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NYT一个充满谎言、勒索与背叛的脱北故事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763
帖子 1202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8-8-8 09:19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NYT一个充满谎言、勒索与背叛的脱北故事

CHOE SANG-HUN2018年8月7日




脱北者许姜日(音)本月在首尔。“我希望能让时光倒流,”他说2016年与12名女服务员一起逃到韩国的行动是受到了蒙骗。 Jun Michael Park for The New York Times韩国首尔——2016年4月6日凌晨1点20分左右,一架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的亚航航班准备从上海起飞。机上一名叫许姜日(Heo Kang-il,音)的朝鲜男子,在手机上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把讯息传达出去。
“我能听到电话另一头爆发出的欢呼声和掌声,”许姜日说。“他们说我是英雄。”
他说,在电话那一头的是韩国的情报官员。许姜日在中国开餐馆,在那架飞机上,还有12名朝鲜女服务员,他准备把她们交给韩方——这是一起罕见的大规模脱北,是韩国在公关上的一次成功行动
韩方官员表示,这些女性在中国生活期间开始渴望脱北,她们在那里看到了韩国的影视作品。但最近几个月,这种说法开始变得漏洞百出。

订阅“早报”和“每日精选”新闻电邮

同意接收纽约时报中文网的产品和服务推广邮件


[size=0.75]查看往期电邮  隐私权声明




广告

今年5月,许姜日和几名女服务员告诉一个新闻频道,他知道目的地是韩国,但那些女性都蒙在鼓里。他说,那次脱北行动是由韩国的国家情报院(National Intelligence Service)策划的。
6月见过其中一些女性的一名联合国官员说她们是“被骗走的”,还表示,“如果违背她们的意愿把她们从中国带走,那可以被视为犯罪。”韩国的人权律师已经对该间谍机构的前负责人,以及那名被许姜日称为中间人的情报官员发起诉讼,指控他们绑架;检察官正在考虑是否提起正式控告。
韩国的人权委员会于本周开始对绑架指控展开调查。
负责韩朝关系的韩国统一部部长赵明均最近重申,韩国政府相信这些女性是自愿来韩国的,不过他也表示,该信息来自情报部门。
现在,许姜日在接受《纽约时报》的一系列采访中,透露了更多导致脱北的原因。他的说法大多无法证实,而韩国情报机构以检察官正在调查为由拒绝讨论——他所讲述的是一个关于谎言、勒索和不断被背叛的故事。
“他们都是说谎大王和骗子手,”许姜日在谈到韩国间谍时说。他现在认为,韩国间谍利用并抛弃了他。“我希望能让时光倒流。”

许姜日和女服务员们最初是在中国东北靠近朝鲜边境的城市延吉工作。 Yan C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尽心尽力为党工作
朝鲜派他到中国东北城市延吉经营一家餐馆。这家餐厅的女服务员都来自朝鲜,她们同时也是音乐人,朝鲜因为核武器计划受到制裁,遭到孤立,这些餐馆是平壤政府的一个外汇来源。



广告

只有得到政府信任的朝鲜人,才能在这些餐馆里工作,许姜日显然是其中之一。他出身在一个颇有来头的朝鲜家庭,29岁就加入了执政的劳动党。
2013年,他和他招募并培训的22名朝鲜女性前往延吉。他的任务是每年为朝鲜政权带去10万美元。
“中国餐厅老板喜欢我们的工人,因为他们很便宜,而且工作时有着军事化的纪律,”许姜日说。这家餐馆的老板是中国人,但许姜日负责管理工作人员。
尽管他们身处朝鲜专制国家的边界之外,政府的耳目还是无处不在。许姜日说,他受到朝鲜特工监控,他们开始向他施加影响,要求过高的贿赂。
许姜日说,在中国的岁月里,这些要求只是压力之一。他还开始听说在朝鲜的朋友被送进监狱,卷进清洗行动。
他说他开始对自己国家的制度不抱幻想,并且开始对韩国感兴趣。他说他开始产生为韩国工作,最终实现朝韩统一的梦想。



广告

换边站
他说,2014年的一天,他开始接触这家餐馆的一位常客,这名朝鲜族的中国人似乎认识一群有趣的人。他说,他小心翼翼地问那人是否认识在韩国情报部门工作的人。
这个联系人让他与一名男子保持联系,经过一系列对话后,该男子自称为国家情报局官员。许姜日说,2015年,他开始向那名官员提供有关朝鲜导弹和潜艇计划的信息,这些都是他从朝鲜上层中的朋友那里获得的。他还签署了向韩国效忠的保证书。
他说,这样的往来持续了数月。然后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麻烦。那个顾客告诉许姜日,他知道许姜日的间谍活动,并且要求10万美元的封口费。
他不断向许姜日提出这个要求,为了逃开他,许姜日只能将女服务员们转移到上海附近的宁波市,到另一家餐馆工作。但他说,那个顾客也出现在了宁波。
他的暴露似乎只是时间问题。2016年初,他开始恳求韩国情报官员帮助他去韩国。他们讨论了在5月30日采取行动。



广告

但是在4月3日,许姜日说那名官员突然告诉他,要在48小时内离开,并带走当时为他工作的所有19名女性。
许姜日说,他对此犹豫不决,但该官员威胁要亲手向朝鲜人揭发他。根据许姜日的说法,那名官员承诺,如果他照办,将会获得相当于数百万美元的报酬。

许姜日表示,这个闭路电视画面中右边是他,左边那人是一名韩国情报官员。 Heo Kang-li
最后,根据许姜日的说法,这位官员承诺韩国将对该事件保持沉默,保护脱北者在朝鲜的家人免受政府报复。
离开中国
许姜日说,他买了20张去吉隆坡的夜航机票,告诉女服务员们准备再次搬家,但他没有说要去哪里。计划是先将她们带到马来西亚,然后再到首尔。
很快就出了问题。在他们离开前几个小时,五名女服务员在休息时间消失了。许姜日担心她们是去找朝鲜特工,于是用五辆出租车将其他14名女人匆匆送往上海机场。



广告

但是餐厅老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感到非常愤怒,显然是因为他可能会失去自己的投资,许姜日说,他开着自己的车追赶她们,并且撞上了一辆出租车,许姜日说。那辆出租车里的两个女人被留下了。
飞机降落在吉隆坡之后,许姜日再次让女人们乘坐出租车,最后在韩国大使馆停了下来。
他说,当女人们看到韩国国旗时,感到非常震惊。
“我们只被告知我们要搬去一家新餐馆,”其中一个女人在5月对韩国广播公司JTBC表示。(该电视台隐瞒了这些女人的的身份,她们表示担心家人安全。)
许姜日说,他告诉这些女人,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如果回到朝鲜,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死,”许姜日说他这样告诉她们。他还说,韩国承诺通过对这次叛逃保密,以此保护她们的家庭。
他们进了大使馆。他说,那天晚上,10辆武装护送的黑色SUV带着这群人直接驶向吉隆坡机场的停机坪上一架大韩航空的客机。第二天早上,飞机降落在韩国。
当脱北者进入韩国时,第一步就是接受国家情报局详细盘问,这可能需要数周甚至数月。到达后的那天早晨,女服务员们在首尔以南的特工盘查中心看到她们上了电视。
政府不但没有隐瞒这次脱北时间,而且还全世界宣布。许姜日说,所有女人都哭了。
许姜日现在认为,政府选择了这次脱北的时机,以便在几天后的韩国议会选举中以获得保守派支持。
许姜日没有收到承诺给他的数百万美元。他说,间谍机构总共为他的工作支付了3.55万美元。后来他曾在便利店担任收银员,开过送货卡车。
他说,他在朝鲜的父母和姊妹已经失踪。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9-22 09:51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