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苏月: 淡淡的菊花茶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4:4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苏月: 淡淡的菊花茶

一个冬日的午后。

阳光透过绛红色的落地窗帘,懒懒地洒落在沙发上和茶几上。蜷曲在沙发上的猫咪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又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厨房里响起了水壶的叫声。云随手打开音响,走进厨房,将开水注入一个放入白菊花和枸杞子的玻璃杯中,然后用茶盘把这杯漂舞着白色花朵和红色杞子的茶端到厅里。

在落地窗的坐垫上坐下,呷一口菊花茶,云悠闲地注视着白菊花在淡黄色的茶水中舒展翻卷。温暖的阳光照在云的手臂上,耳边飘来那首孟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一个充满幸福,又荡漾着忧愁的柔美旋律。

云抬起眼睛朝外面望去,草地上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了,几只叫不上名的鸟儿在草地上叽啾觅食。猫咪从沙发上起身,踱到窗前注视着那几只欢跳的小鸟。阳光投射在她身上,她棕黄色的毛泛着金光,听到云唤她,她懒懒地看了一眼,绕过茶几走过来,跳到云的膝头趴下,眯起眼睛随着云的抚摸打起呼噜来。

沙发一端的电话铃清脆地响起,猫咪立即跳起走开。云放下玻璃杯,拿起电话。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

云?你怎么今天在家?我把电话打到你公司,他们告诉我你请假。
是秋萍,自从搬来B城,云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

真高兴能听到你,秋萍。我上午有个医生的 appointment, 做完检查下午就没有再去。

是这样, 秋萍随即又问,你身体没事儿吧?
哦,没事,不过是每年例行的查体。你怎么样?儿子也挺好吗?
他呀,还那么淘,每天光为了他就忙死了。

云立即想起秋萍儿子那双圆圆的大眼睛,跟秋萍象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秋萍开始向云抱怨小家伙如何淘气,话语中却流露着喜悦和欢乐。听得出,秋萍很开心。聊了一会儿,她说,对了,发几张他最近的照片给你看看。

秋萍还是那样麻利,几分钟后,她说,看一下吧,过去了没?
云打开电脑,开信:嘿,真快啊,来了!

一共三张照片,全是小家伙的各种神态,最后一张是全家福,秋萍的老公张健,西装革履的站在娘俩的身后。

云禁不住笑出来,你们张健怎么穿得这么formal?

秋萍的声音有些黯然:这是他上次去面试的时候照的,他丢了工作快四个月了。

哦?!云吃了一惊,怪不得这么久没有张健的消息,怎么会是这样?

秋萍轻轻叹了口气。那天下午她记得还是很清楚,当时她正在厨房给儿子蒸蛋酪,张健就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遮掩不住那种沉郁。她吃了一惊,因为他从来没有那么早回家过。

他是被lay off的。据说那一次,公司走了三分之一的雇员。

那么现在呢?你们怎么办? 云急切地问。

感谢上帝。他走时,公司多给了两个月的薪水。他就呆在家中发简历,然后有interview。好几次机会都没成。前天,总算接到一家小公司的正式offer,工资虽然比原来的还低,但总算有了份工作了。

云也跟着舒了口气,她现在知道为什么秋萍到现在才给她打过来电话。她也明白了为什么张健这么久没有跟她联系。

秋萍和云在国内时曾在一所学校,但她们是出国后才认识的。在一次朋友家的聚会上,云惊喜地发现原来张健的太太是她下一届的同学。

英语专业,秋萍自嘲地笑了一下,来到美国就等於没有专业。
不能这样看。云劝她道,你应该这样想,只要英语好了,学什么都不难。

可是秋萍似乎不以为然。她出国后一直在家中当太太,生了儿子。这期间张健倒是一番风顺,毕了业,进了公司,升了职。在跟他们相处的那些年中,云能感觉到他巨大的潜力和充分的自信。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张健居然会遭到lay off。

放下手中的电话,云重新细细地审视起照片上的张健。他的脸上依然充满著的那种自信的神情,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他总能镇定自若,坦然处之。

云抿了一口菊花茶,那淡淡的清香中有几分苦涩,咽下后却有一丝甘甜在舌根回转。

她想,应该给张健去个电话了。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4:5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云放下手头的工作,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下午1点半。她拿起桌上的电话。

Hello?
果然是张健。云喜欢他的声音,温和浑厚,入耳熨贴。

是我呀。
云?

云无声的笑了。从声音中,她听得出张健的喜悦。
我从秋萍那儿拿到你班上的电话。我都知道了。

呵,我知道就是她。 张健笑了,她后来告诉我给你去过电话。
张健,你怎么就不告诉我呢?云的声音中流露出几分责备。

张健停了一下,告诉你,还不是让你跟着担心?我是想,等这边都安排好了,再给你去电话的。
他停了一下,岔开话题问,怎么样,你还好吧?

不告诉你!云故意说,接着两人都笑了。
张健说,云,你还是那个样子。
你以为我还能变成什么样呢?云反问他。

是的,不用说,张健也知道云不会变。自从他第一眼见到云,他立即感觉到云的与众不同。她神色安静,看人的时候很专注,每当她听人讲话时,那双弯弯的黑眼睛总是含着笑意。他清楚地记得云刚来美国时拿着朋友的信在学校找到他,他们站在通向计算机楼的草坪上,云用那双弯弯的眼睛望着他,他似乎一下子就感到自己有责任来帮助她。他帮着云找房子,带她去注册,熟悉学校,办社会安全卡。还介绍她认识了几个来自中国的同学。

那时秋萍的妊娠反应很厉害,他也在紧张的准备毕业论文,而云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她的周围有了不少朋友。在学校相遇时,张健便停下来问她的学习和生活情况,起初云总是弯起眼睛笑着,告诉他一切都好。熟悉了以后,云就调皮起来,她会说,不告诉你! 然后便笑起来。

张健佯作生气:又淘气,不怕我不管你了?
别呀,云连忙投降,我还有事要请你帮忙呢,你不管怎么行。
说吧,什么事?张健连忙问。

是。。。,怪麻烦的,云踌躇着。
没关系,你说呀,我会帮你的。 张健对她说。

那好吧,云告诉张健,她同学小杨的roommate走了一个,小杨想让云搬过去。
云用商量的眼光看着张健,说,我也想了,这样我可以省下一点房租。虽然离学校远了点,可是她们都有车,我可以跟她们一起来学校。
这是个好主意呀,” 张健义不容辞地说,告诉我什么时候搬,我帮你。

他们约定了周六上午搬过去,张健开车帮云把她的全部家当拉过去,又带着她去tag sale 买了辆二手自行车。张健嘱咐说:记住,晚上不许自己骑车子出去,需要用车时给我打电话。

云答应着,她喜欢张健的这种口气。有他在,她有一种安全感。云很要强,平时她尽量地少去麻烦张健。不过当她遇到什么事情,还是会很自然地想到张健,跟他商量,请他帮助拿主意。后来,云认识了秋萍,俩人也很快成了朋友。周末他们常邀云一起去shopping, 有时邀云过来吃饭。他们的儿子跟云很熟悉,每次云一来,他总是缠着要她陪着玩。

与秋萍的爽快直率相比,云的性格比较内向温婉,但不知怎的她俩却很投脾气,凑在一起总爱戚戚喳喳个没完。秋萍在家带孩子,闷了的时候就打电话给云。看着她俩亲密无间的样子,张健常想秋萍若是有个亲姊妹也不过如此吧。

凭心而论,张健一直是把云看作自己的妹妹的。若不是那次秋萍回国,也许这种情感永远都会局限於此。

那是去年的秋天,秋萍在北京的的父亲突然患了脑血管病。张健因为工作离不开,只能让秋萍独自回去。他带着儿子留在这边。

秋萍上飞机那天云也来送行,临行前秋萍千叮咛万嘱咐,要云帮助张健照顾儿子。

他们的儿子看到妈妈离开,咧着嘴大哭起来。云将他抱在怀里,一路哄着回到家。离开时,小家伙拉着云的衣服不让走,云答应周末过来看他。

还没等到周末,云就接到了张健从家里打来的的电话,要她去一趟。从电话里云听出张健的声音有些嘶哑,她急忙问怎么回事,张健说,孩子病了,麻烦你过来帮个忙吧。

云急忙赶了过去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4:5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情况比她想象得还糟,张健和儿子都病了。

张健回忆,他自己是那天从机场回来后开始嗓子疼的,但没有在意。儿子昨晚开始咳嗽,不肯吃晚饭。今天张健没送他去学校,他自己也请了个假在家陪着。不想孩子下午开始发热,不住地哭闹。张健只好给云打了电话,想请她帮忙一起去医院给孩子看急症。

云二话没说,马上抱着孩子跟张健送他送去医院。

经医生诊断,孩子患的是感冒引起的支气管炎,幸好治疗及时,没有转成肺炎。但孩子不能去上学了,需要在家休息。

云安慰张健说她会过来帮助照料孩子的。再说马上就到周末了,孩子正好可以呆在家里。她看看张健灰暗的脸色,要他立刻回去吃药休息。还半开玩笑地说,若不治好你这个传染源,不但孩子不会好,说不定我也会跟着生病了呢。

回到家后,云照顾孩子吃药睡下,又让张健回房去躺下。她自己走到厨房,叮叮当当剁了些姜末葱丝的,很快烧好一碗姜汤。

张健走进他的房间,只感到一阵眩晕。他知道自己也感冒了,原来以为没什么关系,谁知因为孩子生病他昨晚也没睡好,所以现在感到有些不支。他刚闭上眼睛,云就端着姜汤走进来。她伸手摸摸张健的前额,知道他也在发热,就把药递过去,让他就着姜汤喝下。

张健强打起精神,接过那碗冒着热气的的姜汤喝了。他感激地对云说,今天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我们还真抓瞎了。

云说,快别说这些没用的,喝完后你就睡一觉。我妈妈说的,治疗感冒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喝水,多睡觉。别忘了,她老人家可是医生啊。

张健笑了,我怎么看着你小人家就挺象个医生的?

云的两只眼睛笑弯了,她给张健盖上被子,一边说,既然你这么讲了,那我就做医生做到底。你俩从今天开始都得听我的话,我保证两天后你们一定会好。

张健躺下昏沉沉睡去,他睡得很沉,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他想起身,却感到浑身的骨头象是散了架似的动弹不得。云轻手轻脚从外面走进来,她俯身看了看张健,看到他醒了,就在他身边坐下,告诉他说,你病得不轻呢,我这是第三次进来了,你一直在发烧。

张健问她现在是几点了?云说,已经晚上10点了。她还告诉他说孩子那边没事了,退了热,一直在睡,只是偶尔咳嗽几声。

张健很过意不去地对云说,这么晚了我也没法送你回去,可是你得休息一下呀。

云从桌子上拿过水和药来,看着张健吃下,对他说,我还好。你别操那么多心,只管躺着。回头我会让小杨来接我的。

看着张健顺从地吃下药,云满意地笑了。张健过去在她的心目里一直是大哥哥的形像,现在却听话的象个孩子,她觉得很有趣。

她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外面的月光如水,正好洒落在床前。照在张健的脸上,他的脸色显得很苍白。

云出去端进一碗小米粥来要张健喝,张健说他不想吃东西,但是云用勺子舀到他面前坚持要他尝尝。张健尝了一小口,那粥清香滑软,居然唤起了他的食欲。他便接了过来。云看着他,扑哧一声笑了。

云说,你有的时候,真不象个当哥的。
张健嘿嘿地笑了,他说,人走了背字了嘛,我现在也没法在你面前保持当哥威严了不是?

云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若有所思地说,其实我还真觉得我挺喜欢你这么听话的。
刚说完,她自己突然觉得自己这话不对劲,脸立刻红了。张健也有点窘,他掩饰地赶紧低头喝了几口粥。

云站起身来说,时间不早了,我去打电话让小杨来接我。

张健沉默无语,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内心深处对云的依恋。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5:02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二天一早云就打来电话,你们怎么样了?睡得好么?

我们都没事了。你呢?昨天一定累了吧?张健说。他没告诉云他其实夜里没有睡好。云走了之后,他一直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窗外。云的音容笑貌久久地停留在他眼前挥之不去,直到凌晨才勉强打了个盹。

云在那边轻声笑着,告诉他昨晚她回去后头一挨枕头就睡着了,现在刚醒。云说,我马上得去实验室。你们记得要吃药啊,美国的感冒是很厉害的, 别掉以轻心呀。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下了课就过去看你们。

张健放下电话,想到呆会儿云会过来,心里有种欣喜涌上来。他招呼着给儿子洗脸。小孩真的不会装病,刚好了些,就开始吵着要爸爸带他去公园。张健哄他说生病的孩子是不让出门的,云阿姨来了后会陪他在家里玩。

快12点了,云还是没有到,张健有些牵挂。他知道如果云不能来的话,她一定会打电话告诉他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拖这样久?儿子也在问云阿姨怎么还不来?张健抱起儿子,不停地朝窗外张望。

墙上的挂钟在滴滴哒哒地走着,仍然没有云的身影。慢慢地,这种挂念变成了一种莫名的焦虑,他不停地在想云会不会来不了呢?

他心烦意乱地在屋里走来走去。突然门铃响了,孩子跑过去将门打开。他们看到云手中提了几袋食品笑吟吟地站在门口。

张健赶快过去接过她手中的东西,责备她不该花钱。云只是笑着,她取出一盒精巧的蛋糕对张健的儿子说,看看阿姨给你买什么好吃的?

孩子高兴地接过去。云对张健说,我记得上次跟秋萍一起带孩子出去,小家伙就想吃这种蛋糕,秋萍怕对他的牙齿不好没有买。这回嘛,她转过身拍拍小家伙的头说,谁让咱们生病了呢?

她将买来的食物一样样取出来放在厨房桌子上,一边对张健说,你的脸色还是不太好,你真的好了么?

张健想告诉她说,你一来,我就好了。可是他只是笑笑说,我没事儿了,真的。

那天张健就站在云的身边,看着她忙忙活活地张罗着午饭。饭后他们在客厅里陪孩子玩,一直到孩子在云的腿上睡着。云将孩子放到床上,让张健也在沙发上躺下。她为他盖上一条毛毯,在他的对面坐下跟他聊天。

张健记得,那天下午的阳光很好,屋子里显得很明亮。他还记得那天云一直用她那双弯弯的黑眼睛抚摸着他的脸,她那轻轻的笑声给他带来说不出的愉快和温馨。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5:0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秋萍回来那天,张健带儿子去机场,将一脸倦色的妻子接回来。秋萍跟儿子亲热了一会儿,抬头对张健说,明天我们把云叫来吃饭吧,我走后你们生病,多亏人家帮忙照料。

张健疼爱地将她搂在怀里说,我告诉你不要担心嘛。倒是你自己,脸色这样差,还瘦了许多。你呀,先好好睡一觉再说别的。

秋萍点了点头,她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她这次回去就一直守在父母身边,与姐姐轮流到医院照料父亲,回家还要陪伴和安慰母亲,直到她父亲脱离危险期出院回家。疲劳加上水土不服,她的嘴上都起了泡,前几天结的痂才刚退掉。

第二天晚上,云跟张健一家出去吃饭。在餐桌上,云宣布说,过几天她将去A城,那里有个工作的面试。

张健心里立即格登地跳了一下,他看着云,没有说话,他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不想云走得这么远。秋萍嘟着嘴对云说,怎么你现在就找工作呀?你不是还没毕业嘛!

云笑了,不早了,我转过年来不就毕业了?我前些时候把我在这边做的一篇文章和resume发出去,没想到这家公司马上就回应了。当然这只是个面试而已,结果怎么样还不知道呢。

张健说,时间定好了吗?那天我送你去机场。

云说,不麻烦了,你上你的班去,我会叫出租的。再说了,云弯起她的黑眼睛:他们提供路费,不用白不用嘛。

那就祝你一切顺利,秋萍举起手中的酒杯提议。她抿了口酒,又埋怨云,你也是,附近那么多地方,偏找那么远的。



冬去春来。转过年来,云毕了业,她也拿到了A城的那份工作,要马上前去报到。

不顾云的坚持,她走的那天,张健和秋萍还是带着儿子开车送她去机场。

看看快到检票的时间了。张健嘱咐秋萍和儿子在大厅中等候。他自己拎起云随身携带的行李径自朝检票口奔去。

云对秋萍她们挥着手,然后转过身去追张健。张健停下来等她,然后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大步流星地走到检票口。

站在排队的人群中,云望着张健,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是第一次离他这么近。张健粗重的呼吸她听得清清楚楚,这时她突然产生了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张健看看她说,唉,就象一只小鸟,说飞就一下子飞走了。

云心里一酸,险些落下泪来。她说,到了那儿,我会想你们的。

张健的心里隐隐地有些痛。他把云的小手紧紧握住,对她说:以后我们会过去看你。你也记住,到了以后要打电话来。

云将头轻轻地靠在张健肩膀上。他们就这样默默地站着,一直到乘务员招呼她登机。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5:06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几年过去了,云一共换过两家公司,但不管到了哪里,她一直与张健和秋萍保持着联系。这么久了,云还是那样,只要听到张健说话,她就觉得心里安定了许多。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第一个想到的,依然是张健。

那天早上,云照常早早来到班上,先为书架上的几盆兰花浇水,然后坐下来,打开电脑。

照例是先看EMAIL。她一打开邮箱,就惊喜的看到张健的信。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句话,但已经足够使她开心一天的了。信中他告诉云,他这个周四要来B城开会,当天晚上回去。他问云那天是否有时间,他可以找个时间看看她。

云微微笑了,她心里盘算着,周四她可以早点过来,完成了工作后就可以去看张健了。这些年来,云无时不感到心中髻绕着那种淡淡的挥之不去的挂念。每当她独坐的时候,她的潜意识里似乎总是有一种隐隐的渴望,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感?未曾温热却已炙痛心扉,她自己说不清,理还乱。



周四那天云很早就醒来了。

她仔细地在镜子中审视了一下自己。虽然算不上十分漂亮,但她还是很满意自己光洁的前额和保养得很好的皮肤。她特地换上一件质地柔软飘逸的白色连衣裙,长发象一匹黑缎垂在腰间。她审视着镜中优雅清秀的自己,满意的微笑了一下,然后蹬上那双银白色高跟皮鞋走进车库,在那里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健么?
果然是他打来的,张健告诉云他已经到了,会议八点半开始,午饭安排在12点。

哦?你中午可以出来吗?我们找个地方吃饭?
应该可以。不过,不会耽误你上班吧?

云笑了起来:看你说的。你好不容易来一趟,耽误了什么都不能耽误我去接你的大驾呀!你就放心吧,12点钟你在大厅的门口等我,不见不散!

云提前了十几分钟赶到会场。她坐在车里等着,不一会儿,就看到会场内开始有人走出来。她一眼就认出了张健。

他正站在台阶上向远处张望,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使他眯起了眼晴。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手上拎着一件外衣。

不知为什么云很想这样远远地再看他一会儿,但是她又怕张健等的着急。她用脚踩了一下油门,将车从楼的一侧绕过来,停去张健的面前。她拉下车窗叫了他一声。

张健吃了一惊,他没想到云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他的眼皮底下。云摘下墨镜对他微笑着,他又看到了她那双熟悉的弯弯的眼睛。

嗨,他坐进云的车里,伸过他温暖而宽厚的大手,笑着对她说。
嗨,她也高兴地伸过手去。

他俩笑着对望着,似乎有千言万语,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身后有车在按喇叭,张健笑着指了指后面。云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将车开上路。

你能出来多久?
张健看看表,一个半小时吧,下午有分组会议。我一点多就得回去。

云说,那我们去附近一家餐馆,我以前去过的。那儿人不多,环境不错,饭也可口。

她打把,将车拐进右手边一条小路。

张健说,看来你对这儿已经很熟悉了。你来B城多久?一年半了?
一年了,云说着看了看张健,日子真快,是不是?

是啊,张健点点头,算来你都离开三年多了。
云说,说来也真怪,到了哪里都有一些朋友,但总是忘不了那些跟你们在一起的日子。

张健的眼睛望着前方喃喃地说,我也一样。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5:08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那是一家不大的餐馆,没有几个客人,里面布置得很雅致,淡紫色的窗幔低垂着,遮挡了窗外的阳光,虽是白天,却让人给一种黄昏的错觉。音乐隐隐约约地放着,空气里弥漫着安详静谧的气氛。他们在靠窗的一张桌子前坐下,云要了两份套餐和两杯冷饮。

音乐轻轻地飘来,张健听得出那是首老歌,

Always and forever, each moment with you,
Is just like a dream to me, that somehow came true…

真喜欢这歌呵,云象在梦中一般地说。

秋萍和孩子都好么?她看着张健问。她注意到他的眼角旁已经爬上了细小的绉纹。

张健点点头,儿子长高了,马上要上小学了。秋萍也打算去读书,不过。。。

不过什么?云盯着张健。
最近刚知道的,她又怀孕了。

真的么?!云惊喜地叫起来,太好了,这次要个女儿吧,秋萍不是最喜欢女儿吗?你也一样吧?

张健笑了,一丝阳光透过窗帘,照在他已不再年青的脸上,他的眼睛里面依然是那种岁月沉淀下来的从容。 他转向云问,你自己呢?听秋萍说,男朋友快一个排了吧?到底有中意的没有?

没有呢!云的脸上现出一片红晕,她嗔怪地说,这个秋萍,怎么什么都告诉你呀?

张健大笑起来。他清晰地记得云刚刚离去的那些日子,他会不时想起这个独自住遥远的城市里的女孩。她说话的声音和她的笑声,常常在那万籁俱寂的的夜晚,潜潜进入他的梦中。

Melt all my heart away with a smile,
Take time to tell me you really care

歌声轻轻地在他们周围回旋。云好像想起了什么,她从打开手提包,取出一只精致的玻璃瓶来,里面装的是泛着淡淡黄色的干菊花。

她将那小瓶递给张健:秋萍说你常常在电脑上加班工作,要熬夜的。用它来泡茶喝,对眼睛有好处的。

她笑了一下,不知怎么,总想起你坐在电脑前面,眼睛都熬红了。。。

张健心里一阵感动,他动情地脱口说道,云,我也常这样想到你。

There’ll always be sunshine, when I look at you,
Something I can’t explain, just the things that you do
And I know tomorrow, will still be the same


歌声依然在如梦如醉地飘荡着。

就那一霎那间,他分明看到了云眼中的泪光。

云掩饰地扭头去看墙上的油画,那是一对洁白的天鹅,悠然地在湛蓝的湖面上游着。她喃喃地说,你知道么?天鹅是天生成对的。听说相伴的一个离去了,另一个也会随它而去。这般天造地合的神侣,谁会忍心去打扰和拆散它们呢?

张健望着她,一时竟无言以对。他低下头,用手轻轻地抚摸那个盛满花朵的小瓶,他感觉那小瓶中装着的其实正是云的一片心意。她是将这些年的思念与深情,都化在那片片花瓣中,然后慢慢地将芳香收敛,深深蕴藏起来。

云象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她指着那菊花慢慢地说,这是上好的干菊花,它们被收藏在瓶中时,没有盛开的那么美。但不必为她遗憾,经开水冲泡后,菊花舒展开来时会变成洁白的花朵,那香气也会散发出来。虽然淡雅,却入骨入髓。所以也许这种归宿比任她自然绽放更好些。

张健点点头。他心里明白,因了爱而放弃,让激情还没开始就成了往事,让思念永远埋藏在自己心中,这也许就是云想表明的意思吧。



[ Last edited by 苏月 on 2005-10-22 at 03:12 PM ]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5:09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夜色已深,张健坐在电脑前,他的身体微微向后,倚在椅子的靠背,他的眼睛注视着窗外。那弯弯的月亮躲在云层后面,慢慢露出脸来,静静地将她姣洁的清光洒向大地。他听到身后的门被推开,秋萍手中端着一杯刚冲开的菊花茶走了进来。

张健接过茶,专注地望着那一朵朵在水中翩然翻舞的白色菊花,嗅到那热气袅袅升起的清淡芳香,他的眼前又出现了云的那双欲语又止的黑眼睛, 在雾气中,遥远而飘忽。他在心里默默地念着,人淡如菊,清香如故。

他向秋萍望去,看到她坐在自己身后,正在为未来的孩子编织一件鹅黄色的小毛衣。不知为什么,虽然没做B超,可是张健和秋萍都有个强烈的感觉,腹中的婴儿应该是个女孩。

月光从窗外照进来,如碎银般温柔地洒在秋萍的身上。她的腹部已经微微凸起,她的嘴角甜甜地向上弯着,眼帘低垂,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她的眼睛。她神态专著,静美如一尊雕像。

他起身走向秋萍,从她的身后温柔地将她拥入怀中。秋萍放下手中的针线,拉过张健的大手抚摸自己的腹部。他俩都惊喜地感到,有一个小小的生命正在那里跳动。


(完)

《世界日报》,2006年四月二十日起连载

[ Last edited by 苏月 on 2006-4-25 at 09:32 PM ]

顶部
心怡





UID 71
精华 17
积分 2393
帖子 229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9
发表于 2005-6-25 06:20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记得以前看过这篇文章。很感动。

今天又看一遍。题目取得好,描写得也好,留下了最美的记忆。

顶部
老雪





UID 65
精华 10
积分 373
帖子 304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5-8
发表于 2005-6-25 07:2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瓦,这么长

不好意思,为了挣一分

顶部
阿平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6-25 09:02 AM 
苏月, 我真的很佩服可以写小说的人, 很好看. 很美的语言.

顶部
王夝




UID 101
精华 1
积分 75
帖子 69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5-6-3
来自 Ohio
发表于 2005-6-25 09:16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同感,以后出本集子吧。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阿平 at 2005-6-25 09:02:
苏月, 我真的很佩服可以写小说的人, 很好看. 很美的语言.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9:32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大家.偶佩服能看下来的人.

偶在二百五"村姑"中提的就是这个小说,开了头就写不下去了. 搁了一段时间又觉得挂在那里一个开头不是那么回事, 就又回来继续编.今天闲了拿来凑数,偶发完这篇,刚好1000点.

[ Last edited by 苏月 on 2005-6-25 at 12:36 PM ]

顶部
悠然




UID 5
精华 6
积分 1392
帖子 12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11:03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呵呵,我看下来了,真的很好看。
一开始不觉得题目的精妙之处,直到后来,看到张建对瓶子里的菊花的理解,
才觉得题目的寓意实在太好了。
佩服,佩服!

顶部
fancao





UID 100
精华 24
积分 2067
帖子 185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6-1
发表于 2005-6-25 11:04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月月,
“因了爱而放弃,让激情还没开始就成了往事,让思念永远埋藏在自己心中,。。。。。。”
这层意思能写明白,不容易呀。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3:18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凡草,我是试着去写明白,不过写得吃力.这是为什么中间停下来了.

最想看到的,还是有人能砸砖. 过去老D砸过几砖温柔的,不过瘾. 你们要是能看得下去的话, 不妨提提不足. 内老雪你跑哪去了? 忙就算了, 否则放不过你.

顶部
心怡





UID 71
精华 17
积分 2393
帖子 229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9
发表于 2005-6-25 03:5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苏月 at 2005-6-25 09:32 AM:
偶发完这篇,刚好100 ...

我也看到了,突破1000大关。祝贺一下。

顶部
苏月





UID 3
精华 48
积分 2367
帖子 20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4:03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想说说自己在写这小说时的一些想法.

这里面的三个人物其实是有原型的. 当时还在读书时我曾跟张建和云都是朋友, 张萍我从来没见过,只是听他们提起.不过故事的结局不这么美好, 其实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感发展. 最后是秋萍找云谈话, 一对好朋友反目. 张建携妻儿去了加拿大. 云也远走他州. 在离开的时候仍然独身,不知道后来归宿如何.

云跟我聊过几次跟张建的事情. 我的感觉是, 其实他们都是好人,一开使并没有想到感情会发展到那一步. 到了最后三人都受伤害. 但如果大家都冷静一些, 处理得当的话, 这种结果应该是可以避免的. 我一直在想,在无数这一类雷同重复的故事中, 难道没有几个人可以把握自己, 可以将那原本美好的情感长久保持下来,而一定要发展到两败俱伤的地步吗?

我在开使写这个故事时, 本想基本忠实于现实的写下去的. 但后来却改变了主意. 我想试着让故事的主人适时止步, 停留在越界的边缘. 让那些经历了或正在经历或即将经历这类情感变故的男男女女能意识到. 前面风景虽然迷人,但向前走一步便是深渊. 如果人们能够把握得当,那种迷人的风光应该是能够永远保留下来的.

顶部
悠然




UID 5
精华 6
积分 1392
帖子 12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6-25 08:05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觉得有句话说的很好,“人是有感情的,但是人更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但是又觉得真能把感情控制自如的人好像有点恐怖。
反正也挺矛盾的!

顶部
水影





UID 13
精华 28
积分 2122
帖子 1896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6-25 08:1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很喜欢这篇小说的文字,淡雅优美。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悠然 at 2005-6-25 10:05 PM:
我觉得有句话说的很好,“人是有感情的,但是人更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但是又觉得真能把感情控制自如的人好像有点恐怖。
反正也挺矛盾的!

不是能把感情控制自如,而是不得不控制,否则可能就摔的粉身碎骨了。人有欲,情亦是欲,却不能因为喜欢了,都往自家拿。退一步海阔天空,永远的美丽。进一步,可能是万丈悬崖。。。

顶部
心怡





UID 71
精华 17
积分 2393
帖子 229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9
发表于 2005-6-26 01:02 A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苏月 at 2005-6-25 04:03 PM:
我想说说自己在写这小说时的一些想法.

这里面的三个人物其实是有原型的. 当时还在读书时我曾跟张建和云都是朋友, 张萍我从来没见过,只是听他们提起.不过故事的结局不这么美好, 其实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没能控制好 ...

我想试着让故事的主人适时止步, 停留在越界的边缘. 让那些经历了或正在经历或即将经历这类情感变故的男男女女能意识到. 前面风景虽然迷人,但向前走一步便是深渊. 如果人们能够把握得当,那种迷人的风光应该是能够永远保留下来的.

对于当事人来说,感情要控制,我想大概很难。如果有一个冷静的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在旁边,可能会有一个好结局。

顶部
江岚




UID 14
精华 47
积分 1671
帖子 139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6-27 12:24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Yahoo!
唉!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悠然 at 2005-6-25 07:05 PM:
我觉得有句话说的很好,“人是有感情的,但是人更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但是又觉得真能把感情控制自如的人好像有点恐怖。
反正也挺矛盾的!

啥也别说了,理解万岁吧





天本无情,何情之有?且把人间情爱,一字一痕化作故事,承载缘起不灭的地老天荒
顶部
白雪




UID 10
精华 19
积分 13627
帖子 1124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30
发表于 2005-10-25 11:59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苏月 at 2005-6-25 04:03 PM:
我想说说自己在写这小说时的一些想法.

这里面的三个人物其实是有原型的. 当时还在读书时我曾跟张建和云都是朋友, 张萍我从来没见过,只是听他们提起.不过故事的结局不这么美好, 其实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没能控制好 ...

我在开使写这个故事时, 本想基本忠实于现实的写下去的. 但后来却改变了主意. 我想试着让故事的主人适时止步, 停留在越界的边缘. 让那些经历了或正在经历或即将经历这类情感变故的男男女女能意识到. 前面风景虽然迷人,但向前走一步便是深渊. 如果人们能够把握得当,那种迷人的风光应该是能够永远保留下来的.

当年俺虽然帮你贴,却因题目没有刺激俺,没有细读。今日读来,还挺揪心。

张建和云会面那场,张建不会那么理智,否则是情不到火侯。另外,张萍在感情上太木呐,现实生活中的女人都是很敏感的。

为了百家争鸣,胡说两句。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8-17 12:17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