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冒着蹲班房的危险去为别人说这么大的假话,值得吗?
九峰





UID 80
精华 5
积分 22867
帖子 1208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5-5-11
发表于 2013-9-10 11:29 AM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冒着蹲班房的危险去为别人说这么大的假话,值得吗?

——介绍昆明老中医、抗癌中药艾氪新发明人徐大成先生
  各位读者朋友,看到如此让人惊讶的标题,您会作何感想呢?您会认为我是说假话吗?
  在许多人的意识里,癌症都是一个完全不可战胜的恶魔。但是,前一段时间,浙江金华倪海清先生治愈极晚期癌症七十多例的事实,已经证明了用中医方法完全可以治愈癌症。
  倪海清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治癌的,我们至今还不知道。那么今天,请允许我以无比喜悦和豪迈的心情,非常庄重、严肃、清楚地向大家介绍一位倪海清一样的攻克癌症的中医圣手:云南省昆明市扶正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神奇抗癌中药艾氪新发明人、昆明市颐康缘医院肿瘤科主治医师徐大成先生和他攻克癌症的具体方法!
  徐老告诫,不要说治癌,就说调理就行了。因为所有的癌症都是因为病人身体内部循环不畅而出现淤积痈肿,我们通过用中医药调理,让病人的生命系统正常工作,淤积痈肿自然就消失了,癌症病人也就健康了。
  自2008年功夫练成正式出山以来,经他调理而康复的癌症种类有肝癌、肺癌、直肠癌、淋巴癌、乳腺癌、子宫癌、恶性脑瘤、白血病等。其中,对未转移的癌症病人,他的康复率为80%;对已经转移的癌症病人,康复率50%。他调理过的各种癌症患者共有200多人,总的康复率接近七成。而且,因为身体里的致癌因素已经去除,所以一旦康复就基本保证永远不再复发!
  在今天几乎人人畏癌如虎、谈癌色变的恶劣形势下,徐老却有着如此骄人的战绩,那么,我宣布癌症已被攻克,应该不是夸大其词吧?
  再说了,如果攻克癌症是假的,经不起调查,而现在打击网络造谣、传谣的风头正劲,我冒着蹲班房的危险去为别人说这么大的假话,值得吗?
  一、认识徐老的缘起
  我算不得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我却是一个很真诚、很执着甚至执着得有些不可理喻的人。十二年前,我对医学还一窍不通,但当父亲带着无疾而终的愿望在病痛中凄然离世的时候,我攻克各种疾病的决心从此产生并非常强烈。三年半前,当我用无限极保健品让母亲告别了困扰她十多年的多种慢性病痛的时候,我以为我已经找到了让病人远离病痛恢复健康的最好方法,于是我发誓要让天下绝大多数病人像我母亲一样重获健康。
  两年前,当我用无限极产品在河南调理守护一位尿毒症病人过程中出现各种曲折反复时,我完全铁了心——只要病人没有完全康复,我就绝不离开。就这样,我分文不取地守护了病人七个多月。时间凝固,生活单调,我长期以观察日出日落为乐,却不经意间从太阳、地球日夜不停的运行和交替变换中悟出了“至诚、至勤、至善”的天地之心,并认识到若本着天地之心去做事,就是为天地立心。
  后来,我知道并学习了王凤仪先生的性理讲病学说后,自认王凤仪学说就是现代化中医,无限极就是现代化中药,两者合起来就是现代化中医药,能够无坚不摧。从此高举现代化中医药大旗,高调去救治各种病人。可是,虽然也让一些人恢复了健康,但我也痛感对许多重大疾病效果不一,更没有取得决定性的突破。
  安徽蚌埠五河县一位尿毒症患者,四川都江堰一位尿毒症患者,山东济南一位强直性脊柱炎患者,重庆秀山一位重症肌无力患者,都先后放弃了服用无限极产品。每当一个病人选择放弃的时候,我的心里都倍感难受,失职、失责、愧对信任的感觉深深刺痛着我。
  尤其是两位极晚期癌症患者,42岁的家乡射洪籍西藏拉萨教师侯小军,66岁的射洪县城老太张延秀,虽然在最后关头找到了我,接受了我的调治,却先后离世。虽然病人家属并没有找麻烦,但我心中的痛楚却难以形容。我多少次沉痛地祈求、泣问苍天:“既然赋予我使命,为何不赋予我力量啊?”
  我逐渐明白,疾病之“盾”过于坚固,而我手中的现代化中医药之“矛”却还不够锐利。天地之间必有正气,宇宙之中能量无穷。不管这些疾病多么顽固,一定会有战胜的办法。我的修为还不够,功力还欠缺,还必须继续求索,直到胜利。我战胜各种疾病的信心丝毫没有动摇。
  7月底到北京开会,虽有展示能力和决心的意识,因为我自认对付许多不特别严重的慢性病痛还是很有效果的。但我内心深处也非常急切地期待能够遇到高人指路,以尽快增强自己实力。
  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北京黄太利德中医药研究院的崔海金院长。在新浪微博,我们已经互相关注很久了,但一直没有正面的交流。他既在台上发了言,又与我促膝谈心,详细介绍了他的中医药理念,介绍了他本人及其所带团队花费数十年心血研究出来的黄太利德正合丸,对心脑血管疾病和糖尿病患者的神奇疗效。一凭当时直感,二凭冷静分析,我觉得终于找对人了(我把正合丸买了一部分,带回家与无限极产品一起让患者服用,果然效果倍增,让我甚为高兴——此是后话)。
  在我赴北京之前,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癌症患者许其生先生的女婿、中学教师卢老师就同我联系,说他岳父背部肌肉纤维瘤,非常严重,西医中医都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看过我文章,发现我的底气很足,问我还能否救治,并且把背部照片和医院资料发到了我的手机上。我把相片和资料给了多位中医看过,都认为已经太晚了,没办法救治了。但崔院长看了后却很肯定地告诉我,昆明的徐大成先生能够救治,并把徐先生的电话告诉了我。
  我当时对崔院长的判断力既比较认可,又不敢完全放心。所以对徐先生的治癌方法既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与向往之心,又免不了心中怀疑,况且远水不解近渴,所以没有立即给徐先生打电话。但据我自己分析,虽然病人背部已经严重溃烂,但皮肤上的溃烂,理论上能够使体内毒素有了一个良好的排泄窗口,所以应该还有救。7月29日晚上,北京会议刚刚结束,我就坐上了到浙江海宁的火车。
  30日上午见到病人,病人在几家医院除了国家报销的以外,仅仅自己家庭就花了20多万元,当医院宣布已经无法救治,让其找中医治疗之后,两三个月里分别找了杭州、厦门、上海、北京多位老中医,但几乎没有任何效果,背部的溃烂越来越大,越来越严重。我看到时触目惊心——上下最长处16公分,左右最宽处14公分,中间冒得最高处六公分,流脓流水,腐臭难闻。
  30日下午,病人开始用上了无限极产品,同时我把昆明徐老的电话告诉了病人及其家属,告诉他们,即使我的方法不好,还有徐老作为最后一道防线。因为海盐县离舟山已经不远,所以8月1日早上,我乘车去舟山看望久已失去联系却依然牵挂的丁网友的父亲。许先生及其家属对于用无限极产品能够治好这样的癌症很怀疑,又觉得自己服药就行了,不用我守在那里。所以8月3日就打发我回川了。但许先生用无限极产品后病情不是有所减轻,而是有所加重,疮口周围红肿、疼痛,发烧,我通过电话告诉他们那是调整反应,应该忍受和坚持,或者减量乃至停一两天再用药,或者立即加量用药。但病人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根本不敢加量。他不但立即减了量,而且几乎完全停止用无限极产品了。
  我回到四川老家后,也一直在思考分析许先生的病。我一直相信,虽然也像我以前遇到的极晚期病人一样危险,但溃烂在皮肤上是一个全新的情况,我总相信那是一个排毒窗口,是不幸中的幸运,我非常想尽全力救治好他。所以我通过网络反复拜读了徐老的治癌方式,对其治癌理念非常认同。于是我建议病人到昆明接受徐老的救治,但病人说背上的溃烂部位无法承受衣服的摩擦,平时都不能外出,更不能到昆明。我又与徐老联系,请徐老把药品寄到浙江,我到浙江去救治病人,但徐老说你没有用过,不能拿去救人。
  我于是决定亲自到昆明学习徐老的方法,然后到浙江救治许先生。但我经常南来北往地跑,家中经常入不敷出,捉襟见肘,家人意见极大,反对出行。我只能尽力安抚家人,这是善心之事,是积德,该做。我们不会永久贫穷的,现在经得起贫穷,将来才经得起富贵。8月24日,我如愿坐上了从成都开往昆明的火车。
  二、徐老的治癌奇迹
  徐老所在的颐康缘医院位于昆明市西南角,滇池路1306号,距离云南省民族村约一百多米。占地约十来亩,周围和院内绿化都做得非常好。因为是郊区,所以四周空旷,几乎没有其它建筑,空气格外清新。四层楼房,约有三百张床位,房间宽敞明亮,舒适整洁。
  与徐老相见是26日早上,在他的办公室里。他待人热情真诚,慈祥谦和,虽年已古稀,却身体、精力都很好,尤其是仍然保持着一颗年轻有为的、奋斗不息的心。一聊到中西医和当今病人的无助,我们就有许多共同的话题与见解,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几天时间里,看给病人所做的各种精心的调理,与徐老交流,与护理人员交流,与正在住院的病人交流,看过徐老所存的各种资料,尤其是康复后的病人写给徐老的感谢信,我的内心非常激动,对徐老的方法心悦诚服。但我也有一种深深的遗憾:徐老的方法这么好,但他自己不太会写文章,对电脑完全不会用,身边也没有会写文章的人帮忙,致使这么好的方法不能让天下人普遍知道。所以,我决定要写一篇报道,发到我的博客里。
  徐老1944年生于四川泸县,后来定居在昆明。曾服役于成都军区后勤部,1993年退休。由于他祖上数代人都是草药医生,从小见证了许多医学奇迹,也耳濡目染了不少中草药知识,所以一生都对中草药非常热爱。离开部队之后,他虽然有丰厚的退休工资,吃穿用一概不愁,但很富有进取心和责任心的他,却把全部的金钱和精力都用在了对祖传已经百多年的古方——“起死回生汤”的现代化改造、创新和发掘上,组织自己的研发团队,用了十多年时间,终于研究出了抗癌中药艾氪新。为了取这个名字,他苦思冥想了整整三年。在这个名字里,“艾”代表流传数千年的传统中医药,“新”表示中医药要与时俱进,要发展与创新。但把三个字合起来,就是“癌克星”的谐音。
  在艾氪新的外包装上,有这样一段话:“《黄帝内经》:寒气化为热,热胜则腐肉,肉腐则为脓,脓不泻则烂筋,筋烂则伤骨,骨伤则髓消……寒邪客于筋络之中则血泣,血泣则不通,不通则卫气归之,不得复反,故痈肿……病非人体素有之物,能得亦能除,言其不能治者,未得其术也!”从这段话,既能体现我们中华祖先之伟大,之有先见之明,又能看到徐老已经深得祖先之医学精华。尤其后面那句话:“言其不能治者,未得其术也!”既显示了说出原话的中华先祖的豪情与霸气,有显示了引用者徐老的豪情与霸气。中医要继往开来,发扬光大,非有徐老这样的高人出现不可!
  该怎么认识恶性肿瘤呢?徐老认为,恶性肿瘤无非就是由于炎症、糜烂、溃疡、囊肿等起始因子,在外部刺激累加下持续或断续发展过程的结果,即祖国医学中所说的“淤滞”。用活血化瘀、固本培元、扶正祛邪的方法,是根除恶性肿瘤的唯一途径。
  能认识到这一点的中医很多,往这个方向用药的中医也很多,但真正解决了问题的中医却比较少,这是为什么呢?徐老说,只要回到中医理论的源头去,问题就容易看明白了:中医理论认为,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主运化,将水谷精微物质输布全身。若脾胃功能减弱,失去原有的运化功能,则再好的药物也无法到达病灶。而癌症病人往往体内循环不畅,脾胃运化较弱,所以,虽有好药,却发挥不了作用。打个比方来说,就好比一个国家虽然能够生产出足够的粮食和精良的武器,但运输的能力很弱,或者说运输线路和工具被敌方破坏,所有的粮食和武器都无法运输到前方去,前方将士既无粮食又无弹药,当然只有打败仗了。
  在对付癌症的策略上,当别的一些中医把大量精力用于研究病症、研究病例、研究方剂,研究药性上的时候,他却把主要精力用到了研究制药方式的创新和送药方式的改进上,所以才能够领先一步。首先,他充分利用了云南既是高原,又处于亚热带,因此植物种类繁多的独特地理优势,从云南原始森林里若干纯天然药材中提取出了活性酶。再加上茯苓、肉桂、覆盆子、薏苡仁、白芷、姜、甜菊糖、天然香料等,生产出了艾氪新原药液。
  其次,他充分利用了酒的作用。他说,在中国古代,大多数治疗方法都要加酒,因为酒能助推血液循环,增强药物功效,所以,艾氪新就是原药液兑酒而制成的。酒的度数多高最好呢?他从5度到55度,以每5度为一个阶梯,全面做了比对试验和化验,发现当酒精度为35度的时候,药物的功效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于是最后确定为35度。
  再次,他充分利用了热能的力量祛病。前面外包装文字中的“寒气化为热”,已经表达了他的观点。他认为绝大多数癌症病人,外表的征象都是热,但那不是真热,如果去给病人用凉药清热,会造成病人的体质更虚弱,体内循环更加失调。因为那是假热,是内寒生外热,寒为根本,热为表象。所以他对付癌症,是以热攻寒,不但药物本身偏重热性,而且在使用过程中要对药物进行加热,比如,把药物加热后再给病人皮肤喷涂和揉擦,之后再热敷。
  具体用药的时候,有内服、外擦、外敷三种方式。内服的药物,既有熬制的传统中草药,又有艾氪新口服液。内服药以中药提速,以酒行药,能健脾养胃,固本培元,扶正祛邪。但艾氪新里含酒,对于不喝酒的人,对于小孩,对于以前认为不该喝酒的、有高血压、糖尿病、酒精肝的癌症病人(包括肝硬化、肝癌病人),又怎么办呢?徐老的办法非常干脆——所有人都喝,结果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这让我也很惊讶,因为我也一直认为,这一类病人是不能喝酒的,可徐老为什么能够如此大胆呢?他说,那些认为不能喝的人,只对了一部分,或者说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酒绝不是天然毒药,而是粮食生产出来的,本身既是饮料,又是药物。如果这一类病人单纯喝酒甚至酗酒,当然无益甚至有害,但我这只是做药引子用,只取其利。原药与酒相结合,对人体免疫功能的综合调节作用更强,有利无害,所以不会有那么多的顾虑和危险。
  比如,2010年接受徐老调理的、目前最小的一个患者马××,当时仅四岁半,是云南宣威市人,被云南省医院确诊为左眼母细胞瘤,医院要求摘除左眼球。父母不忍心女儿从小失去眼睛,拒绝手术,找徐老调理,徐老让小女孩每天喝近百毫升含酒的艾氪新,不但没有产生任何危害,而且肿瘤被消除了,眼睛保住了,生命也保住了。
  外用之时,先把装有艾氪新药液的塑料瓶放进盛着开水的容器里,让开水为药液加热,再把加热后的药液给病人病灶部位、淋巴部位反复抹擦,按摩,让病人毛细血管尽可能舒张,吸收药液。徐老说,别小看这样的方式,在病人肠胃功能弱的情况下,皮肤吸收的药量可以数倍于肠胃系统,而且不会发生呕吐,能保证药物在身体里持续发生作用,所以药物所发挥的效力也能够数倍于肠胃系统送药。对病情严重的患者,还经常全身擦药,以便更加迅速地控制病情。
  外擦之时,有时候还要根据情况对病人进行拔罐处理,用真空的力量把病人肌肉中的寒湿之气拔到皮肤上来,然后再从皮肤上驱离身体。如果局部血液有问题,就用三角针刺破皮肤,再用罐拔出有问题的血液。
  外擦之后是泥灸。“泥灸”,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和见到,就是把选定的中草药打碎,再用艾氪新药液调成糊状,然后装进容器里,放到微波炉里加热到40~60°C,敷在病灶部位,再用医用薄膜覆盖,盖上床单,用加热灯在外面加热。约莫半个小时后,除去外敷的药物。
  泥灸之后,是热敷。把中草药粉用艾氪新拌湿,装进纱布袋里,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再敷到病灶部位上,热的程度以病人能够承受为度,外层用专制的绷带固定,穿上衣服,自由活动,六小时以后再取下。
  徐老把他的方法简称为“三位一体”快速疗法。所谓“三位”就是“内服”、“外敷”、“热力助推”,“一体”,就是三种方法同时使用,使康复效果更快地显示出来。
  用徐老的调理方法,人体的正常细胞,尤其是抗癌细胞功能只会得到增强,而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和削弱,而癌细胞的生存条件却会迅速失去,进而很快枯萎死亡。因此,病人见效快,止痛快,康复快,在这里住院的病人,一般十天半月之后就会好上一大截,许多病人由衷地称赞:这简直是一条“肿瘤康复高速路”!
  徐老说,古代中医确实强调要辩证施治,今人学会辩证确实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但在真正施治的时候一定要灵活,要懂变通,要懂发展创新,不然自己走进死胡同了还不知道。他的艾氪新,也讲辩证,比如他认为既然是癌症,既然身体里会形成肿块,就可以基本认定为寒症,并在此基础上用药。以前,他遇到的所有癌症,都这样调理了,他一直在用心观察是否有异常和意外,但至今还没有。因此他现在已经基本敢下结论,他的艾氪新及其相应的用药方法,对所有种类的癌症,都是很有效的。
  他说,医疗确实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任何人也不敢大意,他这些年也是小心翼翼地、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地走过来的。但从战略思路上来说,不管多大的事,你也一定不能把它越搞越复杂,更不能搞得复杂到超出人力的控制范围,如果那样,就只会坏了大事。而必须去繁就简,也就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以便于看清要害,击中要害,这才能真正干成大事。他最先研究艾氪新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今天,他基本做到了,并会继续做下去。将来,他一定要让那些家里贫穷,上不起医院的癌症病人,只花少量的钱,在家里就能自己把癌症调理好。
  在此,我特地把经过徐老调理而完全康复的部分癌症病人及其癌症种类列表于后,以飨读者。但是有一个问题要说明白,所有读者都想知道病人的真实姓名、地址、电话等,以便验证其真实性。但绝大多数病人却并不愿意被关注、被打扰,有的严词拒绝公布其真实身份。所以,我只能尽量做到两边都平衡。但所有案例是绝对真实的,经得起相关部门查证。
  1、李××:男,39岁,从四川农村来昆明打工。2008年9月查出鼻咽癌,化疗4个疗程后,颈部淋巴转移并出现多个肿块,脑部转移出现恶性脑肿瘤。2009年2月,经人介绍,找徐老调理,自感效果很好。2010年到医院检查,无肿瘤;2011年再次复查,无肿瘤。
  2、董×:男,43岁,河南省新乡市人,郑州工作。2009年4月在河南查出肝癌晚期,住院治疗后基本无效。当年9月邀请徐老到郑州家中调理,据病人反映,好转很快,2010年6月电话回访,已经完全康复并正常上班。
  3、陈××:男,48岁,昆明市纺织工人。2007年12月确诊为脑干细胞胶质瘤1.7×1.5cm,医院要求手术,但经济无法承担。2008年3月12日找到徐老,当时头痛、头晕,视力模糊不清。调理15天,眼睛视力恢复;三个月后到医院复查,已经无肿瘤,从而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4、张××:男,57岁,昆明市嵩明县人。2008年9月,在昆明某大医院查出肠癌晚期,并转移至肝、肺、骨、食道、口腔,医院已无办法。当月找徐老时,舌呈黑色,口腔内可见多个肿块。接受调理后,病情很快得到控制。2010年昆明医院检查报告,身体各部位都未发现癌变。
  5、梁×:女,45岁,广东省深圳市人。2008年查出直肠癌,在广州手术一年半后发现转移到子宫,随即第二次手术,但不久又发现肺转移。2011年5月5日,徐老应邀到深圳,为她调理,后来顺利康复。
  梁×妹妹梁××:女,42岁,广东省江门市人,乳腺癌术后淋巴转移,接受徐老调理后顺利康复。
  6、张×:女,42岁,昆明市人,2008年确诊为左腿骨瘤,局部切除一年后发生骨转移,第二次手术三个月后又查出肺转移。2009年12月,找徐老调理后完全康复。
  张×父亲张××,退休教师,直肠癌转移加脑中风,与张×同时接受徐老调理,也已经康复。
  经徐老调理后康复的癌症患者还有:
  王×:辽宁省葫芦岛市人,急性淋巴瘤;
  歹××:楚雄市双柏县人,宫颈癌晚期;
  张×:天津大港油田人,子宫腺淋瘤;
  吴×:北京市丰台区人,乳腺癌;
  康××:黑龙江省鸡西市人,肺癌转移;
  张××: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人,结肠癌;
  吴××:广东省佛山市人,肺癌、声带癌;
  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人,骨肉瘤。
  限于篇幅,我不能把所有康复的患者都逐一罗列出来,但能够让上述那么多癌症患者康复,这已经可以称为人类抗癌史上的伟大奇迹了吧?
  如今,徐老是昆明市中草药研究会会员,云南省民族民间医药会会员,中国亚健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由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2年12月编辑的《慈善中国》丛书第四期“爱心国医篇”,专门介绍了徐老,标题就是:《徐大成:肿瘤康复高速路(艾氪新)》,文章的结尾充满深情地说:“艾氪新药剂是快速消除癌症肿瘤的新突破,是癌症患者的福音,被誉为祖国医学中有研究价值的一块瑰宝,是祖国医学和民族医学相结合的一株奇葩,必将在未来更加鲜艳,从而造福全人类!”
  北京大学即将挂牌成立“艾氪新肿瘤研究中心”。
  三、踏平坎坷,迎接中国无癌、世界无癌的美好明天
  写到这里,可能早有读者想问:你把徐老对癌症的调理办法说得那么好,那他的抗癌中药“艾氪新”有国家药监局的正式批文吗?会不会又弄出一个“倪海清”案来?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徐老不仅有自己的专利证书,有自己独立的知识产权,还有国家药监局的正式批文,而且是两个批文:外擦外敷药的批文,是“消”字号的酊剂产品——加酶艾氪新;内服药的批文,是“食”字号的酊剂产品——增免一号艾氪新。
  可能大家会很失望:这不是废话吗?没有“药”字号的批文,怎么能够堂堂正正地摆上药架治病救人呢?那不仍然有非法行医的嫌疑和风险吗?
  我也有此担忧,我问过徐老: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拿“药”字号的批文呢?徐老说,不是没想过,而是办不到。光是资金,就最少需要一个亿,根本拿不出来。即使过了资金关,现在的中药批文审核基本都是按西药标准方式进行的,药理分析,病理分析,动物试验,人体试验,临床试验,临床案例基数,等等等等,对于个体研发性质的治癌中药来说,完全没有完成的可能。比如其中的临床试验,就必须在不同地区的几家等级很高的正规医院做较长时间试验,必须做够规定的案例数目,才算有效。如果大医院不配合,这一关就过不了。可是,大医院又怎么可能会配合你呢?
  听到这里,我的心情很是沉重。大环境如此,又有什么办法呢?徐老能够一路走来,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已经非常不容易,非常成功了。从他个人来说,他不但会研发,会组织管理自己的研发、生产、护理团队,而且会充分利用和平衡各种人脉关系;从医疗卫生管理机构来说,虽然没有从资金、技术、人力等方面提供什么实际的支持,但睁只眼闭只眼,默默放行,没有刁难打击,没有扼杀于摇篮,已经是非常大的善意了,我们还能渴求什么呢?所以,没有“药”字号,只能请大家谅解了。
  徐老和他心爱的艾氪新能够平安、平静地走到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策略,就是低调,就是韬光养晦,受到的关注较少,省却了很多麻烦。但是,我今天却捅了马蜂窝,会不会给徐老惹麻烦,给艾氪新惹麻烦?我无法准确地预见,但我愿意乐观地相信,徐老不会有事的,艾氪新不会有事的。
  我亲爱的祖国,亲爱的同胞,多少年来,我们盼望征服癌症的中医英雄的出现,如同久旱之盼甘霖。今天,真正的大师来了!真正的英雄来了!他,就是在充满荆棘、充满坎坷的征服癌症之路上默默前进、默默奉献的一位老人——徐大成先生!我们所有的同胞,准备以怎样的方式,迎接英雄的到来呢?
  各位中医界同仁,徐老的方法是否正确,欢迎大家从专业的角度发表意见,以便进一步改进完善。徐老只是按自己的理解做出了独特的探索,他并没有也不可能成为抗癌技术的终结者和唯一人。我国中医药树大根深,流派众多,各怀绝技,我非常盼望大家在自己原有技术的基础上,借鉴徐老,敢想敢干,推陈出新,创造出中医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美好局面。
  我从2011年8月发起的“保健养生万里行”活动,能够走到昆明,能够认识徐老,实在是三生有幸!
  我原来说无限极中草药保健品是现代化中药,我今天依然这么认为。但是,现代化中药的名称,并不是由无限极所独享,崔海金院长的黄太利德正合丸,是现代化中药;徐老的艾氪新,同样是现代化中药;现在可能也还有我所不知道的其它现代化中药,将来也还可能出现更多现代化中药。
  同时,我提出现代化中药的观念,并不是完全排斥传统中医药,徐老给患者内服的,也既有传统的熬制的中药,又有艾氪新。我们千万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丢了传统中医药,现代化中医药就成了断线的风筝,传统中医药永远都有其不可取代的简直和地位。尊重传统中医药,保护传统中医药,保留传统中医药,发掘传统中医药,正确配置传统中医药与现代中医药的比重,让两者珠联璧合,共同济世救人,才是我们唯一正确的道路。
  有了艾氪新,我的“现代化中医药”大旗,不但不会倒下,还将会举得更高,因为将来对付各种癌症的时候,我会更有办法,更有效果。我会尽己所能,研究艾氪新与无限极,与王凤仪先生性理讲病学说相结合的方式方法,以便更有成效的救治癌症患者。
  如果靠艾氪新一己之力,就能够让已经发病的所有癌症患者康复,我会非常高兴。因为天下病人的康复,是最根本的目标,不管是谁做到的,我都乐观其成。
  同时,在对癌症成功预防的效果上,我原来的方法是非常有效的。如果在这个层面上结合起来,我们一定能够实现中国无癌、世界无癌的美好明天。
  而且,即使癌症作为一个病种被完全征服了,肝炎病,心脑血管病,糖尿病,呼吸系统病,艾滋病,等等等等,纷繁复杂的病种还很多,许多病人还等待着救援,我的现代化中医药宝库,还必须继续完善。我非常希望将来能有更多有缘的中医高人指点迷津,助我征服更多的疑难杂症。本人提前表示深深的感谢!
  最后我想告诉一下颐康缘医院肿瘤科电话(暂时未设专人值班):0871 64311172。
  请大家别误会,别以为我这是想给医院打广告,我只是担心医院床位太少,病人千里迢迢赶来却无法入院。要知道,全中国每天新发癌症八千多例,全世界每天新发癌症四万例,而该院的接待能力只有区区三百病人。
  徐老说,按他的方法,没有发生转移的病人,不用来住院,只须邮购药物,自己在家按要求用药就可以康复。已经转移的病人,可以来住院数天到一个月,第一是把癌症发展的势头控制下来,以解除危险;第二是学会用药方法,以便回家后按方法继续调理。确实已经很危重的病人,请一定不要送来,因为徐老也是人,不是神仙,没有办法让太危重的病人转危为安。如果病人在路途中或医院里离世,各方(尤其是病人家属)都会很麻烦。
  如果电话无法打通,请在徐老的新浪微博留言,新浪微博名:艾氪新。

顶部

Google
Web nawomen







{/if} 当前时区 GMT-7, 现在时间是 2018-12-9 10:33 P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北美女人创作群 - Archiver - WAP
{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