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20年前日本出现问题疫苗 赔了390亿美元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787
帖子 1203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8-7-24 08:51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20年前日本出现问题疫苗 赔了390亿美元


      
    来源:东京新青年
   
    当预防疾病的疫苗,一夕间却成了致病的毒。
   
    日本人是这样处置涉案的企业的。
   
   
   
    1996年,日本生产的乙肝疫苗中,因为使用了艾滋病和肝炎患者的血清作为原料,致使部分接种疫苗的人患病。
   
    在日本,负责审批新药的厚生省,在审批新药时一般都会听取国立医疗研究所,以及国立大学附属医院的研究报告后,才会批准新的疫苗。
   
    不过,这背后也有黑色链条,制药公司为牟私利,给医院研究所提供各种便利,比如为研究提供经费、为医院提供工程款等。
   
    与此等价的,自然是医院研究所为制药公司开“后门”。
   
    当时,为了制作疫苗需要采集血清,而这些血制品都是从日本以外进口的。
   
    在捐血的人员中有艾滋病病体携带者和乙肝携带者,用这些人的血液制成的乙肝疫苗,就这样被用用在了日本人身上。
   
    直接结果是造成一大批接种者患病。
   
    而这种乙肝疫苗还是老百姓自己掏腰包接种的。
   
    日本有规定在孩子出生后可以免费接种10种左右疫苗,而这10种免费疫苗中是不包括乙肝疫苗的。
     
   

    乙肝疫苗在当时的价格约为18万日元(约RMB1.1万元),这价格不算便宜了。
   
    但是为了孩子的健康,家长们自行承担所有费用为孩子接种疫苗,甚至是排队去注射。
     
   

    而正是那一批为了预防疾病接种的疫苗,却成为了致病的毒。
   
    据当时的资料显示,东京大学附属医院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但并没有立刻提出异议。
   
    而且在这个疫苗制成到事发的2年多时间内,日本厚生省没有进行有效的监管。
   
    1996年,时任厚生大臣力排众议,第一次承认了国家在这次疫苗事件中负有责任,与此同时放弃了日本法院要求国家予以赔偿的上诉。
   
    这是日本政府第一次承认在医疗方面的过失,然而,这仅仅是一个漫长诉讼的开始。
   
    2002年12月26日,日本大阪地方法院受理三名原告涉及索赔1.7亿日元的医疗案件。
   
   

    三名原告称,他们在生病住院期间因为使用医院不洁净血液制品,从而感染C型肝炎。
   
    不过当地政府与被起诉的两家医院,对血缘不洁致病肝炎的指控,予以否认。
   
    很多感染乙肝的患者都是在多年后才知道,感染背后的原因可能是源于早年接种的乙肝疫苗。
   
    而这个影响不只是一代人。
   
    来自九州的谷口三枝子在得知自己患有乙肝后,在医生的建议下,带着一双儿女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发现两个孩子都是乙肝携带者。
   
    儿子乙肝发病后,曾对母亲说:“都是因为妈妈,我才得了乙肝。”
   
    连一向温顺的女儿也曾因为害怕对母亲抱怨:“我以后如果乙肝发作会有多可怕,你知道么?”
   
    谷口除了哭着对孩子说对不起,无言以对。
   
    这种负罪感直到2006年才稍微减轻,因为当时日本各大主流媒体和新闻重要时段都在播一条新闻:17年前,北海道5名乙肝感染者将厚生省告上了法庭,他们认为自己感染乙肝是小时候接种疫苗时感染的。
   
   

    1989年的这起北海道乙肝诉讼案经历了三次判决。一审原告全部败诉;二审3人胜诉2人败诉,而胜诉者没有去厚生省领取赔款,而是陪着败诉者一起上诉。
   
    这场历时17年的漫长诉讼,终于在2006年终审获得了全部胜诉,获赔2750万日元。
   
    这或许是一个希望。
   
    到2007年11月,陆陆续续近千名因乙肝疫苗感染艾滋病的患者联合起来提起公诉。
   
   

    原东京大学副校长,东京大学附属医院院长安部英被起诉。
   
    原日本厚生省管理疫苗官员松村明仁被逮捕起诉。
   
    原绿十字制药公司董事长,原脏器制药公司董事长等都被起诉。
   
    2007年12月25日,时任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在东京首相官邸,向使用污染血制品导致丙型肝炎的受害者及其家属正式道歉。
   
   

    在公诉中,有一名名叫福田依里子的病人,她是在刚出生不久接种乙肝疫苗后得了乙型肝炎,直到20岁才知道感染的真相。
   
   

    知道真相后,她励志要揭露医疗黑幕,成为了九州地区乙肝疫苗公诉代表。
   
    她与肝炎受害者联合向厚生省和药厂提起赔偿诉讼,带头推动制定《药害肝炎救济特别法》。
   
    2011年1月底,迫使厚生省对所有原告进行赔偿,根据病情轻重就补偿金额达成一致:死亡、肝癌、重度肝硬化者3600万日元,轻度肝硬化者2500万日元,慢性肝炎1250万日元,乙肝携带者50万日元;乙肝携带者日后做检查产生的医疗费和交通费由国家负担······
   
    赔偿总金额达3.2万亿日元(约合390亿美元),这成了日本历史上涉及人数、金额最多的国家赔偿案。
   
    日本首相菅直人向日本毒疫苗事件受害者道歉。
   
   

    2016年1月6日,涉案的医药公司“化学及血清疗法研究所”(简称化血研)董事长宫本诚二接到了厚生省的处罚文件。
   
   

    作为日本血液制剂与医疗的垄断巨头,被勒令停业110天。
   
    虽然开出了史上最长时间的停业命令,但与受害者所受到的伤害相比,这样的处罚平息不了民众的愤怒,也挽回不了老百姓的信任。
   
    正当人们以为一切终于画上了句号,另一起疫苗案又拉开了序幕。
   
    2016年7月27日,63名于2013年接种宫颈癌疫苗的被害者,向东京、名古屋、大阪、福冈等多地地方法院提起赔偿诉讼。
   
   

    日本自2009年开始在国内销售宫颈癌疫苗,累积338万人接种了宫颈癌疫苗。
   
    出现不良反应的人数有2584人,提起诉讼的63名原告平均年龄只有18岁,她们都是在打过1~3次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
   
    包括头疼、记忆障碍、四肢不受控制、月经异常等多种症状,严重者最后无法行走,只能靠轮椅才能行动,疫苗的接种造成多名少女残疾。
   
   

    厚生省虽然暂停了推广宫颈癌疫苗的接种,但是日本厚生省认为疫苗与副作用的因果关系不明确。
   
    诉讼仍在持续进行中······
   
   

    疫苗的接种原本是为了预防疾病,却没想成为一些人牟取利益的渠道。
   
    在日本,疫苗案件的诉讼赔偿之路也走得异常艰辛,有些受害者为此奔走了一生,为的不只是千万的赔偿金,更是为了了解真相讨回公道。
   
    而疫苗案件最恐怖的影响,不只是停留在受害者层面上,而是老百姓对疫苗的不信任心理。
   
    一旦出现大面积疫情,老百姓又不信任疫苗,拒绝接种疫苗的话,最后造成的后果不堪设想。
   
    保障疫苗安全和恢复老百姓对疫苗接种的信任,或许才是当务之急,最重要的事情。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0-17 01:51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