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小说:Rain check
枫雨




UID 4
精华 31
积分 635
帖子 39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10-22 12:42 PM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小说:Rain check

Rain check
                                                                           ---枫雨

(Rain Check—雨天换票证。本指比赛或表演因下雨延期,发给观众下次观赏的凭证。也用在如果商店一种正在减价处理的商品没有货,开给顾客的一种保证单据,顾客可以在该商品再有时,凭此单据按当时价格购买。后引申指双方同意某方延迟履行承若。----根据韦式字典)




梁庆笙觉得自己的邻居这两天有点不对头。其实他早就知道他们有问题,看他们不对劲。

什么问题?咳!这不是明摆着嘛:

那是一对刚结婚两年的夫妻。女的是个眉清目秀且风姿卓绰的中国女人,叫周晓冰。梁庆笙和她说过几次话,说话的时候她美目顾盼,朱唇皓齿,梁庆笙的心里就不知道怎的一忽悠。后来他就总想找机会和周晓冰说话,可后来周晓冰就对他不爱理睬。梁庆笙心里就不舒服了,虽然他还是爱看到周晓冰。心说可是瞧不起她,想,这肯定是一个绿卡婚姻。因为周晓冰的丈夫安德鲁是个美国老头---其实并不一定很老,可是他留着络腮胡子,头顶微秃---反正美国人是年轻的时候显老,到老了反倒显得年轻。谁知道呢!这种婚姻,啧啧,梁庆笙耸着鼻子对老婆惠明说:“有什么幸福可言!说不定什么时候出事呢!”

他于是密切注视着对门一家,看到周晓冰的背影,他就心跳加快身体膨胀百爪挠心。

果不其然,有一个星期梁庆笙休假在家,早上起来,吃罢早饭,他透过自家窗子看着对门,心里正想找个理由去串门。还没等他想好理由,忽然,一辆奔驰停在了个晓冰家门口。这不是安德鲁的车。梁庆笙知道,因为安德鲁开的是林肯。车里走出来一个黑衣人,走到门口,还没等按门铃,周晓冰就开门把他让进去了。梁庆笙的心突然冬冬地跳起来。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这里肯定不对劲啦!他索性坐在窗前,一直盯着看,心里又激动又不平,还有点酸不拉唧的。结果,大约两个小时后,对门开了,是周晓冰给开门,而那个人头也不回就走了。第二天,第三天,亦是如此。梁庆笙知道,这里有故事了!这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不一般。他不禁有点幸灾乐祸地想:看吧!美国人喜欢找中国女人,说他们顾家呢!他们不知道中国古人早有启示:歹毒莫过妇人心啊!

安德鲁每天很早就去上班了。他在纽约的一家金融公司,所以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走,到晚上天黑了才回来。过的是两头不见太阳的日子。梁庆笙有点同情他。可是,他每次找茬和周晓冰说话时候,她都是耷拉着眼皮,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梁庆笙心里就不平衡:有什么了不起!假清高!哼!看不上我们中国男人,找个老外!这种女人,据说都是性欲很高。据统计表明,美国人的平均做爱时间比中国男人多两分钟!就为了两分钟!这种两分钟女人,让梁庆笙恨痒得咬牙切齿。所以,他就盼着他们出事。

可没等人家出事呢,梁庆笙自己倒先出了事:公司不景气,裁员。梁庆笙被裁了。在家晃了一个多月,愣没找到事情!老婆惠明虽然嘴上没说什么,眉宇间已经透出一股火药味和嘲讽之气。其实梁庆笙真没闲着,他天天在网上贴简历,可是,他是处在一个尴尬的年龄,高不成,低不就。

这么晃荡了两个月,梁庆笙就又看到了那个找周晓冰的小子。那小子总是每天准时十点半出现在对门,然后一点出来。从来不按门铃,周晓冰总是在门口等着。有一次晚上散步梁庆笙碰到周晓冰,梁庆笙冲她笑笑,她居然把脸扭过去! 可是,她的侧影真好看呢!在夕阳下勾勒出一副楚楚剪影,比以前更丰满艳丽了。梁庆笙突然就来了气。哼!俗话说“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一个计划在他头脑里转悠开了。



梁庆笙摆弄着手里这包东西,打不定主意。他有点同情安德鲁,可是,想到周晓冰那双俏丽的,带着嘲讽不屑的眼睛,他就有气。特别是,昨晚惠明向他语重心长地说:“你要在找不到工作就降低一下自己的标准,或者干点别的吧。”梁庆笙一听就火了:“什么什么!你以为我就那么不值钱啦!”妻子的话对他简直就是最后通牒,是看不起他的公然表示。梁庆笙才不吃这一套!终于他把心一横,给安德鲁挂了电话。

当他把手里的纸包递给安德鲁的时候,梁庆笙差点后悔,几乎把手缩回来。我这是在干什么呢!太卑鄙了吧!可是,他转念一想,古人早有云:“无毒不丈夫”么!再说,这也是为了安德鲁好啊!

安德鲁接过那盘录像带,低头半天没说话。梁庆笙此时的心敲得山响。手心都出了汗。但他告诉自己,要沉住气!

最后安德鲁终于说话了:“梁先生,你说吧!你准备要多少钱,才可以让你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哈!开门见山!他倒是个痛快人!好,这样最好!
梁庆笙清清喉咙:“两万。”
“好!”
就这么简单? 梁庆笙突然后悔自己要少了。
安德鲁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梁庆笙:“但是你得保证,不让第二个人知道。”他的眼睛蓝光幽幽,仿佛射出一道电光来,象地震前的蓝光。梁庆笙心里一哆嗦。情不自禁地说:“当然,我保证!”

回家的路上,梁庆笙心猿意马。一会儿想到周晓冰俏丽的脸庞,一会儿想到安德鲁的眼神。心里突然一懔,他会不会对周晓冰……?他想到最近在《人物》杂志上一直跟踪报道的一起杀妻弃尸的案件:加州有一个妻子怀孕七个月突然失踪,后来在海边找到的时候是两具尸体,孩子因为母亲尸体膨胀已经和母体分离。丈夫虽然涉嫌,可是审了一年多了,也没找到确凿证据。梁庆笙越想越怕。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梁庆笙密切注视着对门。安德鲁上班后,对门就象没有人了一样,没有一点动静。只是偶尔,周晓冰会出来拿信或者放垃圾桶。但是,都是很快的,她头也不抬,就匆匆进去了。看来没有什么?梁庆笙放心了,继而有点不甘心,安德鲁就这么忍气吞声啦!美国男人不怕戴绿帽子么?不过,梁庆笙的心里也得到一点安慰:那个男人再没有出现过。

几个月后,对门搬家了。没有和周围邻居打招呼。梁庆笙有点失落感。

不久之后,梁庆笙也终于找到了工作,老婆的脸色也不再是晴雨表了。他于是把周晓冰丢在了脑后,抱紧老婆开始想做他的春秋大梦---安德鲁给他的那笔钱已经踏踏实实地存进了银行。

半年后,梁庆笙收到了一张请柬,是安德鲁和周晓冰发来的!原来是他们生了一个女儿,特请梁庆笙夫妇去party。

梁庆笙拿着请柬,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他既怕见到周晓冰,又想看看他们到底如何。他小心翼翼地征询老婆的意见,惠明说:“我们当然该去祝贺啊!毕竟我们邻居一场。”

小女孩金发碧眼,很招人喜欢。周晓冰虽然刚生了孩子,有些发胖,可显得更有风韵十足。她很热情地招呼梁庆笙,居然主动和他握手!梁庆笙摸着周晓冰柔软的手,身体又开始膨胀起来。周晓冰笑笑,并没有给他冷脸色。梁庆笙不禁有点想入非非。

来了好多人,都夸小孩长得漂亮。安德鲁夫妇俩高兴极了,热情地和他们讲述孩子的出生和起居。一脸的幸福。梁庆笙坐在客厅里,捡了个葡萄扔到嘴里,小声对惠明说:“这葡萄有点酸。”“是吗?”惠明说,也尝了一个,“我倒不觉得。”

临走的时候,安德鲁悄悄拉住梁庆笙的手,挺神秘地把他带到书房,关上门,说:“梁先生!谢谢你!”
梁庆笙一脸迷惑:“谢我干吗?”
安德鲁脸上红扑扑的,大概是酒喝多了。他拉着梁庆笙的手说:“谢谢你没有把那件事情说出去。”
梁庆笙有点不自然,说:“我们不是有协定么!中国人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突然想到自己的做法未必君子,于是住了口。

“是的,梁先生是君子。”突然,安德鲁非常感慨起来:“唉!你不知道,我其实有问题,不能生育。可是我特别喜欢孩子。于是才出了那个主意。开始周晓冰不同意,可是我坚持,她才勉强同意的。你不知道啊!我在等有人来告诉我啊!等你等得我都不耐烦了啊!”

梁庆笙听得一头雾水。心想这家伙准是喝多了,开始胡言乱语。

只听安德鲁继续说 :“后来,你知道了,给了我那盘录像带。我好高兴呀!因为当时周晓冰已经怀孕了。”

梁庆笙已经肯定安德鲁是在胡说八道了,他正准备打断他,安德鲁却挥挥手,说:“你听我说完。”他打了个嗝,说道:“我虽然给了你两万,可是,你知道我从那小子手里拿到多少?”

梁庆笙摇摇头。安德鲁伸出五个手指,翻了一翻,说:“这个数。哈哈!”他得意地大笑,“而且,还白得了一个女儿,你说,谁赢了?我是拿了一张Rain Check! 哈哈哈!……”

反应了半晌,梁庆笙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目瞪口呆!心里象撒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全搅和在了一起。他拍了一下安德鲁的肩膀,说:“你小子够狠!”安德鲁得意地说:“你们中国人不是说‘无毒不丈夫’么?”梁庆笙一愣,马上和安德鲁一起大笑起来!两个人互相拍着肩膀,好象是莫逆之交,梁庆笙几乎笑出了眼泪,不知道是佩服对方的手段,还是惊诧他比自己更胜一筹? 真乃“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半天,梁庆笙才想起一句古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咳!还是咱老祖宗高!



                                                                                                       2004.9.11





流过的是岁月,不动的是心情。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0-17 12:24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