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到底谁存在“制度性障碍”:从国球反思新自由主义改革顶层设计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219
帖子 1173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7-7-9 09:3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到底谁存在“制度性障碍”:从国球反思新自由主义改革顶层设计

原创2017-07-09 侯峰 察网

摘 要
可悲的是足球、篮球没有“东试一下、西试一下”,直接选择了西方的“价值取向”,按照新自由主义的顶层设计,资本化、私有化、市场化、产业化改革已经过去了多年,重金聘请过无数世界级教练,按照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原则,拿中国人民的血汗引进无数外援,挤占中国人本来就不足的运动空间,结果却是中国足球每况愈下,伤害无数中国人民的热情和精神健康,今年甚至连战火纷飞、连块宁静的足球场都找不到的叙利亚队都踢不过,更别提推动、提升全面健身事业了。


近日,国家体育总局以“壮士断腕的精神”,“不惜杀出一条血路”的体育改革引起全国人民的瞩目,随着国乒主帅刘国梁被升至乒协副主席的虚位,国乒几大名将心存不平集体退赛事件爆发,一石激起千层浪,进而引发了一场“为改革而改革”之争的舆论战。
国乒在国家新一轮改革大潮中并非改革重点,对比轰轰烈烈的国企改革,国乒改革之所以如此硝烟弥漫,是因为其涉及到中国体育改革的路线问题,即是以体育事业公益化公有为主,还是资本化、私有化、市场化、产业化为主之争的议题十分接地气,广大人民虽然不明白那些玄乎其玄的经济学理论和所谓顶层设计,但是资本化、私有化、市场化、产业化的足球“四化”改革、篮球“四化”改革结果大家看得很清楚,十多年改革给足球、篮球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有目共睹。
为了迎接东京奥运会,近年来日本举国用尽洪荒之力,力争重新夺回亚洲老大的地位,超越中国。特别是在日本乒乓球咄咄逼人,步步紧逼,国球面临危机的今天,国家体育总局加快“市场化改革”步伐,不惜代价地要把乒乓球“足球化”,是所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会问的一个问题,改革到底是为了什么?
改革就是为了像足球那样“谁都赢不了”?
改革就是为了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除了让个别人发财,让全国人民没完没了的生闷气?
改革就是为了“改革”?


1. 中国足球出了大问题,苟仲文局长为何要风头正盛的国乒“壮士断腕”呢?

2017年3月两会期间,国家体育总局苟仲文局长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体育界别联组会议总结发言时表示:“现在体育出现的问题主要是体制问题,是计划体制和市场体制严重碰撞的阶段,计划跟市场没有完全处理好。当下我们没有别的路子可走,还是要走改革之路,把市场和计划平衡好。完全去掉举国体制肯定是不行的,不迈向市场更不行,下一步要加大改革,希望各方面能够给些理解和支持。”
首先体育总局麾下谁出了问题?显然万夫所指的一定是中国足球。如果改革是为了解决问题,那么一个有为的政府官员显然首先应该让全国人民痛心疾首的中国足球迅速改变面貌。“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就看苟局长有没有这个能力。
问题是中国足球生了大病,苟局长却非要把乒乓球架到手术台上开刀,这样的改革到底做给谁看?为了谁的利益改革?改革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
邓小平带领中国人民走向改革开放的道路之所以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功,得益于正确的改革路线和方法论。邓小平一再指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是中国的立国之本,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摸着石头过河”是被历史证明的行之有效的改革方法论,就是因为不迷信理论、不迷信教条,实事求是。如果体育总局敢于实事求是的面对问题,抓足球啊!
然而某些自以为高明的所谓改革顶层设计,不仅从根本上否定邓小平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而且嘲笑邓小平的方法论是“摸着摸着摸不着石头了”,“顶层设计包括基本的价值取向、要达到的主要目的,以及先后顺序。因为中国已经过了东试一下、西试一下的阶段”,言外之意只要按照某个价值取向,“铲除制度性障碍”,顶层设计一下,中国的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可悲的是足球、篮球没有“东试一下、西试一下”,直接选择了西方的“价值取向”,按照新自由主义的顶层设计,资本化、私有化、市场化、产业化改革已经过去了多年,重金聘请过无数世界级教练,按照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原则,拿中国人民的血汗引进无数外援,挤占中国人本来就不足的运动空间,结果却是中国足球每况愈下,伤害无数中国人民的热情和精神健康,今年甚至连战火纷飞、连块宁静的足球场都找不到的叙利亚队都踢不过,更别提推动、提升全面健身事业了。
资本家从来都是利字当头,急功近利,惟利是图。俱乐部老板关注的是赛场得失背后的利润,宁愿砸钱引进大牌外援,制造崇洋媚外的大牌效应,而不愿意花本钱,长周期培养新人,也就更谈不上主动推进体育运动的普及。可怜的本土球员本来就少的上场机会进一步被挤压,本土球员出头的机会就更少,就更加需要外援,从而形成恶性循环,从而导致中国足球越来越不争气。中国投入巨大的社会资源、情感资源、国际声誉,却成了别人的嫁衣裳。既没有达到国家体育项目质量提高的目的,也没有有效提升百姓参与度,改善全民身体素质,这样的体育改革到底为了啥?
体育事业产业化改革,这种“不需要东试一下、西试一下”的顶层设计改革人民看不懂,也信不过。
其实何止体育在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市场化改革中没有兑现所承诺的“释放改革红利”,上一轮一刀切的国企私有化改革也曾经给广大人民带来过难以抹去的痛苦和灾难,不加以总结和反思便匆匆忙忙地 “以壮士断腕的精神”,“不惜杀出一条血路”推动新一轮市场化、私有化“深化改革”,其实正在偏离邓小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基本路线。
中国主流经济学界推出的所谓顶层设计,包括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农村土地确权、市场化;自由贸易区、直通车;“捆住政府好动的手”、“让计划经济退出历史舞台”的所谓改革“创新”。其实稍微了解资本主义经济的人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毫无新意,难怪被称作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去政府职能化,所谓“四化” 的中国版。
如果按照他们的路线图改革,社会主义在中国辛辛苦苦六十年,“深改”回到解放前。这样的改革需要顶层设计,改革“创新”吗?看看解放前什么样就都有了。
中国已经吃够了教条主义的苦头,打破两个凡是,实践检验真理,是中国改革成功的起点。然而,垄断了舆论话语权,控制了改革“顶层设计”及实施主导权的主流经济学利益集团在中国学界、理论界、政界,长期以来灌输新一轮的两个凡是,即:凡是西方的体制机制都是对的,中国只有照搬的份;凡是西方理论就是真理,甚至在强大的事实面前,诸如实践证明像足球产业化、市场化;医疗、教育产业化、市场化改革是失败的,也从不承认西方理论的错误,仍然旧振振有词地念西方的经:“中国社会出现的问题都是因为改革不彻底,是体制性障碍造成的”。在他们的意识形态里中国的唯一出路只有彻底资本主义化的“改革”。就如同屡禁不止的高利非法集资一样,不断用“努力释放改革的巨大红利”画出一张又一张难以兑现的饼,推销所谓顶层设计深化改革。
其逻辑是:改革尚未成功,足球仍需努力。尤其是,顶层设计的“改革红利”不能只让足球独享,也要“以壮士断腕的精神,不惜杀出一条血路”,让乒乓球也“努力释放改革的巨大红利”。


2. 改革就一定释放“红利”吗?

不仅足球,事实上世界范围血淋淋的历史告诫我们,改革可能释放红利,也可能带来天大的民族灾难。
1991年12月2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举行了最后一次会议,随着代表们象征性举了手,正式宣布苏联停止存在,苏联这个超级大国轰然倒下,社会主义阵营随之土崩瓦解,苏联终于应验了什么叫改革“亡党亡国”。
26年前苏联解体后形成的国家,和东欧其它后社会主义国家不约而同地彻底抛弃共产主义信仰,迷信美国为首的西方为社会主义国家量身打造的“休克疗法” 顶层设计 改革,连根拔除了公有制、计划经济、政府管控经济的职能等“制度性障碍”。一时间西方“普世价值”在冷战后迅速“普世”。
所谓“休克疗法”,即依照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的条条框框,一夜间窒息了所有社会主义制度要素:公有制变成私有制,计划经济变为自由市场经济,一党治理变成多党竞争宪政民主。其中,国有企业全面私有化的过程,由最初资产平分,到资本迅速向少数人手中集中,形成垄断,出现像巧克力大王、石油大王、郁金香大王那样的寡头,短时间便极大拉大社会贫富差距。而这些一夜暴富的“大王”运用手中聚集的财富干预政治,从而把国家带入为资本牟利,贪污腐化,动荡不安的寡头政治时代。
更为可怕的是,西方跨国公司兵不血刃地通过股权收购,资本运作,市场垄断,轻而易举地摧毁竞争对手的战略性产业,全面占领市场,迫使这些国家进入产业殖民地化时代。国有经济人为地突然消失,彻底破坏产业链,长期以来形成的产业分工,和经济结构,私有企业就失去像中国改革中出现的蓬勃发展的土壤,“国退民进”自然无从谈起。“休克疗法”改革不是没有“红利”,只不过不是当事国家和百姓得到实惠,而是西方战略利益、西方国家利益,以及西方跨国公司、资本大鳄收获巨额冷战红利,以及少数官僚在私有化中抓住先机,在出卖巨大民族利益的过程中分得一块蛋糕。
改革造成这些国家经济、社会、人文、教育以及人民健康水平全面倒退,恶性通货膨胀、严重失业、社会保障体系崩溃,快速拉大贫富差距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指标,人均预期寿命,俄国五年竟然下降近5岁。


注:《谁偷走了中国人的寿命》采用世界银行的数据。
对比苏东30个后社会主义国家上世纪90年代改革造成的经济、社会、人文全面严重倒退,或者说是大崩溃。说文革期间中国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事实上,是不是崩溃,人民生活能不能得到保障才是最重要的指标。文革期间,尽管经济很困难,然而有社会主义大锅饭,公平的分配机制,极大保障了绝大多数人民的基本利益,尽管大家肚子里缺少油水,但是中国人的预期寿命一直保持着稳定快速上升。反倒是本世纪初,受到大规模国企私有化改革,医疗体系市场化改革、农村集体所有制弱化及赤脚医生体系的消亡,贫富差距快速拉大等因素的影响,中国人均预期寿命进入建国以来增长最慢的时期。
苏东30个后社会主义国家迷信西方理论的教训告诫世界,所谓“普世价值”的西方理论虽然仍然很普世,但已经失去它标榜的“价值”。“休克疗法”新自由主义顶层设计改革成就了西方的红利,却是本国劳苦大众的灾难,国家地缘政治灾难。


3. 足球、乒乓球谁该改革?汽车国企与高铁国企哪个存在体制性障碍?

中国有两大全国人民关注的体育事业,一个是屡战屡败的足球,我 - “谁也赢不了”;另一个是常胜将军乒乓球,“谁也赢不了” - 我!
问题来了:那么足球、乒乓球哪一种体育运动管理模式最应该改革呢? ---废话!
然而体育总局不拿足球开刀,却铡下国乒的脑袋,为什么呢?实质上这是一部分人所希望的顶层设计的改革路线所决定的。一部分人所希望的顶层设计就是要铲除社会主义遗存的制度性障碍,就是要学习西方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去政府计划经济职能化的管理体制。而足球早已按照西方的套路进行过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产业化改革,政治正确,自然不需要“深化改革”。
国乒仍然“姓国”,仍然是举国体制、计划经济,所以就“存在严重制度性障碍”,国乒赢球,就像高铁盈利一样,在主流经济学家眼里就是维护旧体制,就是经济学高级智囊口中的《高铁危言》。他们认为过去30年公有制的中国“走的是一条弊端丛生、浪费资源、垄断市场、国进民退,不可持续的发展道路”。中国的唯一出路就是西化改革。姓国的国乒自然首当其冲。
无独有偶,中国足球出了问题拿中国乒乓球开刀,中国汽车出了问题却拿中国铁路开刀。中国高铁在铁道部的领导下,发挥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配置资源的绝对优势,仅用十年时间一举赶超所有发达国家,发展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世界第一的中国高铁品牌。而30年前就开始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中国汽车行业,包括共和国的长子一汽、二汽、上汽三大国有汽车企业,以及地方的三小地方汽车国企与外资的混合所有制经营,坐拥国家几十年的技术人才积淀,初期市场保护,以及不惜血本的投入,在长达二三十年的半私有化混合所有制改革下来,除了帮助外资获取千万亿计的超额利润,到目前为止没有研发出一款在市场站得住脚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
问题来了,混合所有制汽车国企、铁道部国企哪一个产业应该改革呢?这事咱老百姓却无缘致喙!


4. 只敢跟印度比,跟日本、美国比比?当今世界哪些国家更应该“铲除制度性障碍”?

一项事业是这样,一个行业是这样,一个国家岂不是如此。回顾历史,社会主义中国在东方取得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成功。1949年,中国不仅基础设施、工业水平、教育和人文社会等方方面面比没有受过战争蹂躏的印度相差很多,而且中国面临十分险恶、严酷的国际地缘政治环境。除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以及中印战争、中苏边境摩擦的拖累,以及在美国为首的西方长期的军事围堵、政治打压、武器禁运、高科技禁、限售、关税及非关税贸易壁垒,非市场经济国家歧视等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围堵或遏制下,中国的经济建设付出了比其它国家沉重得多的代价。然而,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凭借计划经济、公有制的巨大优势,仅用30年时间,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初步建成了完整工业体系、国民经济体系、教育科研体系、以及包括战略威慑在内的国防体系,为中国后30年的崛起打下坚实基础。
有人说计划经济的巨大成果是建立在牺牲人民幸福基础上的,这并不准确。的确,计划经济有它的发展侧重面,在相当长时间内,中国人民上至毛泽东,下至普通百姓都经历过十分困难的时期,然而如果没有计划经济,大多数人民受得苦难会更多。无论纵比还是横比,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民总体生活水平和社会文明程度都得到明显改善,无论农民土地拥有率、教育普及程度,还是基本社会保障,两个国情类似的大国,由于选择了不同社会制度,印度与中国相比都相差甚远。最能体现社会生活质量的综合指标是人均预期寿命,中国人由解放前的35岁上升到1978年的68岁,达到中等发达 国家的水平。印度1947年独立时人均寿命47岁,到1980年只有53岁,充分反映两国人民生命质量和健康进步水平。


有人说中国只敢跟印度比,怎么不敢跟同是从战后废墟上崛起的日本比比。
1840年鸦片战争始,近代中国总共向帝国主义国家支付了16亿多两白银的战争“赔款”,相当于清政府1900年代财政收入的十几倍,所有这些赔款最终转嫁给全民负担。中国政府与普通百姓被洗劫的一贫如洗,哪里还有钱办教育,发展经济,更何谈工业化。
近代,是帝国主义用战争手段剥夺了中国的基本生存权和发展权。
日本从中国掠夺最多的战争财富,仅甲午战争赔款高达两亿多两白银,日本用从中国获取的横财实现全民普及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和完成工业化的原始积累。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已经能够制造世界最先进的战斗机和航母,而中国一辆汽车、坦克,一架飞机、一艘战舰都无法自主生产。
的确,战后日本从废墟中快速崛起,但它是在美国的援助下,坐享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的巨大战争红利,这是外因;内因是二战虽然毁坏了日本的城市、工厂等硬件,但是日本的软件,包括工程师等各种人才、政府管理体系、教育系统、及天皇都完好保留了下来,其基础设施需要的是恢复而不是新建。然而毛泽东领导的新中国,一穷二白,百废待兴,不仅面对国际封锁,更重要的是由于常年战争的荒废,教育和人才培养需要从普及识字,几乎是零的基础开始。
尽管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仅用了三十年,毛泽东领导的中国政府与人民同甘苦共患难,勒紧裤带,艰苦奋斗,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初步建成了完整工业体系、国民经济体系、教育科研体系和包括战略威慑在内的国防体系。这是同期世界绝无仅有的成就,一举把印度、菲律宾、印尼、墨西哥等非社会主义人口大国甩在后边。甚至日本,由于战败国的限制,它的国防战略工业体系根本无法和中国对比。
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从最初的蛤蟆镜都要进口,日本家电几乎垄断中国市场,到如今,差不多所有工业领域,中国相对于日本,都已经实现了赶超:太空站,探月,北斗导航,运20、C919大飞机,核电,水电,风电太阳能,第五代通讯技术,网络设备制造,智能手机,无人机,超级计算机,高铁,工程机械,港口设备,造船,深海探测,可燃冰开发,量子计算机,量子通讯,微信、阿里电商,更不要说核武器,战略核潜艇,洲际导弹,东风21、东风26航母杀手、关岛快递,歼20 隐形战机,055导弹驱逐舰,航母等等,不经意间,中国已经全面超越日本。
日前一篇《厉害了我的国!上半年,竟有这么多“中国成就”骄傲国人,震撼世界!》就涉及到从 “墨子号”卫星、光量子计算机、国产大飞机C919,到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高铁列车“复兴号”服役、中国完全自主研制的新型万吨级驱逐舰首舰下水,首颗X射线天文卫星“慧眼”,可燃冰开采,首艘国产航母,以及世界上最大跨径的公铁两用刚性梁柔性拱桥,港珠澳大桥等。2017年前半年,中国一个接一个的重大科技成果惊艳亮相世人眼前,再次展现中国科技井喷式的快速崛起。
说国企没有效率、社会主义缺乏创新机制,那么上述成就有几项不是国企创造的?中国缺少创新机制,那么世界200个非社会主义国家,又有哪国比中国发展的更快;日本失去的二十年,中国崛起的二十年,哪一个国家更应该“铲除制度性障碍”;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仅用二三十年迅速超越大多数西方发达国家,开始与美国并驾齐驱呢,是中国还是美国及西方国家更应该“深化改革”呢?
笔者的一个美国大学教授朋友,30年前曾经到中国深度自由行旅游,去过北京、陕西、云南、四川,在他的相册里记录了简陋的北京机场一号航站楼,只有一条地铁线的北京城市公交系统,自行车王国,乘坐过十分便宜没有空调只有电扇的绿皮卧铺,以及丽江街道河道堆满的垃圾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如今北京富丽堂皇的三号航站楼,正在建设时尚大气新机场,四通八达的地铁,一部手机就可以搞定,物美价廉,方便实用的共享单车,特别是方便快捷、四通八达的高铁网,三十年弹指一挥间,中国交通基础设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反倒是美国的基础设施差不多还是二三十年前的模样,与中国相比,更像是第三世界。
美国曾经令我们高山仰止,如今在许多领域已经了发生质的变化,比如当今世界只有美国和中国同时部署和研发两款隐形战斗机。而中国在超级计算机、高铁、民用无人机、造船、港口设备、核能、风能、太阳能、电动公交系统、量子通信、量子计算机、可燃冰、通讯设备、微信、电商、手机支付、专利申请、科技论文等许多领域甚至开始超越美国。特别是由于西方的高科技封锁,中国发展成世界最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而美国的工业门类随着全球化浪潮越来越残缺不齐。你现在已经很难找出美国有而中国没有的产业,反倒是轻而易举地找出中国有而美国没有的产业、产品,比如,高铁、常规动力潜艇、大型商用船舶、港口设备、量子通讯卫星、可燃冰开采、东风26反航母弹道导弹,以及美国传统产业转移、外包到发展中国家后所形成的许多实体经济产业的空白。
三十年前中国人民见贤思齐,主动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走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计划市场经济发展道路。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以如此惊人的速度赶超美日,展现出强大的制度优势、创造力和效率。
问题来了,是继续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轮到西方改革,学习中国;还是中国不耻下“跪”,“以壮士断腕的精神”,“不惜杀出一条血路”进行所谓新自由主义顶层设计的彻底西化改革呢?
主流经济学利益集团的顶层设计包括基本的价值取向、要达到的主要目的,以及先后顺序的深化改革就是彻底照搬西方的价值体系和制度模式。而事实上西方的制度模式越来越日薄西山。日本失去二十年的负增长,动荡欧洲的零增长,新自由主义作为美国次贷危机的罪魁祸首,直接导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至今美国无法摆脱危机带来的阴影,中国向他们学什么?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日本企业,东芝、日立、松下、索尼、三洋…曾经多么不可一世,如今不是巨额亏损就是变卖资产,他们被中国经济学家无比崇拜的所谓“企业家精神”,“工匠精神”都哪里去了,难道他们都是日本国企?日本是计划经济,所以没有效率?日本有着巨大的“制度性障碍”?没错,他们的问题就是制度性障碍造成的。
就像中国乒乓球一样,如日中天的中国经济、中国企业,为什么非要像足球一样模仿西方的体制,落到一个“谁也赢不了”的境地。鼓吹一刀切的国企混合所有制变相私有化改革说穿了就是把蓬勃旺盛的中国经济足球化。“以改革的名义”,打着改革政治正确的大旗,正在把中国体育事业、乃至社会主义改革事业逼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7-7-25 01:33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