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女人味

这样的女人味

江岚


去年春天回桂林,某天乘船顺水而下游漓江,一路上群峰倒影山浮水,与天然的百里画廊相看两不厌。中午时分,抵达“碧莲峰里住人家”的阳朔县城,到码头下了船就是西街。

这一片沿江铺排的街区本来并不繁盛,自七十年代末桂林对外开放旅游以来,借漓江码头的优势,挟1400多年历史文化的印记,吸引得全世界150多个国家,成百上千位首脑们在此地留下脚踪,跻身于美国地理杂志罗列的“中国50个必游景区”之内,名声渐响,慢慢演变成一个把中外、古今、天人、雅俗笼统杂烩一锅的,奇异的地方。

街上的建筑,外观上还保持着桂北明清时期典型的民居风格,小青瓦、坡屋面、白粉墙、吊阳台,造型古朴典雅。当然这些建筑如今早已不是普通的民房了,不少被改建成私营的小旅馆,内部装修采用比较现代化的设备,比如装设空调和淋浴之类,被当地人称为“民居旅馆”。

我照家里人事前的嘱咐,沿街去找最大的一家民居旅馆的女当家:“华筝”——我一听到这个名字几乎就准备喜欢她了,金大侠笔下的蒙古公主呢!旅馆不难找,公主在柜台后面迎门而坐,讲一口国语。她自然不是大漠上那个自幼许配靖哥哥的 “华筝”,也并非本地人,她是来自成都平原的“华征”。时值旅游旺季,公主的旅店人满为患,建议我去街对面的那一家落脚。

我答应了,向她道谢,正转身要走,一个坐在堂屋稍远处角落里的中年男人,叫着我的名字走过来打招呼——原来竟是十几年前的旧同事,居然还能把我认出来。这位故人姓金,如今是大型山水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的掌门人。这么一来,中午自然是金总请我吃饭,邀公主作陪。

对面的旅馆条件还不错,价钱也颇公道,我放下简单的行李,和公主肩并肩,跟着金总走去餐馆。公主的年纪比我稍长,个头和我差不多,一手撑着遮阳伞,一手挽着我的胳膊,且行且聊。感觉她是那样袅袅婷婷,风摆扬柳般柔媚的一个人。其实她的长相并不算很出色,脸型太方正,五官的线条太薄,只是她身上有一种很特殊的态度,软和柔顺,却不妖冶放肆,连说话的声音都是绵绵细细地,一句句里逗号特别多,间断处拖着长长的尾巴。

到了餐馆,众人落座开席。金总说:“尝尝我们的啤酒鱼!这是佛手瓜苗!还有,山蛙、石螺……”我也不理论,夹过来据案大嚼。公主坐在我右手边,吃相斯文而节制。金总问我:“今晚要看演出吧?”我赶紧点头。当然了,“印象刘三姐”由张艺谋大导演执导,我又没看过,岂能错过?于是金总激将:“把酒干了,今晚我请你!”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接过来,半斤装的一瓶桂花酿,仰头喝个底朝天。然后把嘴一抹,两张门票到手,哈哈,不亦乐乎。公主把我的张狂看在眼里,只是微笑,摇头。

她起身去洗手的时候,我看着她的背影感慨,总听人说女人味,女人味,今天见到她,才知道什么是十足十有女人味的女人。可是金总却摇头,说她其实并不快乐。原来那家旅馆的真正主人是个大鼻子的洋人,家住美国密西根。到西街上来落户的老外不少,而这个密西根人买下旅馆交给公主打理之后,并未长住。说是她的未婚夫,久不久来一趟,婚事却一直拖延着,金总叹息,不知道将来公主究竟会落得个什么样的了局。

我有些错愕。没想到华征与华筝不仅名字同音,命运也相似。只为爱上了一个人,就把自己的身心全数付与,得到的却不过只是一颗“候鸟的心”,因为男人总要强调自己有海阔天空,纵横来去的自由。需要你的季节他来了,然后带着你的整个世界,他又走了,留下你在原地,苦苦守候,脆弱的时候无人安慰,慌乱的时候无人支持,生病的时候无人呵护,还不能有怨尤,否则那不解人意,不通情理的罪名,你担当不起。靖哥哥之牵念华筝,大半出于道义的束缚,兄妹的情分。他真正心爱的人,是精灵古怪,远没有华筝那么“女人味”的蓉儿。不知这密西根人和华征又是什么样的一种纠葛?华筝也好,华征也好,是真的痴心到无怨无悔,还是不肯承认当初自己选择的错误?如果不是这样无条件的温柔谦顺,如果能够爽阔一点,干脆一点,还会不会把自己大好的青春岁月用来等待?

如果温柔的定义是任由男人昂首阔步,自己只能在原地跪着,那么这种女人味,不要也罢。


**2007/1/9 《侨报》副刊,题为“漓江边的华筝公主”
评论(4)

:)
现在你又到了广州了,是不是又该说说广州的女人了?她们是很有话可以谈的,还算比较特别,和中国其他地方的女人不容易混起来。



江岚好久不见,原来各处云游呢。

咋漏看了这篇?不过文章挺熟悉,可能在侨报上读过。



回复 #3 楼兰 的帖子
江岚在国内? 问好!欢迎DancingBarley !



新来的DancingBarley,是何方神圣?怎么会知道我7月在广州呢,必是老友吧?还不从实招来!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