切的眼光。我本来不同意,现在倒觉得有道理。主要看你想表达什么,你表达之后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为了要别人接受,当然是要听从大家的意见,可是实际情况是众口难调,你将 ...

老雪

你的想法我明白。我每篇文章登出后,都有人提出自己的意见,多数很好,我一般都会仔细思考的。再适当的修改。第一稿只是前面的一段给删掉了,人家说那太黄色了,其实后面我在写到韩闯与小娟的对话中都是有关联的。

原文在CND我的文集里可以见到。

本人文化程度是小学,自从离开校门就再也没有进去过。写作是爱好,开始写于1995年,去年才在网上发表文章。

你家可能离我住的地方不算太远,我开车到不来梅用5小时,那里有朋友。德国北边就去过不来梅,南边到慕尼黑(路过,去萨尔斯堡)。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27 01:0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苏月

一直在等待村口大嫂,后得知计算机进虫虫,只好耐心了。

我写文章容易天马行空,所以有抓不住重点的问题,张明是弱了点。我最大的弱点就是刻划人物不够细腻,有时觉得力不从心,字到用时方恨少,不是汉字少,是我脑子里的汉字太少了。写着写着就没词了。看别人写的文章里那么多漂亮的句子很羡慕的。

以前在CND上就有人提出过述而不论,觉得我论的太多了。特别是和小娟的那段对话。可不知道怎么改才好。老雪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看来是要严肃对待了。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27 01:0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书刊,忘了跟你打招呼了,抱歉。

把你脑子闹沉重了,很对不起,以前看你的文时也把我闹沉重过,就算是报复吧。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5-27 04:27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刚才去了CND找到你的第一稿, 没时间看了,俺先给扯过来, 方便想看的乡亲们.
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LI-Jing/kd040328-5.gb.html
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LI-Jing/kd040328-6.gb.html

俺只来得及看了第一段,感到写得忒流氓. 这么一改真的很好,提出表扬先.

顶部
金凤





UID 11
精华 22
积分 819
帖子 57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5-27 02:2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严重同意。我刚看CND上的那文时,

一下子就被那什么味儿给熏出来了。现在改得大有进步,给一个大哈哥鼓励 :

----俺只来得及看了第一段,感到写得忒流氓.  这么一改真的很好,提出表扬先.

[ Last edited by 金凤 on 2005-5-28 at 08:31 AM ]

顶部
老雪





UID 65
精华 10
积分 373
帖子 304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5-5-28 10:4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超狗:我没有算过时间,大概就是十来分钟吧。下次定一定时。

老黎:我的意见不同,我觉得你原稿的第一段不错,可能某些细节女同学们很难接受:)

我觉得你想写一个因失望而放弃的人,不过从放弃和堕落这个角度来看,主人公似乎不能合格——当然这根个人的标准尺度有关。

很佩服你坚持写字的耐力。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30 12:5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雪 at 2005-5-29 06:42:
回超狗:我没有算过时间,大概就是十来分钟吧。下次定一定时。

老黎:我的意见不同,我觉得你原稿的第一段不错,可能某些细节女同学们很难接受:)

我觉得你想写一个因失望而放弃的人,不过从放弃和堕落这个 ...

谢老雪的理解

当年我的朋友里就有这样的人,他们是由失望看不到前途而自暴自弃,其实从内心讲,并不是自甘堕落,而是想通过某种形式来麻痹自己的神经,但这种人要是真的那样做了,内心的挣扎会是加倍的痛苦,反而在良心上受到谴责。

人变成狼之后,内心也并不愉快,除非这个人是彻底丧失了人性的。

为了照顾大多数人的眼球(有些人还认为我污染了他们的眼球),所以才改成现在这样的。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5-30 07:55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偶也看了第一稿, 说说俺喜欢改写后那篇的理由:

改写版头一段,寥寥数语,便给读者留了个悬念,让人想知道下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在这一点上,原文的效果就不如改写本好.

我并不是反对文章有性的描写,其实如果运用好了性描写反能为文章增加神韵(在此表扬老雪一哈,你的杜大那篇,运用的就比较好).但是如同对任何事物的描写一样,并非所有性描写都是必要的. 比如此文, 在删去了原版那段赤裸裸的描述后.作者依然能够体会到文中人物的在现实中的失落和颓废,玩世不恭.在堕落中感受的那种痛苦和无奈.

不过要说明的是,无论是新版是原版,韩闯这个人物的塑造都是成功的. 我个人很喜欢这个人物. 黎大锅请别在意俺说那"流氓"二字, 玩笑而已.有段时间,俺们对任何与性有关的DD都戏称"流氓".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5-30 02:16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苏月,谢了。看了你的意见后觉得也有道理。也许我第一稿想强调的内涵写得有点过了。这也是一些人不能接受的原因之一吧。既然你这样说了,前面那段就算是定稿了。

我没在意你说的任何话,我是这样认为的,人家是看得起咱,才帮咱的,即便是有些话说得看着不好接受,但一般都没恶意。特别是有些人明摆着是跟咱开玩笑呢,就更不能计较了是吧。这点,和我认识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咱不是在开空头支票的。

顶部
fancao





UID 100
精华 24
积分 2067
帖子 185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6-1
发表于 2005-6-4 10:2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雪 at 2005-5-28 10:42 PM:
老黎:我的意见不同,我觉得你原稿的第一段不错,可能某些细节女同学们很难接受:)

我觉得你想写一个因失望而放弃的人,不过从放弃和堕落这个 ...

老雪
这大概就是兰绿的不同之处了。

黎兄,
怎么你那结尾还没改呢?还是把小娟一个人扔在异国他乡,真狠心!看来还是咱们砖拍得不够狠。

顶部
阿平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7-10 02:53 PM 
这篇我看了两次了. 很喜欢.

一直想问, 二十至二十二节, 不详写了?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7-10 03:3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这篇文登出后,很多人都觉得故事没完,也希望我继续写下去,本来又写了点,后来还是放下了。是从小娟离开后开始写的。写这类东西太累了。

顶部
fancao





UID 100
精华 24
积分 2067
帖子 185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6-1
发表于 2005-7-10 07:30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黎京 at 2005-7-10 03:33 PM:
这篇文登出后,很多人都觉得故事没完,也希望我继续写下去,本来又写了点,后来还是放下了。是从小娟离开后开始写的。写这类东西太累了。

抗议!不写不行!等着看呢。

顶部
阿平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7-10 07:54 PM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黎京 at 2005-7-10 03:33 PM:
这篇文登出后,很多人都觉得故事没完,也希望我继续写下去,本来又写了点,后来还是放下了。是从小娟离开后开始写的。写这类东西太累了。

要是觉的累, 就不要写,
也许某一天, 你就写下去了.
写东西很奇怪, 有的时候硬是写不出, 有时候, 水那样流.

顶部
黎京




UID 86
精华 50
积分 2706
帖子 244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7
发表于 2005-7-11 03:3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黎京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黎京 交谈
欠债似的,那篇草原记忆也还没完呢。其实刚写完前边的一部分,就被国内的兵团战友网站给转载了。

[ Last edited by 黎京 on 2005-7-11 at 11:36 PM ]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1-15 07:49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