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胡适之总统梦”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867
帖子 1208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8-8-22 05:29 P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胡适之总统梦”

​【胡适日记:蒋公意欲宣布他自己不竞选总统,而提我为总统候选人。他自己愿做行政院长。我承认这是一个很聪明、很伟大的见解,可以一新国内外的耳目】胡适的【一新国内外的耳目】就是欺骗;胡适清楚不放枪杆子的蒋介石只是用他做欺骗的道具,这次蒋介石的让胡适做花瓶总统,让胡适后半生不能平静,后半生的胡适或劝或逼蒋介石圆他的总统梦。

1959年11月20日蒋介石日记:【胡适无耻,要求与我二人密谈选举总统问题,殊为可笑。此人最不自知, 故亦最不自量,必欲以其不知政治而又反对革命之学者身份 ,满心想来操纵革命政治,危险极矣】胡适不关心万年国大,不关心特务治国,只关心总统选举是因当年蒋介石有意让他做花瓶总统。

可惜蒋介石日记中没有【胡适要求二人密谈选举总统问题】的具体内容。但从蒋介石骂【无耻】和【此人最不自知, 故亦最不自量】看,胡适要求只是两个人的密谈 让蒋介石很可能感觉到了胡适在做总统梦。特别是蒋介石的愤慨最后的一句话【以若辈用心不正,国事如果操纵在其手,则必断送国脉矣。】


我写了【蒋介石秘密给胡适美金45000元考证】与【胡适是蒋介石的雇佣打手】后,想看看蒋介石秘密给胡适9笔钱后,胡适的反应。知道胡适与蒋介石生前都没有公开谈过秘密给钱与秘密拿钱的事情,想从胡适日记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没想到的是,一个异常重视日记,而且生前就发表的胡适,他的日记全集中,在吴国桢于1954年6月在美国发表《在台湾你们的钱被用来建立一个“警察国家”》8月16日胡适发表文章《台湾是多么自由》的最激烈的时期,1954年6月5日到年底12月31日居然无一个字。

“台湾省主席”兼“保安司令”吴国桢因反蒋介石家天下,写文章揭露蒋经国特务治国。胡适为蒋家擦鞋还可说只是御用文人,但最近台湾档案解密:胡适在攻击吴国桢时,秘密从蒋介石拿了钱,这2万美元在当时不是小数,相当于胡适在美国四年工资,胡适日记缺失1954年后半年,是做雇佣打手做贼心虚。

胡适做蒋介石雇佣打手的铁证:1953年7月17日、1954年5月1日、9月3日、12月6日,钱给的突然密集,一共是二万美金。吴国桢于1954年6月在美国发表《在台湾你们的钱被用来建立一个“警察国家”》8月16日胡适发表文章《台湾是多么自由》,诡异的是异常重视日记的胡适,1954年6月5日到年底12月31日无一个字。



胡适1951年给蒋介石的信【两年零五个月不曾得见我公,时时想念,时时想写信,总不能有详细陈述意见的勇气】是因从蒋介石那里刚拿到5000美元,为什么蒋介石在两年半后会想到喂狗,不清楚,有一说是胡适对美国养病的宋美龄有表示,胡适有表示是他认为朝鲜战争后有美国撑腰的台湾安全了

胡适与蒋介石【胡适还是接受了蒋介石的安排,赴美争取舆论的同情】胡适1951年给蒋介石的信【两年零五个月不曾得见我公,时时想念,时时想写信,总不能有详细陈述意见的勇气】如胡适是蒋介石派出去了,不可能两年半不与蒋介石联系?

胡适1951年给蒋介石的信,汇报了两年零五个月做了什么【我自从前年四月廿一日重登新大陆以来,就打定主意先教育我自己】对给胡适洗地的叙拉古之惑提到的【胡适还是接受了蒋介石的安排,赴美争取舆论的同情】一字未提。胡适认定台湾是沉船抛弃了蒋介石

【正如有学者杨金荣指出的那样,胡适是没有大使头衔的“大使”】到美国两年半后的胡适给蒋介石第一次写的所谓万言信。这个没有大使头衔的“大使”在对美国一字不提就只能给蒋介石提供书单?



蒋介石日记:  
1941年11月30日:“驻美大使胡适对于彼使命与任务之成败,几乎毫不在意……此等官僚与政客,无胆、无能而不愿为国家略费心神,凡事只听其成败,是诚可痛、可悲之至也。”  

1942年10月(胡适被免去大使职务后):“胡适乃今日文士名流之典型,而其患得患失之结果,不惜借外国之势力,以自固其地位,甚至损害国家威信而亦在所不惜。彼使美四年,除为其个人谋得名誉博士十余位以外,对于国家与战事毫无贡献。甚至不肯说话,恐其获罪于美国……文人名流之为国乃如此而已!”  

1958年5月10日:“对于政客以学者身份向政府投机要挟,而以官位与钱财为其目的。伍宪子等于骗钱,左舜生要求钱唱中立,不送钱就反腔,而胡适今日之所为,亦几乎等于此矣,殊所不料也。总之,政客既要做官,又要讨钱,而特别要以‘独立学者’身份标榜其清廉不苟之态度。甚叹士风堕落,人心卑污……”

1958年5月30日:“以今日一般政客如胡适等无道义,无人格,只卖其‘自由’‘民主’的假名,以提高其地位,期达其私欲,对国家前途与事实概置不顾,令人悲叹……乃知其不仅狂妄,而且是愚劣成性,竟劝我要‘毁党救国’。可耻。”  

1959年11月20日:“胡适无耻,要求与我二人密谈选举总统问题,殊为可笑。此人最不自知,故亦最不自量,必欲以其不知政治而又反对革命之学者身份,满心想来操纵革命政治,危险极矣。以若辈用心不正,国事如果操纵在其手,则必断送国脉矣。

1960年10月13日:“此人实为一个最无品格之文化买办,无以名之,只可名曰‘狐仙’,乃为害国家,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彼尚不知其已为他人所鄙弃,而仍以‘民主’、‘自由’来号召,反对革命,破坏反共基地也。” 

 1960年10月18日:“闻胡适已于昨由美起飞回国,其存心捣乱为难可知,而且若辈所谓自由主义之文化买办们从中纵容无疑,应加防范,但以忍耐为重。”  

1962年2月24日(胡适不治去世,蒋介石撰写挽联“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其后还明令颁发褒扬状):“晚,闻胡适心脏病暴卒。”  

1962年3月2日:“盖棺论定,胡适实不失为自由评论者,其个人生活亦无缺点,有时亦有正义感与爱国心。惟其太偏狭自私,且崇拜西风,而自卑其固有文化,故仍不能脱出中国书生与政客之旧习也。” 

1962年3月3日:“胡适之死,在革命事业与民族复兴的建国思想言,乃除了障碍也。”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2-9 09:11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