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追查中国旱灾祸根,前水利部长揭密
楼兰




UID 38
精华 63
积分 11128
帖子 956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2
来自 nowhere
发表于 2010-4-2 09:3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ZT:追查中国旱灾祸根,前水利部长揭密

追查中国旱灾祸根,前水利部长揭密   

江迅



中国云南、广西、重庆、四川和贵州五省市,面对特大旱灾,全国逾六千万人受灾,受灾耕地逾一亿亩,经济损失二百多亿元人民币。天灾背后有人为因素。前水利部长钱正英近年以来早就反思,过去没有认识到首先需要保证河流的生态与环境需水;只研究开发水源,而不注意提高用水的效率与效益,犯了错误。中国学术界早就对滥建大坝和造纸商滥植「生态杀手」桉树提出警告,但官员长期忽视,种下祸根。

旱魔肆虐,河水断流,水井干涸,农田干裂。二零一零年春天,中国北方的沙尘暴还没有远去,西南五省严重的干旱又席卷而来。零九年秋季以来,中国西南地区降雨少、来水少、蓄水少、气温高、蒸发大,致使云南、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五省、自治区、直辖市遭受旱灾。其中云南、贵州、广西等省、自治区降水较常年同期偏少五成以上,部分地区降雨偏少七至九成,主要河流来水为历史最少。干旱的趋势已延伸至湖南、广东、甘肃、河北、山西、宁夏和西藏等地区,长江上游已出现罕见枯水位。

严峻的特大旱灾百年一遇,令人触目惊心。西南五省的旱情,造成生态环境恶劣,民众生活困难,春耕生产损失重大。据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披露的最新统计,截至三月二十六日,全国耕地受旱面积一点一四亿亩,其中西南五省区市耕地受旱面积九千五百万亩,全国有二千三百七十二万人、一千五百五十五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旱情影响西南地区春耕春播已成定局。据国家林业局统计,受灾林地达七千八百八十多万亩,直接经济损失一百多亿元人民币(约十五亿美元)。外界估计总经济损失至少二百多亿人民币,全国受灾人口逾六千万。

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秘书长、水利部副部长刘宁三月二十六日指出,北方地区「十年九春旱」,若后期出现少雨温高多风天气,北方地区的旱情将会迅速发展,可能面临南北方同时抗旱的严峻局面。三月二十七日,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说,最近几天西南旱区有小雨,只是局部缓解旱情,西南旱情根本得到缓解至少要到五月下旬。

三月二十二日,是第十八个「世界水日」。此际,中国西南正遭遇一场百年难遇的大旱,旱情再次敲响环保、节水的警钟。面对旱灾,国人纷纷反思,追寻旱灾祸根,如何实现「有大灾而无大害」的愿景。当下,旱灾仍在持续加重,这场旱灾的祸根究竟在哪儿?天灾常常离不开人祸,国人该如何防范未然。自然的破坏力量,固然主要是因为一系列特大自然灾害,但不得不承认,人为的因素不可忽视。反思近些年来农业水利政策,对减灾意义重大。

生于一九二三年的前水利部长钱正英,在晚年作出反思,她说:「我过去主持水利部工作,犯了一个错误,没有认识到首先需要保证河流的生态与环境需水;只研究开发水源,而不注意提高用水的效率与效益。这个错误的源头在我。」中共执政初期,她就历任水利部、水利电力部副部长、部长,是中国最年轻的女部长。除了「文化大革命」的六七年至七零年,她长期主持中国的水利电力工作,直至八八年,她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这位水利水电专家,曾参与黄河、长江、淮河、珠江、海河等江河流域的整治规划,负责水利水电重大工程的决策性研究。在治理淮河及密云水库、刘家峡水电站、长江葛洲坝水利枢纽等工程建设中,处理了出现的重大技术难题。她主持了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工作。这位中国工程院院士正过着退休生活。虽然早已从水利岗位退下,但她对中国水利事业的憧憬一如既往。她不仅给学生们作报告、演讲,经常去各地视察,还不断反思自己过去的工作,反省自己工作中的失误。

她在一个场合说:「进入九十年代,黄河开始断流,引起了国人的关注和焦虑。我也在思考,我一辈子同水利事业打交道,参加过治理黄河、海河等河流的工作。我们多年来一直强调治河、用水,没想到居然使黄河水断流了。后来问题越来越严重,塔里木河、黑河等内陆河流也出现断流。我逐渐认识到,过去的水利工作存在着一个问题:粗放管理,过度开发。」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国工程院委托她组织各方面专家,研究「中国二十一世纪可持续发展水资源战略」。她带着专家组抵达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的塔里木河边,看见塔里木河下游的终点台特马湖,天然绿洲已经化为沙漠,沿途那些耐旱的胡杨林都枯萎死去。她了解到,西大海子水库建成,就是塔里木河下游断流之时。此事给她触动颇大:「我们这些干水利的,干过了头,也会产生副作用,水利工作要以此为戒。」四年后,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请她去国务院的一个讲座上讲水利,在座的大多是部长。她就讲到塔里木河:「这不是现任水利部长的责任,是当年我当部长时的责任。」她说,中国几十年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开展水利建设,海河、辽河等河流的开发利用率已经大于百分之四十,超过国际公认的合理值,影响了河流的自然功能和永续利用。

其实,步入新世纪以来,中国曾一再出现大面积严重旱灾。零九年多省遭遇严重干旱;零八年云南连续近三个月干旱;零七年二十二省发生旱情;零六年重庆发生百年一遇旱灾;零五年华南南部出现严重秋冬春连旱,云南发生近五十年来少见严重初春旱;零四年南方遭受五十三年来罕见干旱……如今西南五省大旱为中国人敲响了二十一世纪的警钟,噩梦才刚刚开始,今天的人们不得不为上世纪人们所犯的错误付出代价。

中共执政前的几千年农业史,是一部靠天吃饭史。中共执政之初的农业,面临同样问题。在中部和南部,每年夏天江河决口、洪水泛滥,而北方地区,春季干旱,不能灌溉。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先后建成八万多座大、中、小型水库,开始变水害为水利。但八十年代后,水利建设被忽视,一部分建好的水库和灌溉系统,由于缺乏管理与资金投入而荒废。市场化改革后,水利设施承包者短期逐利行为严重,大多将水利设施改作他途。全国大面积的耕地一旦碰到干旱,则无能为力。

中国水利建设经历几番折腾。钱正英回忆,文革时期,什么都没法干,中央有点钱花不掉,于是投到水利建设。当时,每年以三十多万眼机井的速度持续建设,还根治海河,以「农业学大寨」为契机,开展以水治水、改土为中心的农田基本建设,七十年代末扭转长期南粮北调的局面。其后,大型水利、农田水利,每年的水利总资金达一百多亿元人民币,在各行业的计划中相当突出。这是兴修水利的高峰。文革后,一些部门质疑水利上花钱多了,抱怨水利是无底洞,一些省市批评水利部在河北、山东、河南花的钱太多。七九年,中央清理长期来经济工作中的「左倾」错误影响,舆论对水利建设议论颇多,认为对水利投入大,浪费大,效益不好。由此,在八十年代国民经济调整中,水利再次下马,资金被大大削减,八五年后全国粮食产量徘徊在四亿吨上下,农业形势严峻,水利工程老化失修,北方水资源紧缺,各方才又重新重视水利。

农田水利工程问题多

据一项专业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大型灌区骨干工程建筑物完好率不足四成,工程失效和报废的近三成,导致个别地区可灌面积减少近半。面对今次大旱灾,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文山州砚山县县长李云龙也认为,「这次缺水,是工程性的缺水」,大旱令人们认识到小水窖(地面小水利)的重要性。国家防总总指挥、水利部副部长鄂竟平最近在公开场合承认中国农田水利工程存在长期「欠账」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表示,云南、贵州不是传统的缺水区,旱情暴露出来的主要是「小农水」(小型农田水利工程)的问题。云南对水资源利用不够,云南水资源在中国排第三位,但水资源利用率仅百分之六,全国总体利用率在一成六以上。

凡事预则胜,不预则败。西南的旱情还在往纵深延续,抗旱救灾过程中所揭开的水利「欠账」值得社会警醒,「还债」已到刻不容缓的地步。早在零四年美国国防部气候报告预测「中国南部地区在二零一零年前后,将发生持续整整十年的特大干旱。二零一零年以后,中国北方水患不断,南方一片干旱」。其报告预测,中国的降水类型将可能由「南涝北旱」转变成「北涝南旱」的降水分布型。

西南五省大旱,云南是这次旱灾最严重的省份。云南大面积砍伐原生态林,种植速生丰产林:橡胶林和桉树林。对此,学者和网民近日纷纷质疑,此举是造成重灾区百年一遇大旱的直接诱因,他们指出「桉树是抽水机」,「桉树是抽肥机」,橡胶林、桉树林是「绿色沙漠」,桉树是「霸王树」,它令其它物种消失,生态遭受颠覆性破坏。

面对质疑,云南省林业厅副厅长王德祥三月二十七日高调否认说,「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可以证明,云南种植的桉树林和橡胶林导致了此次旱灾」。王德祥认为,干旱的成因是多方面的,不是种植桉树和橡胶林造成的。王德祥介绍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云南省世行贷款造林项目规模种植过桉树。目前,印度尼西亚金光集团在云南省的普洱、文山两州市共营造桉树八十六万亩。到目前为止,云南省桉树面积仅占全省人工林面积百分之五,因此在云南种植桉树对干旱没有大影响。

有数据显示,云南橡胶林面积达六百万亩,桉树林面积已有近百万亩,规划面积多达二千多万亩。一个时期来,印度尼西亚金光集团APP在中国云南和海南、广西、广东等地,采用与当地政府签订大面积租用土地的方式,将自然林改造为大面积人工桉树林。拥有数百家法人公司的印度尼西亚金光集团,总资产达二百多亿美元,是当下中国境内最大的造纸企业。金光集团与云南省的合作始于零二年,短短一两年后,它已在云南圈定二千多万亩林浆纸基地。云南省云景林纸股份有限公司是云南规模最大的纸浆国有企业,其模式也是大量种植速生桉树林来发展造纸业。

大面积种桉树伤害生态

云南省西南林学院教授杨宇明的一些学生,参与了对种植速生桉树纯林的「生态伤害力」影响作环境评估。杨宇明说:「对生物多样性的伤害研究,是我们学院的一大强项。研究需时,预计一年后会出成果。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云南作为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也最脆弱的地区,大面积种植桉树的地区,已经给当地生物多样性带来负面影响。」

当地百姓说,热带雨林改种橡胶林、桉树林后,很多村寨已经遭遇地下水位降低、泉水断流的情况了,桉树林、橡胶林是「上不飞鹰,下不走蛇」。热带植物园专家马友鑫说:「地理信息系统监测表明,大规模的橡胶林、桉树林种植已经影响了这个地方的气候,十年内平均温度升高了零点四到零点五度。这种气候变化不是区域性的,只是地方性的,毗邻的普洱、临沧并没有同步,大气环流都是一样的。如果大气环流改变,那大家都一样。这种地方性的改变,就是这个地区的土地覆盖发生改变,即太阳能量的收入对当地气候发生的影响。这个地方以前雾很浓很多,现在雾日比以往减少很多。」

云南昆明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侯明明教授认为,西双版纳在北回归线上是唯一一片绿洲,是热带雨林生态系统,如果大规模的工业化种植桉树和橡胶,把这一片绿洲全部变成桉树林、橡胶林,这是人类一场大悲剧。「现在西双版纳可耕面积中,三分之一种上橡胶林了,令人忧虑。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砍伐热带雨林,改种成片桉树林、橡胶林这类纯林,对未来气候的影响是不容置疑的」。

侯明明说:「大规模种植橡胶林,由于橡胶树地面高度差不多,地下根系也比较整齐,就不像从前那样了。二零零一年,我就在西双版纳劝说不要再这样种植橡胶林了,否则会改变地下水系结构。当地林业官员不同意我的说法,说任何一棵树都是『抽水机』,热带雨林的树和橡胶都是树,树都有根,根都会吸水,树叶都会蒸发水分。老百姓看到橡胶树能赚钱,就纷纷大规模种植橡胶树。零八年,当地百姓发现地下水没有了,才想起我多年前讲过的话。桉树是高耗水高耗肥的植物。社会生产对自然生产几万年、几亿年的资源积累消耗得非常快。为了造纸纤维,种植那么大规模桉树,对整个森林生态系统的破坏,对植物、动物、微生物各种生态系统破坏,却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是全球其它发展中国家的样本,对泰国、老挝(寮国)、越南、缅甸等周边很多国家有示范作用,在云南省大规模种植桉树和橡胶,这是很可怕的。」

旱灾是周期长慢性发作

有环境科学学者坦言,他们所从事的研究往往不受执政者重视。他们说的往往是领导层不愿听的话,一个省长、县长、州长,只是在位几年,学者讲未来长远的事,他们就感到很烦。桉树生长期快,容易反映官员短期在位的政绩。反对成片种植桉树、橡胶树这类纯林,是执政者政绩的绊脚石。

如果说地震、海啸是一种急性灾害,旱灾则可说是一场持续不断的灾难,是周期较长的慢性发作。因为是慢性,所以影响可能更大、波及可能更广。面对大旱,屡次奏效的救灾「中国模式」迅速启动。国家减灾委、民政部针对云南旱情启动二级响应,针对广西旱情启动三级响应,针对贵州、四川旱情启动四级响应;三月三十一日,国家防总等部门提前下达二零一零年内与抗旱有关的建设资金六十三亿余元,重点向西南地区倾斜;国家粮食部门将在七月底前向灾区调粮一百四十二万吨;军队和武警部队已出动官兵一万五千人,动员组织民兵预备役人员十六万人赴灾区抗旱;水利、农业、国土、气象、科技……「及时雨」正洒向旱区。

百年一遇的干旱,只是大自然一次严重警示,在未来数年中,干旱将成为中国西南地区挥之不去的阴影。面对重大的自然灾害,「改天换地」只是人们的梦想,能够改变的只有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一味注重经济发展,无休止向大自然需索,忽略自然对人的承载力,现代化与经济社会发展都终将难以为继。

□  《亚洲周刊》二〇一〇年第十四期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1-12 08:21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