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豈堪容易想

江岚书情:往事豈堪容易想
江岚

十年来似乎总在辗转不停地搬家。心中觉得缺乏安定感,一切日常起居的需用都维持在最简单基本的程度。几个纸箱封存着平日不常用的杂物,除了被搬来搬去之外,平时很少引起我的注意。

终于买了房子以后,才有闲情和余暇把这些纸箱逐一打开来整理。从前喜欢的衣服早已不合身,过去的专业书和心爱的小物件也大半霉坏,变得面目全非。忽然在某个箱底,翻出一本厚厚的册子,米色的封皮上没有没有任何记号,却令心脏猛然紧缩地一痛。

这是当初你在四年之中写给我的全部信件。和你分手以舍不得烧掉,亲手将它们按时间顺序编号,装订成册。本来已经淡忘它的存在了,没想到至今依然完好无损,静默在此处,代表过去的一切并未消逝,而是储存在我生命的某处,蓄势待发。

呆坐在地毯上,我捧着这厚厚的一册,往事沉渣泛起,象清晨的睡莲浮出水面,在目光中逐渐逐渐分明,逐渐逐渐清晰。

那时候,那时候啊,我们都还青春年少。偶然间和你相遇,一瞬间心潮澎湃,地转天眩。以至于你解释了好几遍,都没明白你的名字到底是哪三个字。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傻吧,所以你就笑了,拿过我的笔记本,将你的名字写在上面,一笔俊逸潇洒的行书。从此那笔迹,那名字就刻上了我的心版,难以磨灭。

一见而钟情,再见而倾心,我们也曾经如胶似漆,山盟海誓。十几年前的通讯业远不如今天发达,刚上大学的我们除了寒暑两个假期能够短暂相聚,平时信件往还是联络感情的唯一方式。那些写信的深情,寄信的迫切;那些盼信的焦灼,等信的煎熬;那些无信的落莫,收信的狂喜;那些读信的感慨,背信的痴迷……伴随着日升月落,循环往复,编织出我们初恋时悸动美丽的心事。高高低低,起起伏伏之际,一页一页,揭开了我们青涩生命的序幕。

你是我到今天为止所认识的人当中,天赋极高,绝顶聪明的一个。但凡你真心投入,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比其他人更出色。就谈恋爱而言,你表达感情的方式非常独特,而且尖锐激烈,即使是这多么年以后回忆起来,那些点滴的小片段依然不减当年的惊心动魄。

然而那时面对爱情,怎么就那么傻呢?傻到把你的深情和纵容当成自己予取予求,任性跋扈的凭据,不懂得将心比心,不懂得适可而止;傻到盲目地相信灵犀相通,不懂得两个凡人的思想在这种默契的认同过程中会出现很大的偏差;傻到企图将你的性格改变成为我想像中完美的模式,不懂得求全责备对你其实是一种很大的伤害。

横亘于我们之间的鸿沟,其实是我们自己一寸寸亲手掘开。最一次去见你,我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那是决心已下,无法回头的悲伤。只能放弃了,我明白这一点,所以才那么绝望。你心里也是明白的吧?否则那夜你不会那样出奇地沉默。

此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十年来天各一方,音讯渺茫。

突然很想知道,我写给你的那些信,如今在哪里?是不是也正遭遇着被冷落遗忘的命运?甚至早就没有了只言片字可寻?当往事偶尔从你脑海中掠过,你是否也会为那一段失落在光阴里的故事心痛惋惜?如果有人提起我们之间的过去,你是否会说一点也想不起?

如果可以重新活一遍,我想,一定不要那样肆无忌惮,那样粗枝大叶,那样幼稚狂妄,应该好好呵护我们相知相惜的缘份,和你走到天地老。

只是,只是啊,我叹息,如果可以重新活一遍,我,还会不会再遇见你?
评论(3)

想当初
牙一咬,那张张书信变灰烬,断了那念想。如果可以重新活一遍,也许我会走同样的路,遇见同样的人,告别同样的人。



难得江岚还保留着往事的纪录。

扔一块砖:最一次去见你,->最后一次去见你,



这是翻出来的旧稿子了
写了总有四、五年了。和微笑说的一模一样,再来一遍,还是愿意走同样的路,遇见同样的人,再告别同样的人——因为今生无悔。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